平安扣,平安扣,以前他要的时候不给,现在赶着赶着送上来,有什么意思?

  下班时方诚提前了半个小时离开公司,坐着公交去了济和医院,平安扣是贵重物品,思来想去他还是决定亲自给邵一源送回去。

  到了邵一源的诊室门口,方诚随便在走廊里拦住了一个小护士,拜托她把东西带给邵一源,这样他就可以避免和他碰面。

  “邵医生在吗……”看着小护士敲门进去,方诚转身下楼,快到鼎鼎放学的时间了,要赶紧去幼儿园。

  同一时刻,诊室内。

  “谁让你送进来的?!”邵一源看到早上送过去的东西现在原封不动出现在他的面前,立刻从椅子上弹起来。

  “就,就是刚才走廊里有一个男的,让我把这个给你……”小护士话还没说完,邵一源就冲过去拉开了门,走廊里熙熙攘攘,方诚早就不见了踪影。

  “可恶!”邵一源脱了白大褂,朝沙发上一扔就跑了出去。

  邵一源一边跑一边打方诚电话,但似乎对方把他设为了黑名单,电话怎么也打不通。邵一源站在医院门口四处张望,身旁车水马龙,就是找不见那熟悉的背影。站了一会,邵一源垂头丧气地回到了办公室。

  另一边方诚站在公交车上,心情不错,最近几天坐公汽都是他刚到车站,就正好遇到车来,基本没怎么等,每次他都能准时到幼儿园接孩子。要不要下车了去买张刮刮乐,感觉应该能中个小奖什么的。

  “爸爸!”鼎鼎他们班今天出来的比较早,方诚走到幼儿园门口时,鼎鼎已经站在那了。

  “诶,儿子!”方诚抱起儿子,小墩墩似乎又重了点呢!他把路上买的一小包花生沾递给鼎鼎。

  “爸爸,这个星期六幼儿园要开家长会。”鼎鼎怕回家之后就忘记了,一见到方诚就转告了这件事。

  “嗯好的,几点钟?”方诚还没开过家长会呢,儿子的第一次家长会,他绝不能错过。

  “嗯,早上九点,就在我们教室里。”鼎鼎说。

  “好,到时候你来不来?”方诚问。

  “来呀,我们还要给你们表演节目呢!”鼎鼎他们班练习了快一个月的大合唱,就是为了在家长会上展示给家长们看的。

  “好呀,到时候爸爸给你拍多多的照片!”等整理完家长会的照片,连同之前在动物园照的,方诚打算把这一段时间的照片都洗出来夹进相册里保存,放在电脑里指不定哪天就会搞丢。

  )。更m新#最ps快p,上‘酷,匠网

  “嗯!记得把我拍的帅帅的!”鼎鼎潇洒地撩了一把自己的小板寸。

  “肯定啦,我是我们家鼎鼎的专用摄影师,技术一流!”方诚拍拍胸脯,冲儿子比了个大拇指。

  不远处邵一源催动着车,控制着车速,亦步亦趋跟着人行道上有说有笑的父子俩。他知道方诚不愿意他看到儿子,实际上从和他相遇一来,方诚就不停回避谈论他的儿子,邵一源想破头也想不出他这么做的原因。

  “滴滴滴--”邵一源的手机在车厢里响了起来,是方诚的老板。此时方诚已经抱着儿子过到马路对面,邵一源把车靠边拉起手刹,接了电话。

  “您好,邵医生吗?我是南珠的胡志勇。”

  “我知道,请问你有什么事?”

  “哦,是这样的,贵院不是跟我们成功签订了合同嘛,为了感谢贵院和邵医生在促成合作中的努力,我们南珠在锦绣福酒店设宴,宴请邵医生作为答谢,希望邵医生赏脸,给我们一个机会。”胡志勇毕恭毕敬地说。

  “你们公司的方诚去吗?”听到胡志勇的话,邵一源的心又飘忽起来。

  “呃,您稍等一下我看看他下班了没……”胡志勇捂住听筒扭头问秘书,“出去看看小方下班了没。”

  “下班了,听说了为了接孩子放学,一个小时之前就走了。”秘书很快带回了消息。

  “哦,喂,邵医生啊,方诚他下班回家带孩子去了,估计晚上出不来了吧……”胡志勇听说过方诚好像是单亲爸爸,带着个还在上幼儿园的小奶娃娃。

  邵一源心想我当然知道他下班了在带孩子,闻言语气淡淡地说,“你打电话问问他去不去吧,他去我就去。哦对了,你不要说今晚我会到场,就说是你们公司内部的庆功宴就行了,别提我的名字。”

  挂了电话胡志勇有点蒙,什么叫不要提我的名字,还他去我就去,这是要他打电话把方诚骗出来?胡志伟搞不懂现在的年轻人都在想什么。

  可地方都定好了,邵一源作为主角怎们能不去?胡志伟拨通了方诚的电话。“喂,方诚啊!你回家了没……”

  胡志勇好说歹说一通扯,最后总算说动已经坐在家里的方诚出来赴宴。方诚在电话里被缠得没办法,只好给鼎鼎又换好衣服,出门打车去了锦绣福。

  当包厢的门在面前缓缓打开,方诚立即看到了正对着门口的主位上坐着的邵一源,那一瞬间方诚想死的心都有了。想起之前老板电话里的死缠烂打,八成就是邵一源在背后搞的鬼,方诚真的服气。

  “诶呦,方诚来啦!这是鼎鼎吗?来,阿姨看看!真漂亮的孩子呦!”宋余穿着短裙,蹬着十厘米的高跟啪嗒啪嗒走到门口,不由分说把方诚和孩子迎了进来。鼎鼎第一次见南珠的人,有点认生,紧紧攥着方诚的手不松,眼里尽是惶恐。方诚嘘了口气,都到这一步了,他也走不掉了。方诚不动声色侧了侧身,挡住了邵一源的视线,半蹲着对鼎鼎笑了笑说,“鼎鼎,叫阿姨好,这是爸爸公司里的同事。”

  “阿姨好!我叫方鼎鼎,今年三岁了。”鼎鼎脆生生的声音听得宋余喜笑颜开,她今年三十二,才结的婚,看着可爱的鼎鼎,她都想生个孩子了。

  “诶好,鼎鼎好,走,跟阿姨去那边吃水果去。”宋余把鼎鼎领到茶几跟前吃水果,方诚跟在旁边教鼎鼎喊人。

  看着孩子规规矩矩坐在沙发上,拿着块西瓜小口小口的啃着,方诚的同事不禁夸赞道,“你看看这孩子教得多好,斯斯文文的,还懂礼貌,不想我们家那个小魔头,一刻都不让人省心……方诚你有福气啊,儿子这么乖这么听话,你跟我们讲讲有啥育儿心得没有?”

  “哪有什么心得,鼎鼎是个懂事的孩子,给我省了不少心。”方诚爱怜地摸了摸鼎鼎的头,帮他抹去嘴角的一粒西瓜籽,鼎鼎扭头对着他嘿嘿笑着。

  “诶我说小方啊,我看这孩子长这么水灵可爱,孩子妈妈长什么样啊?”一个五六十岁不知道方诚是单亲爸爸的中年同事磕着瓜子问。

  “孩子妈妈……是挺漂亮的,我们儿子遗传她多一些,所以才长得这么好看……”方诚下意识转动着手上的戒指,鼎鼎听到“妈妈”这个词,瓜也不吃了,楞楞地坐在那。

  在场的宋余对方诚的情况比较了解,看到大人孩子都变了脸色,连忙出面插了句,“我说徐大姐啊,我们方诚也很帅好不好?你要想抱到鼎鼎这样的孙子,赶紧让你姑娘找个大帅哥嫁了呀,到时候俊男美女,还怕生不出可爱的孩子?”

  “嘿,你就会打趣我,我想抱这么好看的外孙又咋啦?我还想认鼎鼎做我孙子呢,估计就怕方诚不让呢……”

  “让的,让的,多一个人给鼎鼎发压岁钱,我怎么会不让?”方诚对宋余的救场心存感激,看到话题被岔开了,他连忙接着说。

  “哈哈哈……”方诚的话惹的众人一阵哄笑。

  邵一源静静的坐在餐桌前听着包厢那头的笑闹声,方诚故意坐在背靠邵一源的那一面,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方诚的一个后脑勺,看不见孩子。但是方诚和鼎鼎进门的时候,他第一眼看到那个孩子,心头就涌起一阵莫名的熟悉感,好像他见过这个孩子很多次一样,为什么会这样?是因为他跟方诚长得像吗?

  “啊,喂?陶徳?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方诚开了包厢的门,出去接电话。

  “陶徳?你回国了?啊,哦…好的,我知道了,诶,你现在有没有时间?太好了!求你件事行吗?我现在在……”

  “鼎鼎!一会你陶徳干爹过来接你去他家玩,走,跟阿姨叔叔们说再见。”说好了让陶徳开车来接走鼎鼎,方诚高高兴兴地回到包厢里。

  “诶,饭还没吃,走什么走?”方诚的同事们不乐意了。

  “实在抱歉,孩子干爹刚从国外回来,明天又要去外地,想孩子想得很,非要来接,我也没办法。”方诚随便扯了个理由解释说。

  鼎鼎听话的拿纸擦了手,跟在方诚身边跟叔叔阿姨们说再见。

  宋余发觉邵一源在听到方诚要走,脸色就不是很好。她偷偷拐了拐方诚,悄悄说道,“诶,不去跟那边那个人说一下?”

  方诚回头扫了眼邵一源,赔了个职业微笑,“不好意思哦邵医生,带着小孩子打扰到你了,这样,我一会把他送到他干爹车上之后,回来我自罚三杯怎么样?”

  “好啊!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自罚三杯白的才行!”胡志勇不懂方诚和邵一源之间的激流暗涌,瞎在那起哄。

  “好的好的,一定!那我先出去了,不用等我开席。”方诚说完话就牵着孩子走了出去。从头到尾邵一源没有说一句话,宋余明显感觉到,包厢那头气压变得极低,邵一源脸色阴得要下雨,可叹他们老板还在一旁卖力地介绍着今天要喝的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梓天说:

  ???字数限制神马的,一点也不美好=_=让我这种偶尔想爆一下字数的人都不能得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