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下车的时候方诚探出脑袋,小心翼翼地前后看了看,确定邵一源没有追到这里,才把鼎鼎放了下来。方诚有些神经质的反应让鼎鼎也有点小紧张,拉着爸爸的手都出汗了。

  “吓着我宝了?”方诚拍了拍鼎鼎的头顶。

  “嗯……”

  “没事,我在跟刚才那个叔叔玩捉迷藏呢,好玩吗?”方诚勾着嘴角露出一个令人安心的微笑。

  “好玩,叔叔没有追上来。”鼎鼎老实回答。

  “嗯,我们赢了……”

  因为情急之下坐上公交就跑,方诚他们绕了点路才回到家。胃刚犯过病,他也不想吃什么油腻的东西,和鼎鼎商量了一下,他在楼下买了两份凉皮,打包提上了楼。方诚和儿子把凉皮拿碗装好,正准备吃呢,门铃响了。

  “您好,这是您的订餐。”门外站着个服务员,手里提着满满的几个大餐盒。

  “我没订餐啊……”方诚认出来这是他们小区对面的那家酒店的服务员,那酒店档次不低,他经常从那路过,一次也没进去过。

  “嗯?您不是邵先生吗?是邵先生打电话订的,电话是132XXXXXXXX。”送餐员读着手里的小票。

  “啊,哦,那是的吧,谢谢啊。”方诚叹了口气,接过袋子关了门。

  鼎鼎从凳子上溜下来跑到方诚身边,“哇,爸爸,这有好多好吃的!”

  “嗯,今天吃好的。”方诚把袋子拿到餐桌上一个个打开,有两份熬得糯糯的粥,几个清淡的菜,一份鸡汤和一份卤牛肉。不愧是星级酒店啊,每样东西都做的很精致,让人光看着就胃口大开。

  “那凉皮怎么办?”鼎鼎指了指一边对比之下寒碜不已的凉皮。

  “凉皮就不吃了,我们吃这些。”本来想用一份凉皮打发儿子,看来现在不用了。

  方诚从中午到现在都没怎么吃东西,真的要饿坏了,鼎鼎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粥和菜,喜得嘴都合不拢。父子俩迅速把饭和菜扫得干干净净。

  晚上十一点多,方诚把鼎鼎哄睡着之后,因为他下午睡了一觉,这会不怎么困。他打开电脑,把宋余发给他的合同调出来看看,有没有什么缺漏的地方。

  “睡了吗?”邵一源发来微信。

  “睡了。”看到来信,方诚翻了个大白眼。

  “饭菜还合口吗?”

  “很好吃,谢谢。”吃人的嘴软,道声谢谢不为过。

  “诚诚,你为什么老躲着我?”

  “我没有,你想多了。”

  “我觉得你在躲我,我们现在都离婚了,诚诚你能不能再给我一个机会,我这次绝对不会离开你了!我早就想跟你说,我后悔了,和景霓结婚不到半年我们就离婚了,那半年里我才明白,我一直都喜欢的是你,我爱的是你。”

  方诚强忍着内心的不适读完邵一源发来的这一大趟东西,冷哼一声之后把他拉黑了。

  二十分钟之后,“嗡嗡嗡-”手机来电,拿起来一看,A市的座机,没备注,方诚想到会不会是大忙人陶徳终于想起他了,于是滑开了手机。

  “喂,陶徳,你用的美国时间呢?大半夜了给人打电话……”

  “诚诚,是我。”邵一源的声音清晰的传到方诚的耳朵里。方诚“卧槽”了一声,“干什么啊?”

  “诚诚,为什么不回答我?我想和你重新开始。”拿着手机等了又等,可一点动静也没有,又发了几条过去,还是如石沉大海一般,邵一源等不及了,用家里的座机打了过去。

  “邵一源,你这么牛你家里人知道吗?”重新开始?把他的人生打乱成这个样子,他为什么还觉得他们能重新开始?

  “我离婚的时候跟他们说过了,我喜欢男人,他们也拿我没办法。”邵一源装作没有听懂方诚话里的讽刺。

  “不是,邵一源,你现在怎么还敢说你喜欢我?你把我像垃圾一样一脚踹开的时候,你怎么不说你喜欢我?让我猜猜,是不是你跟景霓床上不和谐,所以想起我的好来了?可惜我不会传宗接代啊,你还是去找别人吧!”祈祷老天,千万别让邵一源看到鼎鼎,知道鼎鼎的事。

  “诚诚,我不许你这么说自己!我是爱你的!”提起当年跟方诚分手,对他造成的伤害,邵一源追悔莫及。

  “哦,我知道了。”方诚关了电脑,合同看不下去了,正好有点困,该去睡觉了。

  “你,知道了,是什么意思?”邵一源的心扑通扑通跳起来。

  “我知道了就是我知道了,你喜不喜欢我关我什么事,就这样吧,我要睡了。”方诚末了还打了个哈欠。

  “诚诚,我这次是真的想和你在一起!你为什么不相信?”方诚这样事不关己的态度让邵一源彻底傻了眼,他马上明白过来,方诚根本就没打算相信他说的话。

  “相信?我当初那么相信你,可你做了什么?邵一源我实话告诉你,要不是公司跟你们医院合作,要不是我需要这份工作养家糊口,你看我会不会理你?!那些情啊爱啊你都省省吧,赶紧找个好老婆生几个孩子才是正经。”方诚心里慢慢盘算,老板同意他拒绝负责济和的几率有多大。唉,可能性不大,只要邵一源一句话,他哪也跑不了。

  “诚诚,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请你再给我一个机会,我这次绝对不会再放开你了!”邵一源慌了。

  “呵呵,那孩子的问题呢?我是男的,永远不会生孩子。你们家会同意我这样的人进家门么?”方诚心里一阵冷笑。

  “诚诚,想要个孩子办法很多的。你放心,我会把你的孩子当自己亲生的孩子看待的。”至于他们家里,到时候领养一个孩子,实在不行也可以找代孕,总之不是什么问题。

  听到邵一源的话,方诚的世界崩塌了。

  “那你当初为什么不这样跟我说?!”你知不知道这几年我是怎么过来的?!“罢了罢了,邵一源,过去就过去了,我不会跟你在一起的,死心吧。”方诚闭了闭眼,忍住就要夺眶而出的眼泪。

  这么多年了,还是玩不过他,他三言两语就能让自己这几年的挣扎和努力沦为一个笑话,方诚捂着心口,痛苦地蹲在地上。

  W酷#g匠网首M发

  “诚诚……”

  “不要再叫我诚诚!你的诚诚早就死了!四年前就死了!”方诚声嘶力竭地吼道。

  “诚诚!嘟嘟嘟---”听筒传来忙音,邵一源耳边不断回响着方诚最后那绝望的吼声,暗暗心惊。他意识到方诚对他关上了心门,他不肯原谅自己。邵一源仰躺在床上,被深深的无力感包围。

  “哪位是方先生?这是送给您的花。”

  “哪位是方诚方先生?这是一位邵先生送您的。”

  “哪位是方诚?我们邵医生让我把这个给你送过来……”

  第二天一上班,方诚陆陆续续收到了一大堆邵一源送的礼物。望着对在桌上的礼品盒,方诚寻思是直接扔掉还是直接扔掉。

  “方方~这都是邵医生送你的?”公司的文员小王趴在隔间上笑嘻嘻地问,眼睛里闪烁着渴望,她看出来方诚正在苦恼怎么处理这些礼物。

  “啊,嗯……有你喜欢的吗?自己挑吧。”方诚手一摊,不扔掉的话送人也行。

  “真的吗?!方方你真的要送我?!”小王火速绕到方诚身边,她看中方诚桌上的那只手表,是某品牌的纪念款,官网上要十几万啊!正好她男朋友要过生日了,送这个刚好……

  “挑吧,没事的。”小王的星星眼闪得方诚头晕。

  “方方我太喜欢你了!如果不是我有男友了,我绝对会对你以身相许的!”小王深情地说,抱着方诚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方诚被她突然的动作和说出的话搞得哭笑不得,“当不起当不起,以身相许什么的太隆重了,你还是跟你男友好好过吧,到时候结婚了请我喝个喜酒就行了。”

  “一定!一定!”小王拿着手表一溜烟走了。

  最后邵一源送来的一对袖扣被他送给了老板,宋余拿走了那个银吊坠,听说可以去店里换成其他的首饰,吃的零食还有一些小孩玩具被方诚连着动物园的箱子送给了公司有两个孩子的一位前辈。最后就剩下了济和的人送来的一个玉环,是老物了,方诚记得这个东西。

  方诚第一次在寝室见到邵一源就觉得他脖子上戴着的一个玉圈圈很好看,上好的和田白玉,线条柔和圆滑,一点瑕疵都没有,温温润润用线穿了挂在颈间。盯着盯着入了迷,邵一源提醒地咳了两声他才回神。

  “帅哥,你脖子上挂的玉环好好看啊!”方诚赞叹道。

  “你说这个平安扣?”邵一源摸了摸脖子上的玉,这是他母亲给他戴的,说是能保平安,听家里人说这玉是祖辈们传下来的老古董,很有些年头了。

  “嗯嗯,原来这叫平安扣啊,真好看……”方诚忽然发现邵一源摸玉的手也很好看,手指修长白皙,骨节微凸,就像他戴着的玉一样优美。那个时候的邵一源在他的眼里,哪里都是美的。

  方诚想起他们在一起之后,他提出要这个平安扣玩玩,当时邵一源没同意,无论他怎么撒娇都没有把它从邵一源的脖子上忽悠下来。后来方诚生气了,对邵一源抱怨,“怎么?你妈给你的我就不能碰了?!”

  “诚诚,别闹,你明知道这个对我意义非凡,还让我难做,乖,别闹了啊~”邵一源看着使小性的方诚,心里又气又爱,主动走过去亲上了他生气的嘴,于是这件事最后在床上解决了。

  后来方诚无意间听人说起过这个平安扣,才知道原来邵一源每天挂着大几百万到处晃悠,而后他主动忽略了那个同学之后说的,这玉是要留给未来邵家的儿媳妇的说法,邵一源都有他了,还要什么媳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梓天 说:

  大家早上好~新的一天,有新的更新!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