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一源心神不宁地把车开回济和,进了医院他就去了消化内科,找了个专家开了一大袋子治胃病的药和营养肠胃的补品,送到了方诚的公司。站在南珠门口,邵一源犹豫不决,他很想进去看看方诚现在怎么样了,胃药是不是已经吃了,是不是还在疼着,但是想起方诚下车时看他的眼神,他又顿住了脚步。

  思来想去,虽然很想见他,但邵一源判断现在并不是恰当的时机,避免进一步激怒他,他托前台把东西交给方诚之后就离开了。

  因为胃病的事,下午一上班方诚就去跟宋余请假。宋余看他浑身汗湿,跟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吓得赶紧让他回家去休息去。方诚比中午那会已经好了点,胃基本不怎么痛了。他想了想也就没打车,跟往常一样去了地铁站。邵一源坐在车里,望着方诚单薄的身影穿过马路,往地铁站去,抓在方向盘上的手关节攥的发白,明明脸色那么不好,为什么不打个车回去,是为了省钱吗?诚诚现在过得这么艰难吗?邵一源拼命忍住开门下车去追他的冲动,直到方诚从视野里消失,邵一源开门下车走进了南珠。

  回家后洗了个澡,方诚躺到了床上,订好了去接鼎鼎的时间,他就昏昏沉沉睡着了。

  这一觉方诚睡的并不踏实,估计是因为今天胃病复发,方诚梦到了他刚和邵一源分手的那段时间。

  从两人合租的房子里搬出去之后,方诚开始刻意躲避和邵一源的碰面,好在他们在学校里待的时间也没剩下多少,两个星期之后考完试学期结束,该去实习点实习了。方诚报的几家医院全在家那边,学校里的强化实习一完,他就坐上了回家的火车。算算看,那天在图书馆就是他和邵一源在学校的最后一次见面。

  回到家,方诚干什么都提不起劲,每天除了把自己反锁在屋里,大把大把抽烟喝酒,什么也不干。一开始方诚的父母看他这么反常,还劝着让他赶紧去实习医院报到,后来发现方诚压根什么话也听不进去,想了很多办法到最后也没辙了,只能由着他去。

  那段日子方诚对时间的概念不是很清晰,他模糊记得父母跟他说了很多很多话,在他的床边坐了坐,然后又关上门出去了。不过他深刻地记得这样行尸走肉的生活结束的那一天。那天晚上,他趿拉着人字拖,拎上一瓶啤酒兜里揣着一包烟,就去了家附近的大排档。大排档的老板都认识他了,知道这小伙子爱抽烟喝酒还爱吃辣,很快二十串撒着红红辣椒粉的烤肉就摆到方诚面前。方诚吃着喝着突然胃里一个翻腾,吃进去的东西全给吐了出来。“卧槽,这叫什么事?”方诚心想估计是刚才冰啤酒喝的太猛,并没怎么在意,继续坐下来吃烤肉。他最后记得感觉像是谁捅了他肚子一刀,后来他怎么被120送去医院,医院怎么在他昏迷的情况下联系到了他的父母,他全然没有印象。

  在医院里醒来,肚子好疼,头也好疼。方诚转过脸看到守在床边的父母。“爸,妈……”

  “啪!”方诚的爸爸一个箭步上来照着方诚的脸就给了他一巴掌。“孽障!我怎么生了你这样不知廉耻的儿子!”

  “你干什么呀!儿子还在病着!你打他干什么?!”方诚的妈妈急忙拦住他爸,目光躲躲闪闪。

  “我没有他这个儿子!他以后不用回我家了!”方诚的爸爸怒气冲冲地说。“方诚你给我听好,从今以后,别让我再看到你,要不是你现在在床上躺着,我早把你的腿给打断了!那么不要脸的事你都做得出来,我方铮没有你这样的儿子!”

  方诚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就抽烟喝酒颓废了些么,他爸爸为什么会这么生气。方铮自己说完话之后就摔上病房的门走了。方诚的母亲跌坐在椅子上不停抹着眼泪。

  “诚诚啊,诚诚啊……”

  “妈,你跟我说说,我爸是怎么了?“方诚半边脸都疼的麻木了,他爸是下了狠劲打的这一耳光。

  “诚诚啊,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啊…你得了急性胃溃疡被送到医院,医院给你检查的时候发现,发现…诚诚,你怀着孩子啊……怎么会这样……医生说你是什么双性,我不懂,你明明就是男孩子啊,为什么,为什么,会有……女的子宫啊……这,这孩子是谁的啊?”

  方诚脑袋里一片空白,双眼无神地望着天花板,妈妈的话里包含的信息让他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诚诚,本来我们想趁你还没醒来就把那个,那个东西拿掉的,但是医生说你的情况不稳定,而且还要过问你本人的意思,所以就没有做。诚诚,你别怕,等你的胃好了,我们就把这个东西打掉,然后你去你爸面前道个歉,他会原谅你的……”在方诚昏迷的时候,他妈妈想了许久,觉得这样应该是最好的办法了。

  “妈,借我笔钱,我出院后就走。”方诚的嗓子哑着,说话时呼呼啦啦的。

  “你说什么?!”方诚的妈妈瞪大了眼睛望着他,“你走去哪?你该不会是……”

  “嗯,我要这个孩子。”方诚斩钉截铁地说。

  “你疯了吗?!你是男的,男的怎么能生孩子!不行!我不同意!”方诚的妈妈急的要疯了,她儿子是不是脑子坏了,怎么能去干女人干的事?!

  方诚此时心情无比平静,“我不会再回家了,你们既然知道孩子,就应该知道这孩子怎么来的,”让正直古板的父亲知道他不仅雌伏在男人身下,而且还珠胎暗结,刚才只给了他一巴掌,算是轻的了。“我不会拿掉这个孩子的,你让我走吧。”方诚眼角滑落一滴泪,这是邵一源留给他的最后一样东西。多么可笑,邵一源因为要传宗接代而选了景霓,他却有了他们的孩子,在他们已经分手之后。

  “你想好了?你这样的话,你爸和我是不会原谅你的,你,你真的要这么做?!”方诚的妈妈无法理解儿子的决定。

  y最ky新A)章节上●*酷u匠网。a

  “嗯,决定了,我没法放弃这个孩子。你们以后就当我死了吧。”方诚的妈妈闻言扑在床边哭了起来。她知道方诚的性格,认定了一件什么事,就会一条道走到黑。她感受到方诚话里的决心,世上千条路,为什么他的儿子总是要选难的走。

  方诚随后在医院里休养了三天,带着他妈给的一万块钱,出了医院去了长途车站。

  几个月后,当一支医疗科研小队找到方诚时,他正戴着假发在一家餐厅的后厨刷盘子。

  “方先生,您好,我们是A大医学院的研究员,我叫陶徳,能不能借一步说话?”来人逆着光,身影笼罩着方诚。

  望着眼前身形高大金发碧眼的外国人,方诚吃惊不已,自从因为肚子遮不住而戴起假发以来,没有人再喊过他“方先生”。这些人是干什么的……

  “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闹铃惊醒了方诚,摸来手机一看,差不多要去接鼎鼎放学了。想起刚才的梦,方诚心里默默算了一下,陶徳已经两个多月没有跟自己联系,让自己去做检查了,可能他最近在忙着也说不定。

  方诚起来洗了把脸,觉得身体好多了,不禁微微松了口气,他不能生病,不然鼎鼎就没人照顾了。走到玄关,方诚换鞋时想起来今天本来打算带上邵一源送的那只老虎去接儿子的,可中午闹了那一出,他都想把那箱东西退给邵一源了。

  “爸爸,你今天手好凉!”鼎鼎从人堆里钻出来,牵住方诚的手时,发现爸爸的手上凉凉的。

  “凉还不好?正好给你降降温。”方诚把另一只手捂在鼎鼎的脸上。

  “嗯,挺好的。爸爸你说为什么我们不能像青蛙一样,热的时候钻进水里就可以把自己变的凉凉的,那该多好。”今天老师上课讲到变温动物,小鼎鼎十分惊奇。

  “但是我们又不是青蛙,我们是恒温动物。”方诚说。

  “嗯,老师上课讲了的,小鸟和吃奶的动物都是恒温的。”鼎鼎点点头说。

  方诚觉得当幼儿园老师也怪有意思的,什么小鸟和吃奶的动物,真有点搞笑。“是啊,今天上自然课了?”

  “嗯,老师还夸我树叶画的好呢!”

  “是吗?真棒……”

  “滴滴滴-”方诚掏出手机,“喂,宋姐。”

  “方诚,接孩子呢?本来之前想给你打电话的,怕你在休息,就没打。”

  “嗯,在接孩子回家的路上,宋姐有什么事?”

  “嗯,是这样的,今天下午,邵医生来我们公司,说要签合同,头一笔就签了三台CT,顶配,五台B超,美国的,售后也全部交给我们公司负责,你不知道把我们高兴的啊!”

  “今天就签合同了?可是合同还没拟好啊!”三台CT五台B超,两三千万的设备,就这么签了?

  “哦,他在老板办公司坐着,老板亲自打印的合同,他签的字。医院是他们家开的就是不一样啊,说拍板就拍板。哦,他还说了要你专门负责济和以后所有的项目。”没想到方诚有这么好的老同学,宋余都有点嫉妒了。

  “以后的项目?以后还有什么合作么?”方诚打心底里不不愿意再跟邵一源打交道。

  “我们公司不还兼代理医疗器材么?那也是医院开销的大头呀!谁不知道现在医生都在给器材卖命……”最好就是跟济和建立长期合作供应关系,抱紧了济和,那真不愁财源滚滚来啊!

  “哦,”方诚蔫蔫地说。

  “诶呦,我的小财神爷,别再别扭啦,有钱不赚那是傻子,管他呢!”从方诚这边看,他和邵一源似乎结着不小的梁子,总是推推脱脱的一点不干脆。而从邵一源那边看,好像又不是这么回事,不然人家不会上赶着要来签合同。

  “方诚!”方诚寻着声音回头,看到不远处邵一源从车上下来,吓得心跳都停止了。鼎鼎还在这里呢!

  方诚两句说完就挂了手机,抱起鼎鼎,二话不说拔腿就跑。好在前面就是一个公交车站,正好有辆公交车进站,他毫不犹豫带着儿子上了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梓天说:

  邵一源尴尬地站在原地,方诚绝对看到他了的,可他一系列的动作,怎么看怎么像逃跑,他跑什么?

  为什么会说我字数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