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邵一源的话,方诚浑身发凉,包厢里空调吹出的冷风让他打了个颤。他僵硬地抬头,直视着邵一源的眼睛,“邵一源,你调查我?”

  方诚青红交错的脸色和眼神里一晃而过的惊慌失措让邵一源心中疑窦丛生。“知道你结婚之后,我有些好奇,所以拜托一个熟人稍微查了一下。诚诚你为什么不跟我说实话呢,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方诚咀嚼着邵一源说的,“我有些好奇”,“拜托了一个熟人”,“稍微查了一下”,呵呵,真像是他邵一源的作风。“深爱的妻子不幸去世了,你觉得我会把这件事天天挂在嘴边上吗?”

  邵一源两手交叠在桌面上,表情似笑非笑,“诚诚,是我的错觉吗?你为什么总是要强调你深爱你的妻子呢?”

  糟糕!方诚心里暗道不妙,一不留神犯了过犹不及的忌讳,还被邵一源明白指了出来。

  “因为我爱她,我从来没有见过像她一样温柔的女孩。对我总是轻声细语的,对孩子也无微不至,她是一个好妻子好母亲,可惜就是走得太早了……”柳絮这个人,就如她的名字一样,轻柔温婉,可她的生命却也如柳絮一般飘零短暂。如果可以,他愿意去爱她。时至今日方诚还能回想起病床上她虚弱地对他微笑,嘴上不停说着鼓励安慰自己的话,这份恩情,他一辈子也还不清。

  “那你为什么还老戴着戒指……”邵一源才不会承认,他对那枚小小的指环一直耿耿于怀到现在。

  ‘酷匠网首`}发Jk

  “这是她送给我的,为数不多的几样东西了。”方诚珍重地转了转手上银色的指环。

  邵一源语塞。方诚的眼中闪烁着一种邵一源看不懂的情愫,那是他和她的过去,自己一无所知的方诚的过去。邵一源此刻终于承认自己后悔了,当年的放手是他做的最糟糕的决定。望着方诚他不禁陷入深深的恐慌之中,也许过去的种种他再也找不回来了。

  “一个人带孩子很辛苦吧?”这时服务员敲门进来上菜,适时打断了方诚的思绪,邵一源趁机提起另一个话题。

  “还好,不怎么辛苦。”看邵一源的样子,应该还不知道鼎鼎的事,方诚放心了许多。

  “如果需要什么我帮忙的,不要客气。”邵一源把菜盘往方诚那边推了推。

  “没事,我对我现在的工作啊生活啊都挺满意的,不需要你帮什么忙。”方诚夹了块家常豆腐。

  方诚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和明显想跟他划清界限的态度让邵一源拧起眉,“你对你现在的工作很满意?你知不知道其实只要我一句话……”就可以把你升到南珠更好的职位上去。

  “是是是,只要您邵大医生一句话,我可以立马从南珠滚蛋,这一点我非常以及十分清楚,您不需要这么强调。可我还有儿子要养活,万望邵大医生高抬贵手,给我条生路。”方诚算是明白了,邵一源今天一上来就问起柳絮,然后对他结婚的事显现出过度的关注,搞了半天是找他来给下马威放狠话的,方诚瞬间没有了胃口,他把筷子搁回筷架,面无表情望着邵一源,包厢里的温度随着方诚出口的话下降到了零点。

  方诚尖锐刻薄的话让邵一源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诚诚,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怎么会害你丢工作。我是想能不能借我的力量,把你调到一个比现在更好的位置上。我知道你现在刚进公司,每天都很辛苦,要跑很多医院,可以的话,我不希望你每天这么累。”邵一源急忙解释。

  应付你邵一源是我进南珠以来,最累的一件事了,方诚心里恨恨地想。“不用了,我当不起邵大医生的厚爱,能踏踏实实有份工作我就心满意足了。”难道四年前的教训还不够深刻?只有傻子才会继续跟邵一源牵扯不清。

  “对不起,我突然想起公司还有事情没做完,失陪了。”方诚气得胃都疼起来,他开门头也不回地走了。

  “诚诚!”邵一源赶紧追了出去。

  在饭店门外,邵一源拽住了低头往前走的方诚。“诚诚,别生气了,饭还没吃呢走什么走?”跑了这两步,邵一源微微喘气。

  站到太阳底下,方诚觉得胃疼得更厉害了,摸了摸口袋,出来的匆忙,随身的胃药并没有带着。他把手死死摁在胃部,心里祈祷一定要撑到他回公司拿药。可是有人偏就不遂他的愿,方诚挣了好几下也没挣开邵一源铁钳一样捉着自己的手。“邵医生你自己吃吧,我实在没胃口,请你放手!”

  “诚诚,听话,跟我回去吃饭。”邵一源坚持道。

  方诚额头冒出豆大的虚汗,他紧咬着下唇,忍受着胃里一阵阵绞痛。邵一源见他半天不搭腔,转过来一看才发觉不对。“诚诚,你怎么了?!”

  这会方诚已经说不出话来了,邵一源松开他的胳膊,他就慢慢蹲在了地上。“诚诚,你说话,诚诚,是不是胃病犯了?!你的药呢?!”慌忙跑出来,车钥匙也没在身上,邵一源急得满头大汗。

  “邵,邵医生,再见,我,我先回去了,”方诚晃悠着站起来,刚刚窝了一下,感觉似乎缓过劲来,他想趁疼得不是很厉害的这个当口,赶紧打车回公司。

  “再什么见!乖乖等在这里,我把车开出来,听话,我马上送你去医院。”邵一源拔腿就往饭店里跑。

  听到邵一源说要带他去医院,方诚下意识想逃,他跌跌撞撞走了几步,胃疼再次来袭,方诚没忍住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等邵一源把车开出来时,方诚已经在地上跪了有一会了,背上被晒的火辣辣的,胃里绞着疼,膝盖跪着的地上也是烫烫的,如果今天中午不应邵一源的约,他何苦受这份罪,方诚心中只能苦笑。

  “诚诚,来,我抱你上车。”看着方诚湿透的上衣,邵一源十分心疼。

  方诚拒绝邵一源伸过来的手,好不容易强撑着坐进车里,他马上又把自己蜷成虾子,邵一源见了猛踩了一脚油门,车子嗖得窜了出去。

  “送我回,回公司,我包里有药……”眼看着邵一源打了把方向,要掉头去济和的方向,方诚开口说。

  “没事的诚诚,去我们医院,我给你安排医生好好检查一下!”邵一源一急,语速就特别快。

  “邵一源!我说我要回公司!”方诚大吼起来,他害怕“好好检查”,他的身体他自己清楚,他一点不想“好好检查”。

  “诚诚,你是怎么了?有病就要医,不去医院怎么行?”邵一源踩了一脚刹车,车停在半路上,不知是拐还是不拐。

  “我不去,我不去医院!你送我回去!我要回去!”邵医院看到方诚疼得牙齿都在打颤,可他还是坚持不去医院。

  “好好好,我们不去医院,我送你回去,回去……”邵一源怕了他歇斯底里的样子,咬着牙转过方向盘,开上了去南珠的路。

  “到了。诚诚,你等一会,我扶你下来。”开回南珠并没有花多长时间,方诚感觉到车刚停了下来,就打开车门要下去。

  “诚诚!”邵一源伸过去的手,被方诚触电一样弹开,苍白的脸上明明白白写着“厌恶”两个字,邵一源心头一震,双手不禁垂落身侧。

  “邵医生,再见,”最好再也别见了,简直跟个煞星一样。方诚捂着肚子一瘸一拐回到公司,哆哆嗦嗦从抽屉里取出胃药,和着几口矿泉水把药吞下去,然后倒在椅子里静静等药效发挥,看到自己膝盖上粘的灰尘,胳膊重的没力气抬起来擦去那些灰,他抬头看着天花板,心想今天可真是倒霉透顶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梓天说:

  谢谢支持,双手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