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周一,方诚看着鼎鼎走进幼儿园就去了公司。他到的公司楼下的时候,正好碰上宋余,两人一起坐电梯上楼。

  方诚站在宋余背后纠结了半天,还是忍不住先探探口风,“宋姐,老板有没有找你说我的事?”

  “你的事?你的什么事?”宋余欣赏着自己新做的指甲,闻言回头问道。

  “老板还没跟你说?”方诚直接把脑子里想的话说了出来。

  “跟我说什么?出了什么事?”没听老板说起啊。

  “啊,没什么没什么,什么也没有……”方诚脸红起来,蠢死了,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么。

  宋余看着方诚无缘无故的脸红,本来还想追问,可是电梯到了他们公司那一层,“在公司就好好干活,别想东想西的。”出了电梯宋余叮嘱了方诚一句就进了办公室。

  “哦。”

  方诚刚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就听快递员在公司门口喊道“你好,请问谁是方诚方先生?”

  “诶,是我。”方诚站起来,看到快递员手里抱着个大纸箱子。最近没有在网上买东西啊,怎么会有快递?

  “您好,有您的一个包裹,麻烦在这里签收一下。”方诚核对了一下单子,寄件人一栏写的A市某街道,没有写是谁寄的。收件人的姓名地址电话倒都是对的,可他想不起来买过这么一大箱东西。

  看$、正版N章节h+上#、酷w匠b!网

  “嗯,好谢谢。”快递员收掉单子就走了。方诚把箱子搬到他的桌上,拆开一看有点发愣。箱子里有一只毛绒老虎,一个大猩猩的模型,两只手掌大的波板糖和一大包小熊饼干。方诚拿起面上的一个折叠起来的小纸片。

  “在动物园买的,带回去给孩子吧。邵一源。”

  方诚抓起手机就去了走廊上。

  邵一源原本跟着主任在查房,主任听到手机震动的声音,不悦地看了他一眼,他本来习惯性地想摁掉兜里震动的手机,可这次却鬼使神差,偷瞄了眼来电显,一瞬间眼睛都亮了。跟主任和其他的医生抱歉地笑笑,邵一源走出查房队伍接上了电话。

  “喂,诚诚?”

  “邵一源你为什么寄那一箱子东西给我?”

  “哦,我周六去动物园的时候买的,本来想当时送给你们,可是没遇上,我昨天下班之后喊了快递员上门把东西取了给你送去,那会快递快下班了,所以决定今天一早给你送去。”

  “你,你不生气了?”现在是什么情况?生气的人还要给惹他生气的人送东西?

  “嗯,我没有生气,是我考虑不周,惹得你不高兴,对不起。”毕竟四年没见,方诚需要时间重新和他熟络起来。那天他气势汹汹挂了电话,邵一源才意识到自从和他重逢以来,自己表现的似乎太急切。

  听着邵一源诚恳的道歉,方诚有点懵,他放了邵一源鸽子没错,可邵一源还这样“以德报怨”,他该说什么好?

  “额,没事。谢谢你啊,送的那些玩具和吃的……”方诚内疚地摸了摸鼻子。

  “只要孩子喜欢就好。可以的话,我想见见小家伙。改天请你们吃个饭可以吗?”揉着方诚血脉的孩子,是不是像他一样可爱?是不是遗传了他那双大眼睛?好想见。可这是方诚和其他女人生的孩子,邵一源眼角重重抖了一下。

  “啊,吃饭就不用了,而且小孩子嘛,都一个样,有什么好看的……”方诚不清楚邵一源为什么对见鼎鼎表现出如此的执着,为了堤防邵一源看见孩子,他特地对他屏蔽了朋友圈,他的朋友圈里有很多鼎鼎的照片,可不能让邵一源看见。

  邵一源本也没指望方诚会立刻答应自己。“那好吧,我要去查房了,先不说了。”

  方诚挂了电话,才发现他一直担心的丢工作的问题根本就是在庸人自扰,顿时心头大石落下。他欢欢喜喜给刘露发了条微信,对方很快回复了两个字,“蠢货”,方诚看着这句中肯的评价,把手机揣兜里乐呵呵地回去工作了。

  快到中午的时候,邵一源又接了个电话。

  “喂,小邵啊,你是快磨死你周哥了啊…你不知道为了你,我在山沟沟里连着跑了四天,把我给热的啊……”

  “所以有结果了吗?”邵一源心跳都加快了。

  “有啊,这个什么方诚是结婚了啊。我这有一张复印件,是当年居委会开的结婚证明,你要看吗?我传真给你?”周哥拿着那一张薄薄的纸哗哗扇着风。

  “不,不看了。”听到这个结果,邵一源心灰意冷。“谢谢你了周哥,改天请你吃饭。”

  “哎,多好看的一个姑娘,真是可惜了……”挂电话之前,周哥嘟囔了一句,被邵一源敏锐地捕捉到了。

  “周哥你说什么?”邵一源迅速反应。

  “我说,这个姑娘可惜啦,年纪轻轻的就得病死了,留下个刚满月的小毛毛和她老公……”

  “你再说一遍?!”脑海里轰地炸开一个霹雳,邵一源最后都破音了。

  “诶呦吓死我了,我的心脏啊……怎么了小邵,有哪不对?”

  “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方诚的妻子怎么了?”

  “得病死了啊…埋在老家这边了啊……听说这几年她老公还带孩子来看过她一两次……”周哥把自己打听到的消息说给邵一源听,不是说让自己调查方诚有没有结婚么,结了啊,老婆死得早就是了……

  “谢谢!谢谢周哥!谢谢!”邵一源不住地道谢,搞得周哥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还想问来着,没想到他道完谢就挂了电话。

  “诚诚,我还有十分钟到你们公司楼下,你看着时间下来,我请你吃饭,我有事找你,不许拒绝。”邵一源给方诚发了条语音。

  方诚捏着手机看着自己刚刚掰开的一次性筷子和面前的回锅肉盖浇饭,彻底无语了。有十二点四十了才通知要请吃午饭的么?!他老大人又要干嘛?!而且邵一源压根也没有给他拒绝的机会,方诚站起来,把一口未动的外卖给了楼梯口的一位清洁员阿姨然后下了楼。

  上车时方诚拉不开后座的门,只好坐进了副驾驶。“邵医生,谢谢你的礼物。”方诚主动开口说。

  “嗯,没事,我挑的东西也不知道你儿子喜不喜欢。”邵一源此时已经平静下来,所以方诚并没有感受到他与之前有什么不同。

  “喜欢的,老虎很可爱。”玩具归儿子,吃的糖和饼干归自己,谁叫鼎鼎不爱吃甜的呢……

  “嗯,喜欢就好。”邵一源把车停到了饭店的停车场,因为下午还要上班,他就近在方诚公司附近挑了一家。

  两个人点了三菜一汤,等上菜的时候,邵一源不住地上下打量方诚,看得他浑身不舒服。

  “邵医生,能不能,别这样看着我啊?你不是说找我有事吗?什么事?”被你这样看着心里发毛啊,有什么话直说吧。

  邵一源搁下茶杯,坐直了身子,“诚诚,你为什么瞒着我?明明你的妻子四年前就去世了。”邵一源一边脸上挂着和煦的微笑,一边说着“你老婆早死了”这样的话,怎么看怎么诡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梓天 说:

  出门之前的摸鱼~~~谢谢大家,双手合十!

书库 目录 2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