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诚又点了支烟,拿着手机翻翻联系人列表,拨了个电话。

  “喂…露露…是我啊…”电话接通,方诚恹恹的声音传到了刘露的耳朵里。

  “怎么回事啊?这种要死不活的语气?是我干儿子出了什么事?”刘露刚吃完夜宵,在医生值班室翘着二郎腿叼着根牙签问。

  “不,鼎鼎很好。是我,我又要没工作了怎么办……”真的好沮丧啊,他明明想在南珠好好干出一番事业的。

  “怎么了?”不是才找到的工作,怎么又没了?

  方诚把从一开始遇到邵一源的事细细说给刘露,直听得她目瞪口呆。

  “卧槽,你竟然又遇见了他!”什么叫冤家路窄,刘露算是领教了。

  “是啊,”方诚倚在窗台,头靠在窗框上,“我好不容易才进了南珠啊,这下全完了……”

  “没,没事,离开南珠未必就是一件坏事,至少你不用继续面对那个人……”刘露一边软言安慰,一遍在心里把邵一源骂了一遍又一遍。

  “也只能这样了……”这次找个什么工作好呢?

  “诶我以前说的,简历也可以投投医院呗,万一还有医院招本科生呢也说不定啊,你在医院里可以再进个研什么的,总比卖器材强啊……”刘露还是想劝方诚往医疗界的方向努努力。

  方诚一听笑了,“露露啊,你这话说得估计你自己都不信,A市是什么地方,本科想进医院?后台再硬也进不去好不好?何况我还没后台…当初要不是为了鼎鼎能接受到更好的教育,我才不会回A市来,哎现在想想,其实小城市感觉也没啥不好的……”安逸,慢节奏,而且还不会碰上邵一源。

  “我知道你是为了鼎鼎好,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几年教育资源都在往大城市聚集,带他来A市是对的。工作嘛,没了再找。要是缺钱的话跟我说,我从网上银行给你划。”刘露恨自己也只是个小医生,如果她家也像邵一源家那样开着大医院,她绝对马上就给方诚安排个工作,一个男人拉扯个孩子,既当爹又当妈的,想想都难得过。

  “没事,我有一些存款,还够花,暂时不需要你接济。”方诚微微一笑,给鼎鼎找的这个干妈真好。

  “缺钱了要跟我说啊!要是让我知道你饿着我干儿子了,我会提着手术刀来揍你的!”刘露“威胁”道。

  方诚听了嘟了嘟嘴,鼎鼎是他的宝贝,他才不会饿着他呢,“好的好的,不会饿着你干儿子的,我会把他养得白白胖胖的,不对,帅气逼人的,然后让他去勾搭小萝莉哈哈哈哈!话说,孩儿他干妈,你啥时候也结个婚生个孩子呗,到时候嫁到我们家来,我让鼎鼎带他吃香的喝辣的……”

  “方诚,你又特么哪壶不开提哪壶是吧?我现在天天夜班,白天还要开会,基本都住在医院了,我哪有时间找对象啊,嗯?”刘露咬牙切齿。

  “哎,你在医院里也可以多走动走动嘛,你那些患者里,都没有你中意的?”

  刘露这会掐死方诚的心都有了,她觉得刚才同情他的自己就是个傻子,“方诚你想死是么……你难道不知道我现在在重症监护么……”

  所以我才这么说的嘛,“哦,我还以为你还在泌尿外呢,整天都是来割那个什么的俊小伙嘿嘿嘿……”方诚憨憨地笑起来。

  又和刘露东拉西扯聊了一会方诚才挂了电话,电话回到了主屏幕,没有微信没有信息没有未接,看来邵一源真的生气了,自己就等着星期一去公司收拾东西走人吧……

  方诚甩甩头发,拍了拍落在身上的烟灰进了屋,怕身上还有烟味熏到鼎鼎,方诚从卧室里拿了床毛巾被出来,今晚睡沙发。

  第二天方诚难得的起晚了。

  “爸爸,爸爸,醒醒。”鼎鼎光着脚丫揉着眼睛喊方诚起床。一大早醒来爸爸不在身边,鼎鼎迷迷糊糊地从床上下来,走进客厅看见了睡在沙发上的方诚。

  “嗯?鼎鼎?哦,不好意思,爸爸起晚了。”方诚一翻身从沙发上下来。“鼎鼎,怎么不把鞋穿好就出来了?凉了脚底板可不行。”方诚说着抱起儿子回卧室穿鞋。

  “昨天可玩好了,今天该把作业写一些喽!”方诚给鼎鼎冲牛奶的时候说。

  鼎鼎用叉子叉起一块煎鸡蛋放进嘴里,嘟嘟囔囔地说,“哦,反正作业也不多,一会儿就写完了。”

  “那等你写完作业了,我们画画吧!画完画下午帮爸爸大扫除?”方诚提议。

  “唔,可以啊,但是我蜡笔快用完了,要买新的。”鼎鼎说。

  方诚想了想,家里的洗洁精和肥皂没有了,沐浴乳也快用完了,干脆去趟超市好了。“那行,等下吃完早饭,爸爸带你去超市买蜡笔,用新蜡笔的话,记得把爸爸画帅一点哦!”

  “没问题!”鼎鼎打了个OK的手势。

  去社区超市里买了东西上来,方诚去把日用品各个归位,鼎鼎则去阳台上拿画板。

  没一会客厅里就支起了一大一小两个画板,鼎鼎抱着新蜡笔坐在他的小凳子上等爸爸回来。方诚从书桌上的笔筒里随便抽了支铅笔,找出素描本回到客厅坐在了鼎鼎对面。

  这是从鼎鼎会画画以来,父子俩经常玩的一个游戏。两人对坐,互相描绘对方。方诚上高中的时候就对素描很感兴趣,大学了又选修了两个学期的素描课,他那一本素描本全画的是鼎鼎,儿子日常生活中的一颦一笑被他画得惟妙惟肖。

  同样的,鼎鼎这里也有一个素描本。从一大坨一大坨不知所云的圆圈,到现在至少能分清鼻子眼,鼎鼎的素描本见证了他画技的进步。

  “爸爸,你昨天是不是趁我睡觉抽烟了?”鼎鼎抽出黑色的蜡笔画他爸爸的头发。

  “嗯,你怎么知道的?”方诚拿笔的手不停飞舞着。

  “我上阳台闻到了,老师说了,吸烟有害健康,爸爸你不许吸烟。”鼎鼎目不转睛地盯着方诚,大有种方诚不答应这一关就过不去的架势。

  昨天抽烟的时候明明阳台上的窗户全开着,走的时候也没关,怎么今天还有味道,什么鼻子这么灵……虽然心里这么想,方诚对着孩子还是满口答应着,“好的好的,听我宝贝的,不抽烟,说不抽就不抽。”估计下次得去楼道里抽烟了……

  鼎鼎注意着方诚的表情,评估他话里有几分可信度,“你上次也说你不抽了,可是你还是抽了。”

  “鼎鼎啊,画画不要说话,不然会把我们鼎鼎画得很难看的。”此言一出,鼎鼎马上就不说话了。个小臭屁,生怕自己把他给画丑了,方诚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笑的要打滚。

  二十分钟后,“好了,我画好了。”方诚把素描本从画板上拿下来。

  “交换交换!”鼎鼎这边早就画好了,都快等得不耐烦了爸爸才画好。

  “给。”方诚接过鼎鼎的本子,把自己画好的给他看。

  “啊!爸爸,我才没有这样!”鼎鼎一看,喝,这不就是刚才他瘪着嘴跟方诚说“爸爸不许吸烟”是严肃的表情嘛!旁边方诚还把这句话给配上了。

  方诚看着鼎鼎的画,嗯,风格很稳定,一如既往的看不懂。“鼎鼎啊,这两个黄色的粗条条是什么啊?”

  “哪个?哦,这个是爸爸的眉毛啊!”

  “那为什么是黄色的?”

  “黄色的还有一小点就用完了,所以就给你画了彩眉。”

  也是个会精打细算的主啊!

  “哦。那这个红色的圆坨坨是什么啊?”

  “是苹果啦,我画的是爸爸吃苹果的样子。”

  鼎鼎你确定你是画的我吃苹果的样子,不是我的嘴巴长成了苹果?

  “嗯,不错,好看!”方诚最后点评道。

  “嗯,我也觉得我画的好看!”鼎鼎眉眼里藏不住的小得意。

  “诶呦,快十二点啦,把画板收一下,鼎鼎来帮爸爸剥豆子好不好?”方诚把画板的架子收起来提到阳台。

  /更新;最快上(酷k/匠/O网v\

  鼎鼎收好蜡笔,发现手上被画了好多花花绿绿的道道,“嗯,我去洗个手。”

  下午方诚和鼎鼎一起把家里打扫了一番,鼎鼎个子小可干劲十足,做了许多他力所能及的家务,自然又得到了方诚一番赞扬和鼓励。晚上睡前,方诚一想到明天周一就要去公司直面炒鱿鱼,心情陡然沉重起来,明早记得把U盘带上,出了公司就找个复印店打几份简历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梓天说:

  最近迷上了黑咖啡,对那个香味简直迷恋。没有黑咖啡写不出东西哈哈哈!

  谢谢支持,鼎爸鼎宝向大家致以诚挚的问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