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一醒来,方诚就把那噩梦抛在了脑后。叫醒儿子,给他穿上衣服,一番洗漱之后他们在楼下的小吃摊上简单解决了早饭就直奔动物园而去。

  鼎鼎今天穿了件天蓝色的短袖,衬得他的皮肤更加粉嫩可爱。方诚有意给他挑了这样颜色鲜亮的衣服,待会去动物园好照相。

  周末的早晨地铁上人不是很多,鼎鼎挨着方诚坐在座位上,方诚在拿手机看路线,鼎鼎在玩他水壶的盖子,抠开关上,关上抠开。

  “滴滴--”手机上收到一条邵一源发的微信。

  “今天不上班吧,在哪呢?”

  方诚其实挺不喜欢邵一源这样,总是装着跟自己很熟的样子和自己聊天。

  “在陪儿子去动物园的路上。”

  “哪家动物园?我开车送你们过去。”

  “不用了,我跟我媳妇和孩子一起呢,我们都快到了,就不用麻烦你了。”方诚想都没想噼里啪啦敲了回信过去。

  邵一源看到方诚的回复,胸口钝钝地难受不已。方诚不知道的是,邵一源早就跟宋余打听过他。他现在初步确定,方诚的妻子似乎并不在A市,他目前一个人在带孩子。而这里的媳妇是什么意思?是说来敷衍骗他的还是真的?他只知道无论哪一种都让他很难过。

  邵一源打开电脑点了搜索,他发现A市大大小小有三四家动物园,他不知道方诚他们去了哪家。

  “没事,正好我也认识一下你妻子和孩子,说吧,哪家动物园?”

  认识你大爷!邵一源以前不是这么没皮没脸的人啊……这么明显的拒绝他为什么看不出来?方诚气结。

  “在万象动物园。”方诚随便挑了离他们的目的地最远的一个动物园报给邵一源,他绝对不能让邵一源见到鼎鼎,所以只好让他空跑一趟了。

  “嗯好,我到了跟你们联系。”

  “嗯嗯。”哟西,这条信息发出去之后方诚就给手机开了飞行模式。本来想关机的,但是他记起来一会还要给儿子照好看的照片呢!

  “到了,儿子,我们下车。”方诚牵着鼎鼎的手下了地铁。之后又转了一趟公交,父子俩才总算到了动物大世界的正门口。鼎鼎要去看方诚说的白老虎,方诚想去看猴子。两人站在大门口的游园指南上一合计,粗略设计了一个顺序就出发了。

  “爸爸,老虎为什么不动?”隔着玻璃,鼎鼎惊奇地盯着趴在阴凉地懒洋洋的一头白虎猛瞧,原来白老虎是这样子的啊!感觉它不像是会变成王子,没准会变成公主?

  “天气太热啦,我们穿这么少一动还一身汗,更何况老虎还穿着一件毛衣呢,它肯定是怕热才不愿意动弹的。”这头白虎是动物园的大明星,网站首页上都有它威风凛凛的照片,可方诚看着它现在瘦兮兮的一副英雄迟暮的样子,大概动物园也没有好好照顾它吧。

  酷匠网永Z'久L(免费w看)小Ji说M2

  方诚的话被鼎鼎旁边的一个小胖子听到了,他嘴里冷哼了一声,转身扯了扯他爸的裤子,骄横无比地说,“爸爸,我要看它动,你给我想办法!”

  “好嘞,听你的,儿子!”那小胖子的爸爸虚空中一挽,做了个撸袖子的动作,举起拳头开始哐哐哐连敲老虎头顶的那块玻璃,嘴里还骂骂唧唧地催促着。但是这样并没有引起白老虎的注意,那个爸爸既尴尬又恼火,他开始抬脚踹栏杆下面的挡板,弄出的巨大声响在整个走廊里回荡。

  最终老虎似不堪其扰,站起来抖抖尾巴,换了块地方继续躺着,小胖子看到他爸爸终于成功“请”动了老虎,扭头冲鼎鼎和方诚轻蔑一笑。

  “爸爸……”方鼎鼎觉得那个爸爸不应该这么做,他把老虎赶到那边去了,那边只有一小块阴凉,老虎大半个身子都在太阳底下照着,鼎鼎有些不忍心看老虎挨晒。

  方诚知道他儿子是心疼动物了,但是他不能出手管教那熊孩子和熊孩子的父亲,带着鼎鼎也不宜惹事生非。在心里默默慰问了那对素质低下的父子的祖先之后,方诚带着鼎鼎离开了虎园。

  方诚和鼎鼎随后走到一片小花圃,姹紫嫣红的色彩把鼎鼎的眼睛都看花了。“来,鼎鼎,你站到那个树下面,给你照个相!”方诚举着手机让儿子站到一棵大榕树下,镜头里鼎鼎对着方诚展现一个甜甜的笑容,大大的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缝了,“三二一,好的!完美!”方诚及时按下快门。

  “再来一张,不对不对,往左边站一点,笑一下,儿子做个动作呗?哇,这个鬼脸棒!好的好的,再来一张!好嘞!把衣服拽一下,那边翘起来了……”

  小花园里来来往往的人不少,方诚拜托路人给他们俩拍了几张合照,拍完照之后路人把手机还给方诚的时候,连连夸奖小男孩长得漂亮,爸爸也帅,父子俩长得可真像。好玩的是,鼎鼎听到别人夸他和他爸爸,走上去认认真真倒了声谢,还递给了人家一个巧克力派,意思是谢谢你夸我好看,夸我爸爸帅,方诚在边上看着心里乐得不行。

  看完孔雀,方诚他们去了动物园的休息区,方诚从包里拿出前一天买的零食和鼎鼎分着吃。待到两人体力恢复了一些,他们决定去看猴子。

  其实动物园的现在修的猴山跟方诚小时候看的猴山没有多大区别,基本都是高高低低的假山和山与山之间的铁索,秋千什么的。但方诚和鼎鼎都属猴,方诚对猴子似乎有一种执念。

  “鼎鼎你看,你看到那只大猴子身上挂的小猴子没有?你生下来的时候就是这样的。”方诚指着远处的一对母子猴大叫着。

  鼎鼎愁眉苦脸地望了望那只灰不溜秋皱皱巴巴的小猴子,“我没有那么丑吧?”爸爸就会欺负他不记得小时候的事。

  “有的有的,你刚生下来的时候啊,红红的皱皱的,我抱着你就想啊,这是谁家的猴子啊?长得怎么这么难看呀,肯定不是我家的小娃娃……”方诚不顾他儿子越来越红的脸颊,故意逗他。

  “爸爸,你再说我就要生气了!”鼎鼎叉着腰怒瞪“无良父亲”。

  “诶,你看你还不信,要不我们回去找照片怎么样?”方诚一脸坏笑,他想起家里还保存着鼎鼎刚剪断脐带,身上还湿淋淋的照片,基本算是鼎鼎来到这个世界第一个瞬间的照片,他绝对会把这照片好好珍藏一辈子,等鼎鼎真的长大了之后送给他,不过现在可以拿来臊一臊这个脸皮薄的“小伙子”。

  “走啦!”鼎鼎跳下台阶头也不回地往前跑,留给方诚一个气呼呼的背影,小家伙真是太容易炸毛了,超级可爱啊有没有?方诚含笑着捞起背包跟上儿子。

  在动物园玩了大半天,方诚他们到家的时候已经快两点了,虽然中间有吃一些东西,两人还是饿得快前胸贴后背。方诚进了家门围上围裙就进了厨房。食材是昨天就切好分好搁在冰箱里的,现在只用拿出来炒炒就可以吃。没花多少时间,一荤两素三个菜就端上了桌,菜炒好后米饭也正好跳闸,方诚喊鼎鼎去洗手准备开饭。

  “爸爸,我妈妈呢?”饭桌上,鼎鼎没头没尾来了这么一句。

  方诚闻言一颗青豆差点卡在气管里,“咳咳咳,宝贝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因为今天那个小猴子,它妈妈一直抱着它……”好好啊,他也想让妈妈抱抱。

  “爸爸抱不好吗?”方诚越过桌子把鼎鼎抱在腿上,儿子眼中的委屈和渴望是那么明显,但是他没办法,没办法承诺给鼎鼎一个完整的家,他只能在鼎鼎每每问起妈妈时,把他抱在怀里,轻轻抚摸他的后背。鼎鼎静静靠在方诚胸前,独自默默消解心头的委屈和沮丧的样子让方诚看在眼里,痛在心中。

  “爸爸很好啊,但是……”我还是想要一个妈妈。鼎鼎从生下来有记忆起就没见过妈妈,他看到幼儿园其他的小朋友有妈妈,他不是不羡慕,可是爸爸说了,有些小孩子就是没有妈妈,比如他,还有些孩子没有爸爸,比如楼下的亮亮哥哥。也许是今天看到那个小猴子,触动了孩子敏感的神经,他今天特别想要妈妈。

  “我的鼎鼎啊……”方诚把下巴抵在儿子的头顶喃喃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梓天说:

  鼎鼎爹不容易啊……

  谢谢支持哦,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