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诚这一晚没有睡好,很久没有再做的一个噩梦不期然再次造访。

  梦里方诚反反复复走在一条漆黑的小路上,没有路灯没有终点。走着走着小路的前方出现了一丝光亮,他高兴地跑过去一看,邵一源提着一盏灯笼含笑地看着他。方诚也冲他灿然一笑,拉起他的手对诉说着这条路好黑好长走不到头,把他的害怕一股脑全都说给他听。但是现在他不再害怕,他说,因为邵一源出现了。邵一源静静地听方诚絮叨,等他停下来时,邵一源依旧是微笑着,把手抽了出来对方诚说:我们分手吧。说完就低头吹灭了灯笼。方诚的世界再次陷入黑暗。

  每当做这个噩梦,方诚都会在最后惊醒。这个梦太真实,真实到方诚可以感受到那灯笼里的蜡烛散发出的温暖,真实到邵一源说分手时,他的唇牵起来的每一个深深浅浅的弧度都无比清晰,宛如他真正说出分手那天的又一次重现。

  那时候学校里正在填实习点的志愿,因为他们要在外面实习一年,学校要求学生对这件事慎重对待。班长把两个人的志愿表给了方诚,方诚家不是本地人,要么就回家那边的医院实习,要么就留在A市。邵一源是A市人,听说家里还是开医院的,不如问问他他家的医院是不是三甲,有没有带教资格,有的话两个人一起去邵一源家的医院实习也不错,最主要的是两个人不用分开。想到这里方诚心里有点小得瑟,他听说班上有几对情侣,面临着实习季分手季的处境,而他和邵一源可不一样,他们即使实习也可以在一起。

  方诚打算好之后就去图书馆找邵一源。进了图书馆上到三楼出楼梯左拐,方诚在他们惯常上自习的位置找到了邵一源,他远远看到了邵一源那熟悉的背影,他对面似乎还坐着个什么人,方诚并没有太在意。走到邵一源面前,方诚伸手在他眼前扫了扫,晃晃手里的志愿表,拉上邵一源去了公共茶水区。

  “怎么了诚诚?”邵一源推开了方诚拉着他的手,靠着茶水间的橱柜站好。

  “邵一,你要去哪实习?你们家的医院是哪家?是不是三甲?有没有带教资格?你说我们要去你们家的医院实习的话,我们那房子是不是就不用退了?不对,好像应该在医院附近租个房子……”

  “诚诚……”

  “你说我们是不是挺幸运的?你看张晓丽她们,张晓丽要回家,朱启留在A市,这估计就是要分手的节奏了啊……”

  “诚诚……”

  “诶,你说去你们家实习的话,是管的更严还是会很松啊?我们还要复习考研呢,最好每天都空出点时间学习才好啊……”

  “诚诚!”邵一源拔高音调,喝止了方诚。

  方诚被吼了有些不高兴,他还没说完呢,邵一做什么打断他?

  “我们分手吧。”邵一源直视着方诚的眼睛,语气语调无波无澜,跟他平时给食堂大妈说“我要份C套餐打包”的语气并无不同。

  方诚觉得邵一源好逗,说话这么不知所谓。“干什么啊,开什么玩笑呢,哈哈哈哈哈哈,好了我笑完了,下一个,你们家医院到底能不能去啊?”

  “诚诚,我没有开玩笑,我们分手吧。”看到方诚根本就没打算相信他说的话,邵一源挑起一边眉毛,又重申了一遍。

  “哎呀,我知道了,玩笑开过就行了。”方诚拿手里的纸给邵一源扇扇风,这孩子在图书馆里把脑子热坏了吧?

  “诚诚,我再说一遍,我要和你分手。我们家是医学世家,家里长辈都是很正统的医生,而且我们家我这一辈就我一个男的,这样的家世不允许我做这么,嗯,离经叛道的事,我需要的是妻子和孩子,你能懂吗?”邵一源看到方诚的脸色变了,他开始明白自己的意思了。“我也不想瞒你,我们家最近给我订了门亲,准备等我们考上研究生之后就结婚。谢谢你跟我在一起这么久,可是我们都需要更正常的人生,我希望你能理解我。”

  “那个女的,是谁,我认识吗?”方诚忽然记起刚才邵一源对面那个穿粉色衣服的人是个女生。

  “嗯,你认识的,就是我们班的景霓。说来也巧,她爸和我爸也是大学同学,她爸也是医学泰斗,最近的同学会上,两人才知道我和景霓在一个学校一个班,你说巧不巧?两家大人对这门亲事都很看好……”

  那就是她了,刚才那个女生就是景霓,方诚除了自己的好姐们,对班上的其他女生都没什么了解,景霓给他的印象就是爱穿纱裙的乖乖女,学习成绩也好,老拿奖学金。若是把邵一源和景霓放在一起,嗯,可不是么?郎才女貌,天作姻缘。

  方诚的手扣进身后的墙壁,他还没有弄明白,为什么早上还拥着他醒来,跟他道早安的人,到了下午就告诉他这样的消息。“那你,你都没有,想过我……”会难受吗?

  “诚诚,我说过,我们都有更好的人生在等着我们,我们两个在一起,只会互相妨碍束缚对方,你这么聪明,应该懂我的意思。”方诚眼里的震惊和哀伤,终于让邵一源有些不忍,他像往常一样,把手放在了方诚的头顶。

  不,他一点也不聪明,方诚心想,他的智商情商加起来都不够直面目前的情况。

  酷‘匠W_网D唯(一#“正T版…|,a其bp他Zc都~是盗版

  “邵一”,方诚吸了吸鼻子,好半天才压制住喉咙里的哽咽,“你是认真的吗?”

  明知此时应该严肃,可邵一源望着方诚竟然露出一个微笑,“诚诚你别这样看着我呀。对,我是认真的,百分之一百。”配合着自己的话,邵一源闭眼点了点头。

  邵一源的笑模糊在方诚的眼泪之外,大颗大颗的泪扑簌落下,怎么也止不住。

  邵一源手忙脚乱从兜里掏出一张卫生纸给他擦眼泪,方诚这样的反应让他有些无措,不过是一场无疾而终的恋情,邵一源从未想过两人在一起的未来,想必方诚也明白,他们终有一日会分开。而他现在只不过把这个日期提前了一点而已。

  方诚机械地擦着眼睛,可是越擦越是流得凶,他第一次知道自己竟然有这么多眼泪,好奇怪,平常这些水都藏在哪里呢?

  “滴滴-”邵一源的手机响了,是景霓发来的短信,问他在哪,音乐会要开始了,他们该走了。

  “诚诚,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你也快回去吧,实习点的事我们下次再说啊。”邵一源简单回了个短信,揣起手机就要走。

  “邵一”,邵一源路过方诚身边时,方诚开口叫住了他,“如果我能给你你想要的,你会不会跟我在一起?”他不信,不信邵一源这么长时间以来只是跟他玩玩,他不信,不信邵一源就一点没有喜欢过他。

  “呵呵,”邵一源的轻笑声打着旋吹进方诚的耳朵,“诚诚,我想要的,你是给不了的。”说完邵一源就离开了茶水间。

  啊,是啊,他是个男的,不会生孩子,注定没法给邵一源一个他想要的家,而且,看他的态度,他几乎从没有喜欢过自己。喜欢,这个时候提起这个词,真是天大的讽刺。方诚心痛得无法呼吸,坚持到邵一源离开,他再也忍不住了,双手揪着上衣的领子,他背靠墙滑坐在地上。

  躺在鼎鼎身边,方诚凝视着漆黑的天花板。现在回想起来,他都不太记得当时是怎么从图书馆回到他和邵一源租住的房子,然后花了一个小时不到,就把三年里所有自己留下的痕迹都收拾掉,然后他当晚就搬回了学校的寝室。

  往事不可追,想再多也无济于事,方诚侧头看了眼鼎鼎,小男孩在床上摆了个斜斜的大字,被子下圆滚滚的小肚子一起一伏。方诚撑起胳膊,把儿子的小枕头重新垫在他头下。静静地听着鼎鼎的呼吸声,方诚数着数没过多久又睡着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梓天说:

  心疼我诚诚……

  感谢大家来听我讲故事,嘻嘻嘻,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