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邵先生,我们都是大人了,你老这么喊我的小名,可能不太合适……”方诚从善如流改了个口。

  “为什么?你忘了这是我们以前约好了的,你喊我邵一,我喊你诚诚,有什么不对吗?”邵一源扫了眼菜单,说了句“老样子”就让服务员下去了。

  “嗯,以前是以前,现在我们是客户和业务员的关系,这样不太好……”方诚硬着头皮说。

  “你今天没有戴戒指。”邵一源忽然打断方诚,他的心因为这个小小的发现而雀跃不已。

  可是邵一源还没来得及思索这背后的意义,方诚一句话将他拉回现实。“哦,上午去洗手间的时候取下来忘记戴了。”方诚搁下茶杯,从衬衣口袋里摸出那枚戒指戴在了左手无名指上,戴好后还伸展手端详了半天。对面目睹这一幕的邵一源脸色变了变。

  “你结婚了?”

  “嗯。”

  “什么时候?”

  “毕业那年。”

  “……妻子是谁?”

  “在老家相亲认识的。”

  “……有孩子吗?”

  “有个三岁的儿子。”

  邵一源紧盯着方诚的脸,没有错过他表情一丝一毫的该改变,他敏锐地捕捉到了当提到儿子时,方诚放松的脸部肌肉和微翘的嘴角,这是他再见到他之后,方诚第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对他来说这真是个莫大的讽刺。

  邵一源隐在桌布下的手攥得紧紧的,他无奈地发现自己完全无法接受方诚结婚生子的消息。

  邵一源不说话,方诚当然也没什么好跟他说的,两个人面对面沉默着。

  没过多长时间服务员来上菜,方诚一看,剁椒鱼头,辣子鸡,麻婆豆腐,满眼都是火红火红的,他的手默默移到肚子上,胃里似有所感,一阵痉挛。

  $看正_版{Z章节@e上酷匠E《网

  “怎么不动筷子?”邵一源问。

  “不好意思,邵先生,我吃不得辣……”方诚抱歉地说。

  “吃不得辣?你以前不是最爱吃辣吗?还是无辣不欢那种。”邵一源看了眼那三个菜,每一个都是方诚以前爱吃的。

  “嗯,以前是喜欢吃辣,可是后来把胃搞坏了,就吃不成了……”方诚也看出了点门道,更加不好意思起来。

  “搞坏了?什么意思说清楚。”邵一源闻言放下筷子。

  “就是,得了胃病,还有点小溃疡,不过不碍事。没事,反正我中午吃过了,你吃吧,不用管我。”方诚摆摆手轻描淡写地说道。想当年他多么喜欢吃辣的一个人,可是后来实在被胃疼整怕了,也就彻底戒了辣椒。

  “那你怎么不早说……”邵一源想起来是自己把车开来这家川菜馆的,不吭声了。

  看来这三个菜是吃不成了,邵一源喊来服务员结账,把菜打包之后载着方诚离开川菜馆。

  “你是怎么搞的,胃炎不好治你又不是不知道。她,她也没有好好照顾你?”坐在车里,邵一源忍不住问起来。

  “呃,这是我的原因,不怪别人。”方诚不想探究邵一源口中的她是谁,他胡乱扯了下耳垂,“那个,邵先生,我下午还要回去上班,你能不能把车停到地铁站,让我下一下?”

  “我们饭还没吃,吃完饭再送你回去。你要是觉得晚了,跟你主管说一声。”邵一源望着后视镜里的方诚说,合着他完全无视了方诚说了多次的“他吃过了”。

  “哦好。”现在快一点半了,不知道陪邵一源吃完饭还要多长时间,方诚编了条短信发给宋余,说他和邵医生在一起,嗯,谈业务,下午会晚点回去。宋余很快就回了信,指示方诚务必要做到让邵一源满意,下午要是晚了就别回公司直接下班。看来今天又可以早早下班了,不如去菜市场买点菜回去给鼎鼎做顿饭吧,蒸个豌豆米饭炒个家常豆腐……

  看到方诚捏着手机都能傻笑成这样,邵一源好奇地问,“什么事这么高兴?”

  “哦,没什么,领导说我要是看着晚了就不用回公司了。”听到邵一源的话,方诚才记起来自己还在他的车上。

  “听上去不错。”邵一源把车缓缓停在了红灯前。“那你今天下午不上班准备干什么?”

  “买点菜回去,做顿饭吃。”还要买个大西瓜,他和儿子一人一半。

  “你会做饭了?”以前明明鸡蛋都不会煎。

  “嗯,做的虽然不太好,不过也没到遭人嫌弃的地步。”鼎鼎对吃不怎么挑嘴,向来做什么吃什么,方诚很喜欢他儿子这一点。

  邵一源一想到方诚做饭给妻儿吃的场景,胸前就闷闷的泛酸。

  “昨天扇你耳光的那个同事今天没再找你麻烦吧?”邵一源果断换了个话题。

  “啊,没有。”向鹏今天早上好像没来上班,一上午都没见他的人影。

  “嗯,我昨天下午给你们老板打了个电话,把他调到其他部门去了。”南珠的老板效率还蛮高的,值得称赞。

  一边是大客户财神爷,一边是刚进公司的小职员,用脚趾头都能想到老板会怎么做。难怪今天公司上下都对他那么热情,估计都以为他找上了邵一源这座靠山。如果自己哪天惹到了邵一源,他绝对有办法让自己从南珠走人,想到这里方诚沉默了。

  “我看你嘴角今天好多了,昨天回去冰敷了是吗?”邵一源从后视镜看过去,方诚嘴角的肿已经不太明显了,不过还是留了个乌紫的小破口。

  “嗯,”昨天和鼎鼎吃完饭回去的路上,方诚给鼎鼎买了支小布丁,他自己买了盒雪糕捂到脸上捂了一路。到家之后把化的差不多的雪糕放冰箱里再重新冻回来又可以接着吃,方诚给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

  “到了,下车吧。”这次邵一源把车停到了一家养生砂锅汤店。过了饭点,店里没多少人。

  邵一源点了青南瓜排骨汤和土鸡汤。折腾了这么久,两个人都饿了,方诚把米饭泡在汤里吃着。嗯,这家店的汤做的不错,离家又挺近的,坐4站地铁就到了,还不用转线,下次可以带鼎鼎来这里吃饭,就是价格贵了点……不过今天老板给发了一千呢,没事,吃得起……方诚思绪翻飞,并没有发现邵一源停了筷子已经盯着他端详了许久。

  邵一源发现方诚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很容易走神,总是像这样微微低着头。他在想什么?在想他的妻子和孩子吗?方诚很爱他们吗?他的妻子也会喊他诚诚吗?他的妻子有好好照顾他吗……邵一源快要被自己毫无道理的幻想折磨疯了。

  其实也不能怪方诚老神在在的,他跟邵一源,除了不想提起过往的和不能深交的现今,其他也没什么好说的,不说话那就只能埋头吃饭。方诚是个带着孩子吃过苦的爹,似乎已经是一种习惯,凡是他见到吃到什么好的,总是第一个就想到他儿子。想起鼎鼎,方诚就忍不住要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当年若是没有儿子,他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又过着怎样糟糕的生活,鼎鼎就是老天派给他的救星。

  “再喝一碗吧。”邵一源打破沉默。

  “啊,哦,”方诚端起碗想去接邵一源手里的汤勺,可是被邵一源躲开了。“把碗放那,我给你盛。”方诚端着的碗跟邵一源的手撞在一起,里面还盛着的一些汤水洒在了邵一源手上。

  “啊,对不起,邵先生,我……”太失礼了,跟人抢勺子还把汤洒到了人家手上。

  “没事,碗放近一点。”邵一源抽了张卫生纸随意擦了擦,捏着勺子在砂锅里挑拣起来。

  “给,多吃一点,葱花和姜都给你撇掉了。”满满一碗飘着油花的鸡汤被送到了方诚面前。

  “这,肉这太多了……”方诚其实已经吃了七八分饱了,这一满碗鸡肉他看着真是发愁。

  “不想吃肉就把汤喝了,肉我……”

  肉我吃。

  这句话瞬间穿过漫长的岁月,蓦地和他们的大学时代重叠起来。那时候方诚二十出头,血气方刚,没别的爱好,除了爱吃辣,就是爱吃肉,顿顿离不开这两味。而邵一源崇尚养生喜欢喝汤,尤其是那种清清淡淡的汤水。每次方诚陪邵一源去学校外面开小灶喝汤时,方诚总是能把一锅鸡肉或者排骨扫干净,他这边蘸着老干妈吃肉,邵一源那边捧着汤碗喝汤,倒也是一幅和谐的景象。

  而如今,他邵一源成了川菜馆的常客,而方诚却吃不得辣改喝起了汤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梓天说:

  谢谢支持,mu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