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医生?你觉得怎么样……”宋余小心地问。

  “啊,嗯,不错。”等邵一源回过神来才发觉投影的PPT已经翻到了最后一页,方诚停下介绍站在那。

  “那贵院和我们公司合作的事……”宋余特害怕自己一句说不好又惹恼这尊财神爷。

  “CT机和B超机我会在征求其他科的意见之后把需要的牌子和机型告诉你们,大概需要两三天,你们到时候按照那个再做一份报价单来,今天就先这样吧。”邵一源把宣传册在手里一卷,开门出去了。

  宋余有点傻眼,邵一源这话的意思基本就是定下来要合作了,这么快?刚才也没见他认真听啊,果然靠的是方诚的个人魅力才拿到的单子吧,宋余对在那头收拾电脑的方诚闪起星星眼。

  三人收拾好之后就走出了济和。宋余的爱人开车来接她下班,拿下了订单宋余心情颇好,之前的那点小挫折早就被她抛之脑后,跟方诚和向鹏说了再见就上车走了。

  宋余离开之后,向鹏回过头就给了方诚一巴掌,这一巴掌力道不小,把方诚的脸打得偏到了一边。

  “耍我很好玩是吧?你和你的老同学合起来做套让我钻?还是你看到他现在混的风生水起而你却沦落到卖机子觉得受不了是吧?看我今天这么难堪很有意思?方诚你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向鹏恶狠狠地说完,在方诚脚边啐了口吐沫扬长而去。

  方诚很想跟向鹏解释,但他和邵一源,还真不是一两句能说清楚的。方诚心里苦笑,上次站在济和的门口,自己被宋余骂了一顿,这次又挨了一巴掌,看来自己真的跟这济和犯冲。

  方诚感觉到有人从后面走了过来,带起一阵风瞬间就到了他面前,来人轻轻抬起了他的下巴问,“疼吗?”

  啊,是邵一源,他看见自己被打了。

  方诚想挤出一个微笑,可是却扯动了嘴角,疼的他一抖,嘴里尝到了血腥味。手边没有镜子,可方诚想象出这是个多么凄凉的笑。

  “你满意了吗?”半晌他问了一句。

  邵一源心头巨震,重逢后方诚对着他的第一句话,他设想了很多,可能是一句简单的“好久不见”,可能会问他这些年过得如何,但他从没想到会是这一句。

  方诚垮着脸拍掉捏着自己下巴的手,朝邵一源微微欠了欠身,“告辞”。太难了,面对邵一源什么的,果真太难了。

  邵一源目送着方诚几乎是跑着离开他的视线,心里默默想着,他瘦了,下巴比以前尖了好多,这些年他到底是怎么过的?

  方诚紧赶慢赶到达幼儿园时,刚好卡上放学的时间。3岁的鼎鼎很会察言观色,他一从幼儿园出来就觉得爸爸今天好像不高兴,嘴角也肿了一块。爸爸见到自己只是打了个招呼牵起了自己的手就走,而没有像往常那样把自己抱在身上。小小的孩子还不知道该怎么应付这样的情况,只能抿着嘴紧抓着方诚的手,努力跟上他的步伐。

  方诚领鼎鼎去吃了蛋包饭,这是跟儿子早上约好的。吃完饭父子俩回到家,鼎鼎冲了个澡就去做他的作业,方诚把两人换下来的衣服洗了晾好,之后又把家里所有的桌子擦了一遍地扫了一遍又拖了一遍,拄着拖把站在客厅里,方诚满脑子里还是下午见到邵一源的情景,真是无语。仰头看了眼时间,才九点多,看样子还要再找点事做才行。方诚每个屋子里转悠了一圈,把卧室里的床单被罩都拆下来塞进洗衣机里,又拿出干净的铺上。

  鼎鼎的作业早就做完了,他拿着个变形金刚的模型坐在客厅沙发上摆弄,小眼神却一直粘在方诚忙来忙去围着屋子转的身影上。等到把洗好的单子抻抻展展都晾在阳台上之后,方诚脱力般倒在鼎鼎旁边,这才觉出腰腿疼的厉害。

  “爸爸,辛苦了。”鼎鼎放下模型,凑到方诚腿边,学着大人的样子给方诚捏起腿来。

  “诶呦,乖乖,这你都会呀?我儿子真是爸爸的小棉袄!”腿上被一双小胖手摁窝窝一样揉着,方诚看到鼎鼎神情无比专注,一股戳心窝子的温暖流进心田,他坐起来把鼎鼎搂在了怀里。

  “鼎鼎,我今天看到他了……”

  “他是谁呀?”鼎鼎用小孩特有的稚嫩声音问。

  “他好像比之前瘦了,人变得好严厉还凶得很……”方诚并没有回答鼎鼎的问题。

  “你说他为什么非要再见我呢……”

  “当年不是都已经说清楚了吗……”

  “我今天把戒指戴上了,他应该注意到了吧,他会怎么想呢……”

  “鼎鼎,鼎鼎,鼎鼎……”方诚呓语般念着儿子的名字。

  “爸爸,我在,鼎鼎在。”鼎鼎被方诚语气里透出的伤心和无助感染,他说不清楚这是种什么感觉,但是他觉得他爸爸要哭了,他也很想哭。

  方诚听到儿子的回答,忍了一下午的眼泪滚落下来,他抱着鼎鼎小小的身子久久不语。对啊,他还有儿子呢,这个跟他血脉相连的小家伙。何况之前比这艰难多的时候都过来了,今天只是受了点委屈,有什么好哭的。方诚一边给自己打气一边平静下来,吸了吸鼻子,蹭掉那几滴眼泪。可他没想到一抬头就对上了鼎鼎泫然欲泣的小脸,方诚有些羞赧,自己真是越活越回去了,竟然还让儿子担心成这样。

  “没事,爸爸没事了,刚才爸爸想到了之前的一个老同学,有点善感了。走,我们去洗洗手冲冲澡,准备睡觉了。”方诚把鼎鼎抱起来去了洗手间。

  “爸爸,老同学是什么?”鼎鼎揪着个小毛巾把眼睛和耳朵捂着,让方诚给他冲头。

  “嗯,老同学啊,比方说就是以前跟爸爸一个幼儿园的小朋友。”方诚拿着花洒把水扬到鼎鼎脑袋上。

  “那他在哪个幼儿园?”鼎鼎又问。

  “他不在幼儿园啦,他跟爸爸一样大,爸爸都有小鼎鼎了,那个叔叔家也有小朋友了。”方诚被鼎鼎逗笑,他儿子真是太可爱了。

  “哦,”鼎鼎有些遗憾,要是老同学跟他一个幼儿园就好了,他还可以找他一起玩。

  “好了,冲好了,我们来扑爽身粉。”方诚拿浴巾裹着儿子放到床上。

  “哦哦哦~”方诚转身去拿床头柜的粉盒时,鼎鼎从浴巾里钻出来站在床上蹦跶。

  “别,别蹦,摔下来怎么办?”方诚一条腿跨在床上,把光着身子遛小鸟的方鼎鼎抓在怀里,作势照儿子的小屁屁上拍了一巴掌。

  “嘻嘻嘻!”爸爸拍的一点都不疼,鼎鼎无视方诚的惩罚,像条鱼一样在方诚身上扭来扭去。

  “坐好,坐好,扑粉啦。”方诚有的时候真的很佩服小孩子永远也用不完的精力,只要是醒着他们无时不刻不是一种充满了电的状态。

  好不容易摁着儿子把粉擦好,方诚把卧室的大灯关上,一关灯鼎鼎就知道要睡觉了,他规规矩矩在枕头上躺好等方诚上床来讲故事。

  酷"匠P网"+永b◎久◇免$费N看-小说●x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梓天说:

  实在抱歉,最近忙的头昏眼花,要毕业了,网也没了,愁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