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邵一源把一沓宣传资料重重摔在桌上,响声让宋余和向鹏倒吸了一口气。

  “你们公司就是这样对待客户的吗?原定好的负责人,临到交涉的时候却忽然换掉,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情况是不是属实?我现在只知道这个人不是这上面写的‘方诚’。宋小姐,合作都是基于双方的信任而建立起来的,你们这样带有欺骗性质的做法,我看不出来贵公司合作的诚意。”邵一源一席话说的丝毫不留情面,他承认有很大一部分是在迁怒,他见不惯宋余这样把方诚的功劳算在其他人的头上。

  “呃,邵医生,不是这样的,请听我解释……”宋余的解释被邵一源立刻扬手打断,“我不想听你的解释,我只有一句话,和我们济和的合作,我只认这上面的两个人。”邵一源食指停在宋余和方诚的名字上敲了一敲。他的意思很明确,要想合作,就要把方诚给找来。

  一旁向鹏的脸涨成了猪肝色,宋余脸上的笑也快挂不住了。他们总算是听明白了,邵一源必定是认识方诚的,难怪济和会一反常态,主动提出来要和他们洽谈,原来全是托了他的福。但是既然认识为什么方诚会拒绝和邵一源见面,宋余百思不得其解。

  可眼下不是思考这个的时候,“那这样吧,我们改天约个时间,我做东请邵医生吃个饭,到时候方诚作陪,全当赔罪了,当然项目也继续交给方诚来做,邵医生您看……”宋余使出缓兵之计,她打算从济和回公司就马上去找方诚问清楚。

  “方诚现在很忙吗?不忙的话你给他打电话,让他现在来济和,我等他。”邵一源一手支着下巴,眯着眼半建议半命令道。

  宋余傻眼了,她没料到邵一源这会就要见方诚,“啊,这个…我们公司离这里挺远的,他要赶过来估计要一个小时呢,怎么好意思让邵医生等这么长时间,要不下次我们再来……”

  邵一源听到宋余的推脱,无所谓地耸耸肩,“如果这是你们的决定,我也没办法,只是你们今天出了济和,就不要再来了。”

  宋余被邵一源话里隐含的拒绝吓得要晕过去,她迅速改口道,“啊,我现在,现在就跟方诚打电话,让他尽快赶过来,请邵医生稍等片刻。”说罢一阵风旋出了会议室打电话。

  “喂,宋姐。”电话没响多久就被方诚接了起来。

  “你是不是认识邵一源?”宋余劈头就问。

  “啊,不…不认识啊……”方诚瞟了眼办公室门口的小白板,上面明明白白写着今天宋余和向鹏要去见邵一源。

  “扯淡!你现在马上打车到济和来,我们在内科楼三楼会议室,现在立刻马上来!”方诚目前就成了能不能继续和邵一源谈下去的关键,宋余绝对不允许这一单就这么黄了。

  “宋姐,我,我现在在公司,离济和怪远的,我觉得我还是……”不是都已经交给向鹏了吗?怎么又要喊自己去?

  “你说什么屁话,赶紧过来,邵一源点名要见你!你今天要不按时出现在济和,明天你就不用去公司了。”威胁的话说完宋余不给方诚任何商量的机会,直接挂了电话。

  听着手机里“嘟嘟嘟”的余音,方诚脑海里只剩下六个大字:邵一源要见他。

  坐在出租上,关于邵一源为何要见他,方诚一点头绪也没有。他知道自己的名字和电话被夹在企划书上给了那个护士,但是中国这么大,叫方诚的这么多,他怎么就能确定这个方诚就是他呢?济和他那天去了,没办法骗自己此邵一源非彼邵一源,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再次见到他,他该说什么好呢?

  x看正版o)章节L上-T酷●匠Y网*u

  方诚凝视着车窗外掠过的街景,想起大学毕业那年他曾和自己约定,这辈子不再见邵一源。一开始他来A市的时候还怀着一分侥幸,A市这么大,碰上某个特定的人几率小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然他现在坐在去见邵一源的车上……侥幸心理真要不得,方诚心中长叹一声。出租下了高架,很快就驶到了济和医院的大门口,唉,躲是躲不过去了,方诚摸到上衣口袋里的戒指,顿了一下,然后从挎包里掏出钱包付钱下车。

  等方诚敲门进了会议室,里面只有宋余和向鹏。

  “宋姐……”方诚走过去在宋余对面找了个位置坐下。

  “方诚你好大的胆子!”在别人的地盘上宋余虽然压低了嗓门,但话里夹带的怒火可半点没减。“你之前就认识邵医生,你为什么不说实话?还故意换向鹏来,你是存心要放跑这一单是吧?!还是你故意要看我今天在邵医生面前出洋相?”

  “宋姐,我和他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真的,不是那样。

  “你少在那放屁!邵医生都说了,你们大学是同学,而且是室友,不是那样,那是哪样?!”宋余搞不懂方诚为什么一再要和他的老同学划清界限,明明这么好的人脉资源放着不用,方诚是傻的么?

  “总之,济和这一单你全程负责,先拿下来再说,拿不下来你趁早滚蛋!”宋余一想到刚才邵一源对她放的狠话就来气。

  方诚愧疚地看了一眼宋余和向鹏,邵一源肯定是给他们气受了,不然宋余不会这么跟他说话。

  “咔嗒”,会议室的门开了,邵一源回来了。

  方诚他们三个起立,等邵一源绕过会议桌坐在了刚才的位置上。

  “坐吧。”邵一源有些不满意方诚选了他右手边的第二个位置,坐那么远干什么。

  自邵一源进门,方诚就一直低着头,从邵一源的角度只能看到他的额头和小半张脸,看不见他的表情。

  “人都到齐了,那我们开始吧。我想看一下南珠代理的品牌和机型,方诚你能不能跟我介绍一下。”邵一源翘起腿选了个舒适的姿势,向后靠在了椅背上。

  “好的。”方诚认命地站起,掏出自己的笔记本电脑连上会议桌上的投影,打开PPT站在白幕前开始讲解。

  “我们南珠主要代理的品牌有德国西门子,日本松下还有美国GE……”

  他瘦了,下巴比之前更尖了,瘦瘦的脸更衬得一双眼睛尤其的大,胳膊腿也细了不少,整个人站在那比他们上大学那会轻减了一大圈,这些年他都干什么去了,怎么瘦成这样?方诚在上面讲着,可他的的话邵一源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刚才在调试投影的时候,邵一源的眼睛被他手上的什么东西晃了一下,等到方诚开始做介绍的时候,他才看清,那是一枚闪着微光的戒指。

  邵一源心乱如麻,方诚就站在会议桌的那一头,可是他却觉得他们之间隔了千山万水,连带着他站在投影的身影都变得模糊不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