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时刻,门诊大楼6层,邵一源倚着窗台看到医院门前发生的这一幕,似乎是女人在生气,然后那个高个男人哄了一会,估计没有哄好,最后两人出了医院大门分道扬镳了。邵一源望着那个男人的背影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可从头到尾那个背着挎包的男人都没有转过来让他看到脸。

  “热死了,这中央空调是怎么回事?”护士小何去楼下食堂吃了饭推门进来,觉得诊室里一点也不凉快,她随手抄起自己桌上的宣传册就扇了起来。

  邵一源收回目光对小护士说,“好像是这一层空调出了点问题,已经派人去修了,估计马上就好了。”

  “哦,那就行,邵医生你热不热?给你这个扇扇。”说罢把包着塑料皮子的一小叠文件递给邵一源。

  “企划书?”邵一源看了封面的几个大字。

  “是啊,个个挤破了脑袋想把机子卖给咱们院,哪有那么容易,钱哪有那么好赚的。”何晓之前是给院长当秘书的,这样的企划不知道收了又扔了多少。

  “哦,就是刚才你打发走的那个人?”在邵一源心目中,这类医疗产品药品的推销员是跟上门推销保险的那些人划为一类的,点头哈腰毕恭毕敬的样子一样都那么惹人讨厌。

  *`酷{_匠T网8永'久J免‘z费"“看小说r4

  “是啊,这个公司是最近几年才做起来的,好像是第一次来我们医院推销,切,这样的人,起码先拒绝上几次再说。啊,冷气来了,邵医生,这些破纸纸我拿去扔了啊。”何晓说着从位子上站起来去取邵一源手里的文件。

  “嗯,给。”邵一源把文件递了出去,“等等!”何晓不明白为什么邵医生突然改变了主意,使了点劲又把文件从她手里抽了回去。

  “怎,怎么了?”邵一源突然的大声把她吓了一跳。

  “哦,没什么,这份企划我先留着。我休息好了,你去外面叫号吧。”邵一源拉开右手边的抽屉,把那份文件好生放了进去。

  “啊,哦。”何晓被唬得一愣一愣的,“那这份宣传册也留着?”

  “那个可以扔了。”邵一源打开医院的系统,准备接诊病人。

  果然还是企划书比较重要吧,何晓一边往外走一边想。原来以为邵医生是留学归来,医院的这些资金项目什么的应该是不怎么管的,但好像又不是那么回事,刚才他明显对那份企划书上了心的,院长家的公子就是不一样啊,以后就是这家医院的接班人了,没准到时候会给自己一个护士长当一当。唉,早知道刚才就不说那么多有的没的的了,邵医生会不会觉得自己嘴太碎啊?何晓咬咬牙去了候诊室。

  方诚今天虽挨了顿批,但是没有遇到不想遇到的人,还提前下了班,总的来说还是蛮划算的。至于济和的这个订单,明天去公司让别人接手继续去做就好了。方诚哼着小曲在街边小摊上买了支水果冰棍啃着,晃到公交站上了辆公汽准备去接儿子放学。

  。方诚故意挑了要绕一点远路的公汽,反正现在时间还早,早早去幼儿园门口晒着还不如在车上享受一下冷气。公汽上冷气足的很,方诚找了个靠后的位子坐下,冰棍化得快,他不住要伸舌去舔。

  等到方诚到站下车,离鼎鼎放学还有个一二十分钟,他在幼儿园门口溜达起来,这个点门口挤满了卖各种小玩意和小吃的摊贩,方诚挨个看了看,最后买了碗切好的西瓜用塑料袋装了等鼎鼎放学了出来吃。接孩子的时候手上要提点吃的,这是方诚在方鼎鼎身上总结出来的规律。与其说等孩子出来了看到什么都想要,什么该吃的不该吃的都要吃,还不如先买点堵住他的嘴,这样他既腾不出手去扒拉人家摊上的东西,又空不出嘴要这要那。

  方诚站在大部分由老头老太太组成的接孩子队伍里,前面一阵风飘过来一股红花油的味,后面一阵风吹过去一股风油精的味,方诚皱了皱眉,觉得这味道都要熏坏他儿子的西瓜了。他想从队里出来,可是没办法,队伍是按照班级分的,鼎鼎在果果小一班,所以他只能排在前头写着果果小一的队伍后面。

  好在他没等多久,老师就牵着小朋友的手出来了。方诚一眼就瞄到了鼎鼎,眼神与鼎鼎四处张望的小眼神在半空中交汇,鼎鼎的小脸上瞬间绽出一个开心不已的笑容。不要怪方诚俗,他一直觉得他儿子每次笑起来就跟一朵小太阳花似的,儿子生的唇红齿白,鼻子眼睛也漂亮得没话说,而且他笑起来的时候嘴角眼角弯起来的弧度很大,方诚自信没有哪个人能抵挡的了方鼎鼎的无上笑颜。

  “儿子!”方诚蹲下来抱住扑上来的鼎鼎。

  “爸爸!你今天没有迟到!”鼎鼎话里透着惊喜。

  方诚正把袋子打开拿出西瓜给鼎鼎,听到他的话心里揪了一下,“不好意思哦儿子,昨天爸爸加班来晚了,让我儿子等了那么长时间,以后不会了,以后我都会像今天这样,你一出来就可以看到我。”昨天因为要出一份报表,方诚比放学晚了快两个小时才赶到幼儿园。门口早就空空的一个人也没有,他直接去了教室,隔着窗户方诚老远就看到鼎鼎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一个小凳子上,班主任在旁边陪着他。儿子落寞孤独的表情让方诚心里泛酸,他穿过教室一把将鼎鼎搂到怀里。

  “爸爸!”鼎鼎叫了一声就趴在方诚肩上哭了起来。

  “哦,鼎鼎爸爸你终于来了,这孩子不知道为什么一直说你不要他了,我劝了好半天也不行……”幼儿园老师担心地说。方诚这会才想起来,原来自己忘记给鼎鼎的老师打电话说他会晚点到了。

  方诚谢过老师,抱着鼎鼎回了家。那天晚上好不容易把鼎鼎哄睡着之后,方诚靠在他的小床边想了很多,想着想着就趴那睡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