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实话我看见我妈这个样子是挺不放心的,可她就是一个劲的赶我走,没办法,我只能吩咐护工每天照顾好我妈,走时还给她塞了八百块钱,让她没事买点有营养的东西给我妈。

  出了医院一看都特么三点多了,刘莹估计是等着急了便给我打来了等哈。

  “乔枫,不是说好下午一起吗?如果你不愿意和我一起能不能告诉我啊。”刘莹生气的说道。

  我连忙解释,可话都还没有说出口,她就丢下了一句“你要是十分钟赶不到周家坝,咱们以后就不要联系了....”

  只听见电话嘟嘟嘟的响,我还在旁边骂道“卧槽,十分钟,老子过飞都不行啊,我又不会闪现。”

  可嘴里那么抱怨道,身体却是一下弹射出去,连忙拦了一个出租车,气喘吁吁的对老板说“十分钟,给我.....给我到周家坝。”,这司机一遍发动车子,一边埋头我,说我神经病,十分钟开不了周家坝,至少也要二十来分钟,我听后白了他一眼,从钱包里掏出两百块放到他面前,他一见到钱就来劲了,他淡淡装逼的说道“小伙子,寄好安全带,老司机要发车了。”

  Wb酷#匠网!(唯L一正Ui版%x,t其…t他A\都"…是¤盗'H版?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在乎刘莹的感受,就是不愿看到她失望的表情。

  这司机确实是老司机,这一路向南日了狗了,他竟然闯了三个红灯,四个黄灯,两个绿灯,我都感觉好像后面有警车在追,下车的时候我头都是一阵眩晕,他还给我拋个媚眼,说让我以后赶时间的时候再联系他,我咽了烟口水说道“大叔,你身体可真硬朗,,不愧是久经沙场的老司机。”,我说完,他就摆摆手开车离开了,我掏出手机一看,竟然刚好十分钟,估计我平湖,只有这个牛人敢把车速提到这样。

  我来到周家坝车站左右观望,怎么也没有找到刘莹的人影,就在想这丫头是不是已经走了。就在这时,有人踹了屁股一脚。

  “怎么才来啊?”

  我转头一看,正是刘莹,她手里正抱着一杯奶茶,那样子感觉好可爱,我就情不自禁的伸手捏了她鼻子一下,宠溺的说道“小爷这不是来了吗?刚刚那大叔都已经把车当飞机开了。”

  刘莹肯定是被我这一举动弄得不好意思了,脸娇滴滴的都快捏出水了,她嗲声道“我...我们快走吧。”

  我本来叫她坐出租车,可她非要坐大巴车,也就只好同意了,我倒不是怕大巴车人多,我是怕万一遇到公交色狼呢?不过随即又摇摇头,有我在能有公交色狼吗?如果有那也只能是我了。我脸上露出坏坏的笑容,刘莹见了直接跳起来拍了我头一下,说道“乔枫,你在YY什么呀,脑子里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呀?都流口水了。”

  这把我尴尬的,只能一阵苦笑,不一会儿车就来了,我就像母鸡护小鸡一样把她包在自己的范围內。

  因为刘莹身高只有一米六左右,抓栏杆有点费力,索性她就抓我的胳膊了,这个胳膊吊一会儿,那个胳膊吊一会儿,可能是吊累了,就放手甩一会儿,突然车颠簸了一下,刘莹这就站不稳脚跟了,我连忙空出右手一把扶助她腰再用力一提,此时,我怀疑腰是不是刘莹的敏感部位,因为她这个时候,脸一阵绯红,嘴里还喘着粗气,就像刚刚大战完一样,她也不反抗就让我我一直搂着她的腰,有时趁车摇摇晃晃的时候,还捏了她屁股一下,还真别说,妈的老有弹性了。

  车慢慢的停了下来,我还是搂着刘莹的腰直到下了车以后,真是恋恋不舍的放开,她还下车了向我道谢,我就哈哈大笑道,没关系没关系,这是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