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着东西进入病房,老头一下就大骂道“臭小子哪里去了,这么久!”

  我戏虐道“别提了,被一条母狗撵了好远。”

  老头坏笑道“嘿嘿,小子,还是一条漂亮的母狗吧!”

  我也懒得理他,一副老不正经的样子,老头告诉我,我妈还在医院休息两周才能出院,每天几百住院费,如果不是比赛赢了钱,我怀疑自己会不会去卖肾了。

  和老头寒暄两句,饶妹儿打电话过来了。

  “疯子,明天大玩家去吗?”饶妹儿说道。

  说起大玩家,我就想笑了,老板都对我们封杀了,以前我知道了吊娃娃机的技巧,就去大玩家练手,结果把他六台机器里面的那些玩偶都吊的差不多了,所以,我就拿着上百个玩偶,和饶妹儿在滨江路卖,十块钱一个,还卖了一千来块。从此再去大玩家老板就不卖我币了。

  “去大玩家?你忘了去年过年的时候,咱们被撵的事啊。”我开口道。

  饶妹儿停顿了几秒开口道“没事啦,都特么好几个月过去了,还记得咱们要么就是他太抠,要么就是要爱上咱们啦”

  听到这里我就笑了起来,也就答应了他,回病房和老头他们道别,我就回家了,毕竟几天没有洗澡了。

  次日一大早,我就想骂人了,打清早的一个陌生的电话打过来,我迷迷糊糊的接通了电话,通了更让我气愤的是,那边只是轻笑了一声就挂了,听声音好像是个女的,我就指定是哪个恶作剧呢,曾经就被玩过。

  刚放下手机十分钟,刚刚要睡着了,特么的又打电话过来了,我连谁都没看,接了电话就是一顿大骂“你特么有病啊,大清早的你倒是说话啊。”

  那边停顿了几声说道“我是不是拨打电话的方式不对啊,怎么大早上的你好像被狗日了一样,吃炸药啦”

  他一说话我才知道这是饶妹儿,我解释道“不好意思啊,刚刚不知道啊哪个神经病打电话也不说话,把你当成它了,你这么早打电话是有什么事吗?”

  饶妹儿一阵无奈的说道“疯子,你脑子是不是被驴屁股挤过啊,记性这么差了?咱们不是昨天就约好了去大玩家吗?”

  我拍拍头,这才想起来,我连忙挂了电话,起来收拾收拾。

  直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满意了才出门,打个的士来到了万达广场,饶妹儿此时在那里转来转去,见我下车来了便跑了过来说道“现在那里面人还不是太多,待会儿去吧,咋们先去吃碗杂酱面吧”

  7酷匠网唯2一正◇x版,其他"都X;是09盗IE版

  这真不是我吹,杂酱面绝对属于咱们这块儿的特产了。

  我们来到平湖区(这个我要解释一下,平湖是我们这个地方的简称,想必大家也知道山城是哪里。)最大的一家面馆,那真是人多的没谁了,吃饭就像在医院一样,还得拿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大白菜之乔枫说:

求追书啊,求挖掘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