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昊,听说你是孤儿,一个有娘生没娘养的孤儿,我还听说你的青梅竹马现在在武学系天才的怀里,夜夜笙歌,哈哈。”洛天龙看着台上淡然的韩昊,想起来之前考核的时候,他夺走自己第一的事情,出言讽刺道。

  “韩昊,敢战否……”

  战!

  韩昊不是没有傲气,而是最近的大起大落已将他身上的傲气磨成了傲骨。

  如今锋芒隐去,浑身朴实无华,可是却如同一柄绝世神剑,不出鞘则已,一旦出鞘,必将划出耀世血光,屠戮万里河山!

  “废话少说,下来受死!”听着洛天龙的话韩昊怒道,随着愤怒韩昊白衣飘凌,一头黑发如同狂龙一般在风中奔腾,浑身上下充满了疯狂的气息,如同寂灭万古的魔头。

  听到韩昊狂妄的话,洛天龙一步迈出登上擂台,他左手持青峰,右手捏法印,一开战便动用了他最强的招式,狂澜剑诀中的一式杀招。

  剑光连绵,划过长空,映照出一片璀璨神华,仿佛可以割裂天地,迅疾如风,侵略如火,狂暴的气息充斥在空中!

  韩昊神情一肃,手持弑天剑暗自开启法相,顿时,那连绵不绝的剑光在帝皇法相气息的压制下凝滞了,一丝破绽清晰的暴露出来。

  “九转化龙剑——狂蟒吞天!”强横的气势透体而出,韩昊星眸璀璨,英姿勃发,好似一条疯魔的巨蟒,又如一尊无上帝皇,睥睨天下,傲视群雄!

  “给我破!”一剑轰出,韩昊整个人都好像化为了一条张着血盆大口吞噬天地的巨蟒,奔袭着杀向了洛天龙!

  “轰!”一声巨响,巨蟒化为漫天剑光,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定格。所有人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大脑似乎已经停止了运转。

  “一招败敌,这怎么可能。”无数围观的弟子惊呼道。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竟然是法相,你怎么可能觉醒了法相。”相比较那些没有太多见识的弟子,洛天龙则是更加不可思议的惊呼道。

  正所谓,无知者无畏,那些普通弟子见识少,不知道法相是什么,所以没有太大的感触,只是对韩昊一招败敌感到惊讶,但见多识广的其他弟子则对于韩昊的法相更为惊讶。

  “既然如此……”韩昊嘴角轻轻扬起,道:“索性,便搅他个天翻地覆!”

  搅他个天翻地覆!一句话,张狂尽显!

  听着洛天龙的惊呼,韩昊已经知道自己刚才的冲动暴露了自己的法相,不知道以后会多出来多少麻烦,不过韩昊并不后悔辱他可以,但是不可以说他的父母,龙有逆鳞,触之必死,父母就是韩昊最大的逆鳞,敢说他父母的都要死。

  他黑发如墨,白衣似雪,他满脸怒容,好似发怒的帝皇,看着韩昊的怒容,所有人都有一种帝皇一怒,伏尸百万的恐怖情绪涌上心头。

  “你该死!”

  韩昊法相施展到极限,帝皇之相凌空,天空仿佛都灰暗了下来,无敌法相耀世而出,一只遮天蔽日的大手拿着一枚金灿灿的皇印,缓缓向前盖去,一印盖下,带着帝皇的怒意流转着一股盖世无敌的神威,仿佛无尽的世界都在大印之下破碎,万千的子民都将流血漂橹!

  尽管韩昊极力控制,也是有一部分力量波及到了场外,场外被波及到的观战弟子,练气六层以下皆吐了一口血,练气六层以上也被这股力量掀翻在地,余波尚且如此,被大印盖下的洛天龙此时已经化为了飞灰。

  观战的学员皆是目瞪口呆,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除了震撼,还是震撼。

  “天啊,那只遮天的大印是什么,光是余威就如此可怕!”

  “好强大!一招下去,洛天龙就灰飞烟灭了,这真是太可怕了!”

  “不可思议啊,韩昊竟然如此强大,还好我们没有和洛天龙一样讽刺他,不让……”之前和韩昊同一个擂台过的人暗自心惊道。

  不同于这些见识浅薄的学员,在那尊帝皇彻底在韩昊背后浮现时,仙学院导师和院长等人便是倒吸了一口凉气,齐刷刷的站了起来。

  好半晌,一群人才缓缓回过神来,脸上皆带着惊疑、震撼、不敢置信等神情。

  本来他们以为韩昊只是机缘巧合觉醒了一种类似于法相的伪法相,可是当韩昊全力施展法相他们都惊呆了,这种威严怎么可能是伪法相,哪怕是在真正的元神法相之中,能比得上韩昊的帝皇法相也可以说凤毛麟角了。

  “小子纳命来。”一位老者怒视着韩昊出手了。

  洛天龙可是他唯一的孙子,从小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一家人简直把洛天龙哄上了天,没一个敢动他孙子一根汗毛,可是没想到却死了了比武当中,怒火攻心的老者不顾以大欺小的名头,也不顾韩昊的天才身上,强行对韩昊出手,为孙子报仇。

  不过,老者刚刚出手,就被旁边众人拦住了。

  “老洛,韩昊看着我们仙学系的天才未来,你要干什么,不想在风雷学院混了是吧。”仙学系院长看着老者呵斥道。

  “老洛,你可要想清楚,韩昊现在可是仙学系最出色的天才,你不可能杀得了他的,你现在一旦真正动手,估计不光是你,就连你的家族也要受到牵连,三思而后行啊!”一位和老者关系比较好的导师劝阻道。

  听了,那位导师的话,老者本来被愤怒冲昏了的大脑也冷静了下来,先别说其他的,就现在的情况有那么多人要保韩昊,他能不能杀的了就是一个大问题,更别说身为导师击杀学员之后,学院的报复了。

  不过即便如此,老者也没有放弃杀韩昊的心,只是在心中谋划一个阴毒的计划,只要计划成功,韩昊必死无疑,再加上没有把柄,这样就不会有人为了一个陨落的天才专门找他的事,想了想老者暂时压制下心中的怒火,放弃了出手的念头。

  酷B匠Z网永久^)免}…费v看小¤●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