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觉醒法相时,上苍异象越多,代表着要觉醒的法相越强,现在已经是两种了,最高的无敌法相觉醒时,会出现三种异象,难不成还会浮现一种异象?”魔眸中闪烁着震惊之色。

按照常理来讲,一最起码要到元神期才有觉醒法相的可能,韩昊以炼气期的修为便能觉醒法相,已是证明他出类拔萃,这种情况上万年也不见得能出现一次。

所以他认为,韩昊最多也就是觉醒最低级的法相。可没想到,居然涌出了两种上苍异象,而且看这态势,想必还会有第三种异象浮现。

果然,就在魔万分期待时,那自韩昊体内涌出的无尽金光,忽然变化成赤橙黄绿青蓝紫等七种颜色,绚烂的光芒相互交织,彼此融合,渐渐凝聚成一片迷离的光晕,在凌仙的头顶上,组成一个伞状的七彩冠盖,五光十色,绚烂如虹。

仙运华盖!第三种上苍异象耀世而出,遮天蔽日,连绵三万里!

“呼……第三种异象。”魔望着那连绵不绝的仙云华盖,被震撼的默默无语,良久才感慨道:“这小子可真生猛,在炼气期便可以觉醒出无敌法相,真是不可思议,至尊之血果然不得了。”

三种上苍异象在半空中闪耀着神秘的光辉,一个比一个绚丽,一个比一个神奇,代表着一种无敌法相即将出世,代表着韩昊的天赋冠绝寰宇!

好在他此时身处于万魔图中,没有被外界看到这三种足矣震惊天下的异象,要不然,恐怕整个东秦王朝都将陷入一片混乱之中,被韩昊做出的壮举所震撼!

头顶的天空忽然变得一片漆黑,无穷无尽的星辰升上夜一个类似昏迷的状态,犹如千军万马一般的轰隆声从天空传来,头顶的天空忽然变得一片漆黑,无穷无尽的星辰升上夜空,流转着道道星辉,壮丽而又神秘。一只金灿灿的大手自他背后浮现,纵横八千丈,绵延九万里,仿佛足矣将苍天一手遮住,滔天神威弥漫开来,那广阔无垠的星空被巨手阻挡,整片天穹都暗淡下来,没有一丝光亮。

山河崩碎,星辰破裂,那只巨手神威赫赫,好似一位远古天尊的大手,上可破九天,下能碎黄泉,流动着一股盖世无敌的气息,直冲霄汉,撼动八荒!只手遮天穹!

“居然是第四种上苍异像,而且还是传说中的

的只手遮天穹,了不得啊。”魔赞了一句。

“轰!”一道恐怖至极的气息传出,宛若惊涛骇浪席卷着高天,四种上苍异象顿时消散,万魔图内的小世界也开始战栗不安。古树折断,巨石崩毁,小世界里的一切都摇摇欲坠,已经到了支离破碎的边缘。

“定!”魔手捏法印,一声高喝,将小世界里的草木山石定住,不为那道恐怖的气息所毁。他看着双眸紧闭的凌仙,愈发期待起来:“还未真正出世,便有如此神威,不知道是哪一种无敌法相。”

韩昊盘膝而坐,他现在处于一个类似昏迷的状态,根本不知道外界所发生的一切,是那种将要觉醒的法相在控制着他。

千呼万唤始出来,他的体内传出亿万生灵的呼喊,虚无的黑暗之中,隐约间出现一株巨大的青色莲花,成三十六品,包裹着一只瑰丽的王座,无数混沌气流围绕着转动,那莲花就是混沌青莲。

王座之上已经清晰可见一尊帝皇端坐于王座之上。帝皇怒目而视,瞳孔之内星辰浮现,阴阳流转,大道翻滚,让人不敢轻易直视。

  酷g1匠!网2'永…久免&J费看(G小%说

之前的种种异像皆回归帝皇身边,地涌金莲为帝皇铺路,仙云华盖化为帝皇的车骑,九龙拉车载着这尊帝皇,遮盖天穹的大手为帝皇开路。

帝皇前行,万民臣服,那股无敌威势,肆虐着整个小世界,足足过了半晌,帝皇方才散去,韩昊缓缓睁开了双眸,入眼之处,满目疮痍。

“师尊,发生了什么?这难道都是我破坏的?”

韩昊茫然四顾,完全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只记得最开始体内涌出无尽金光,之后的四种上苍异象,与无上法相这些事,他一点也不知道。

魔哈哈大笑,一挥袖袍,小世界顿时恢复如初,他看着茫然无措的韩昊,将方才所发生的事,娓娓道来。

听完魔的话,韩昊目瞪口呆,良久才回过神来,自语道:“原来如此,难怪我感觉身体里似乎多了一种神奇的力量。”

“那就是你的奇异法相的力量。”魔捋了捋胡须,笑眯眯的说道:“为师都有点嫉妒你小子了,在炼气期便能够觉醒无上法相,就算谈不上空前绝后,那也称得上是凤毛麟角,自古以来,也只有屈指可数的两三位大能才完成了这项壮举。”

“师尊过誉了。”韩昊面色微红,被魔夸赞的有几分不好意思,不过更多的却是一种骄傲。

以炼气五层的修为,便觉醒了前无仅有至强法相,放眼天下,纵观古今,有几人能够做到?!而他不仅做到了,还开启了至强天赋万物归魔,这得多高的天资才能做到!毫不客气的说,一旦体内的至尊古血全面苏醒,韩昊的天资将高到一个旷古绝今的地步,未来的成就不可限量!

魔摇摇头,笑道:“一点也不为过,这是你的天赋,不过你觉醒的法相有点奇怪,感觉很熟悉,但从来没有在世上出现过,不过无疑这绝对是最强法相,除了皇这个世上还没有人觉醒法相的时候出现过第四种异像。”

魔微微一笑,鼓励道:“加油吧,你体内的至尊之血已经能够自主破阵,只是碍于你的修为还太低,等到你强大起来,有我帮助破除另外七座神阵,不难。”

“我会的。”韩昊点点头。

“不过千万要切记,一定要戒骄戒躁,不可因你天资无双便不思进取,虚度年华。为师这一生,见过太多的惊采绝艳之辈,但是大多都无法坚定一颗向道之心,为修仙界的各种诱惑所扰,最终如便烟花一般消逝。”魔神情严肃。

“师尊放心,弟子一定不会迷失方向。”韩昊沉声道。对这一点,他可以保证,曾经的他,无比渴望修行,如今好不容易才踏上修行路,他自然会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何况,他的梦想在那万丈云端,怎么会轻易迷失?

“不错,孺子可教也。”魔很满意韩昊的度,道:“好了,你继续修炼吧,为师要休养了,没办法,我现在是灵魂体,很虚弱,要靠沉眠来补充魂力。”

说完,他一闪身,化作一道流光,进入万魔图深处继续沉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