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姓老师说了好一会后,便停了下来,拿起旁边的水杯,准备喝点水润润喉。但当他拿起水杯的瞬间,居然发现李向阳正两眼呆愣,盯着面前的草稿纸。很显然,李向阳发呆了。

看着发呆的李向阳,李姓老师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如果不是李向阳是王伟带来的人,他可能就直接拍桌子撵人了。

深吸了一口凉气,将心中的怒火压下之后,才轻声说道:“向阳啊!你听懂了吗?”

声音虽然很轻,但任谁听了,也不会从中感觉出柔和的韵味,反而是会感觉出一股咬牙切齿的味道来。

李姓老师的话,终于让李向阳回过神来,而回过神后,李向阳并没有立刻回答李姓老师的话,而是快速的抓过数学书,开始将自己先前所看到的一切与课本上的定理对照起来。

好一会,李向阳才轻叹了一口气,因为他居然发现,按着自己先前所看到呃那名老人的推算思维来推算的话,所得到的结论会远远超越此时课本上所记载的这条定理。

“怎么不说话啊!”

李姓老师再一次开口道,而在他的脸上,则是已经带上了一丝冷笑。

如果有了解李姓老师的人在此的话,便会知道,李姓老师此时已经离爆发不远了。

“李老师,这条定理下面是不是还有啊!”

李向阳皱着眉头,轻声说道。

听到李向阳的话,李姓老师的脸更加的冷了。他怎么也没想到,李向阳在一条定理都没搞懂的情况下,居然就想着别的。

要知道做学问最忌讳的便是贪多了,而以李向阳的基础,则是更加忌讳贪多了。

这一刻,他给李向阳的评价便是朽木都不如,至于为什么不是朽木,那是因为他觉得朽木至少还能长几片木耳,可李向阳这种木头,已经连长木耳的能力都没有了。

李向阳与李姓老师的对话声虽然小,但还是引起了旁边的白姓老师和王伟的注意。

“嗯。”

虽然肺都快被李向阳气炸了,但李姓老师还是继续压着内心的火气,轻声答道。

李姓老师之所以这样做,并不是因为他的养气功夫有多好,而是他想知道,李向阳究竟想要干什么?

听到李姓老师的承认,李向阳不由得小声的嘀咕了一句道:“怪不得推导下来总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

李向阳的声音虽然很轻,但还是被一直注意着他反应的李姓老师听到了。

“既然你说推导起来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那你推导一遍我看看,说不定我可以给你指点呢!”

李姓老师再一次深吸了一口凉气,压下心中那距离爆发不远的怒火,继续说道。

“好的。”

  《看@s正{X版I章/节})上n酷E匠ab网

李向阳说完,便拿起办公桌上的中性笔,开始在草稿纸上写起了推导过程来。

李向阳不知道自己所看到的东西为什么会深深的刻在脑海深处,仿佛就是他的东西一般。

看着李向阳的动作,李姓老师的眼中不由得闪过了一丝意外之色,但那丝意外之色,只是瞬间,便被怒意给取代了。

你就给我装吧!如果你承认自己刚才发呆,我或许还会原谅你,但既然你不知悔改,那就别怪我了。李姓老师看着奋笔疾书的李向阳,不由得在心里恶狠狠的想到。

李向阳并不知道自己的行为,让李姓老师更加的愤怒,而是以自己最快的书写速度,书写起推导过程来。

李姓老师刚开始还以为李向阳是在装模作样,但随着李向阳在草稿纸上写的东西越来越多,他也有点开始怀疑起李向阳是不是真的是在书写推导过程来。

因为这丝怀疑,让他将目光投向了李向阳所书写的内容。

随着不断观看,李姓老师的脸上的冷笑渐渐的收了起来,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脸的惊讶。

没错,就是惊讶,因为他居然发现,按着李向阳的推导过程,最终确实能推导出自己先前所说的那条定理来。

这一刻,李姓老师不由得在心里暗想道:“难道他刚才说意犹未尽的话是真的不成。”

李姓老师表情的变化,自然被白姓老师和王伟注意到了。

这一刻,他们不由得在想,李姓老师到底在李向阳所写的东西里,看到什么了,为什么会如此的惊讶。

因为想知道,所以他们都不约而同的停下了手中的工作,轻手轻脚的的向着李姓老师的办公桌。

对于王伟与白姓老师的动作,李姓直接无视,因为他此时最想知道的,是李向阳接下来的推导步骤。

至于李向阳,那就更不可能发现他们的动作了,因为他现在正一心一意的书写着推导过程呢!

王伟与白姓老师来到李姓老师的办公桌旁,并没说话,而是快速的浏览起那份能让李姓老师表情发生变化的东西来。

随着不断的浏览,二人的脸上也露出惊讶之色。因为他们发现,李向阳所书写的推导过程,虽然简单,但每一步都异常的严谨,都是一环紧扣着一环,缺了哪一环,下一环节都会不成立。

这一刻,在白姓老师脑海深处,不由得闪过一丝念头,那便是这推导过程,真的是一个初中生写的吗?

而此时在王伟的脑海中,则是不断的闪现着一个念头,那便是“这还是那个在自己课上睡了三年的学生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