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伟给李姓老师的眼神,自然没有逃脱李向阳的眼睛。

这一刻,李向阳不由得在心里想道:“王大老师啊!我没得罪你吧!用犯得着这样给小子我拉仇恨吗?”

王伟并不知道李向阳此时的内心所想,不然一定会在李向阳的头上狠狠的来上一下,随后愤怒的说上一句“小子,不带你这么玩的,你都在我课上睡了三年了,居然还好意思和我说你没得罪我?”

李姓老师在收到王伟的目光后,内心不由得一愣,随后便在心里计较起来。

首先,那便是测测李向阳是否真如王伟所说,有那么高的悟性。其次,便是让王伟出丑,让他知道,牛不是这么吹的,逼不是这样装的。

而要打王伟的脸,自然得从李向阳这里入手了,谁让李向阳是王伟装逼的前提呢!

李向阳并不知道,王伟的一个眼神,不但给他拉了仇恨,而且还是一个大仇恨,以至于接下来的日子,让他连睡觉的时候,脑袋里飞的都是数字与未知数。

在李姓老师在心里不断计划着怎么打王伟的脸时,李向阳则是感觉自己周围的气温正在快速的下降着,哪怕是他这个将武道练至淬体境九重,已经不惧寒暑的人,此刻也感受到了一股冷意。

“李向阳是吧!既然补课,自然得从基础补起了,而我听王伟老师说,你的基础基本为零,所以我决定,给你从基本的定理补起。”

好一会,李姓老师才开口道。

这一刻,在李姓老师的脸上,虽然带着微笑,但他的声音,却异常的严肃,让人听了,总有种回到了课堂的感觉。

在李姓老师旁边的白姓老师在听到李姓老师的话后,不由得点了点头,因为他也是上数学的,自然知道定理在解题时,有多么的重要。

“那麻烦李老师了。”

  j更9o新0I最w快+上`酷“匠}网5

李向阳朝李姓老师恭敬呃说道。

“没什么麻烦的,作为一个老师,传播知识是我的本职工作。”李姓老师轻声说完,变从办公桌的抽屉里,翻出了一本初一上册的数学书来,并再次开口道:“好了,我们开始吧!”

听到李姓老师的话,李向阳连忙点了点头,并走到了李姓老师的办公桌前。

靠近了办公桌,李向阳才发现,在李姓老师的办公桌上,居然放着一本草稿纸和一支中性笔。

虽然李姓老师没说,但李向阳知道,这一定是为自己准备的。至于他为什么会知道,那是因为此时在李姓老师的身前,除了数学课本外,同样放着一本草稿纸与中性笔。

这一刻,李向阳不由得感谢起王伟来。如果不是王伟的话,他也不可能得到这种一对一的辅导。

李姓老师翻来数学书的第一页,便指着上面的定理,给李向阳解释起来。

李姓老师的话,不深奥,甚至很简单,但却每一句话都切合定理的本质。

如果说书上的定理是总式的话,那李姓老师的话,便是构成这个总式的分式。所以李向阳听起来不但没有感觉到累,反而是越听越精神。

一旁的王伟在看到李向阳认真的听讲时,不由得愣了愣,因为他发现李向阳居然只是听,并没有像昨天那样,提出自己的见解来。

难道昨天他的做法,只是为了引起我的注意不成,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岂不是被他坑了。

这一刻,王伟不由得在心里不断的想到,而他那准备写复习计划的手,也在这一刻,停在了半空。

以想法多多的王伟相比,姓白的那名老师就要轻松得多了。

首先,他只负责给李向阳复习初二的知识罢了。

其次,那便是他只要知道李向阳是否认真听讲就可以了,并不用纠结李向阳是不是提出见解。

听着李姓老师的讲解,李向阳的心开始变得愈发的平静起来,而他的思维,也开始变得越来越活跃。

随着思维越来越活跃,李向阳居然发现自己到了一个办公室内,而在那个办公室里,除了一堆堆用过的草稿纸之外,便只剩下一个头发发白的老人正在办公桌上奋笔疾书着。

走进一看,李向阳才发现,那老人在纸上所写的,居然是李姓老师给他说的那条定理的推倒过程,而且每一步,都是那么的清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