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铃铃……叮铃铃……”

一阵尖锐的下课铃声自一片山坳中传出来。

在那山坳之中,便是阴山镇的太平村所在,至于那尖锐的下课铃声,自然是从位于太平村内的太平中学传出来的了。

太平中学,一所普通的中学,但却是太平村方圆十数里内唯一的一所中学。所以它虽然普通,但也算得上是这方圆十数里内的一所名校。

此时,在太平中学初三二班的教室里,一个胖子正拉着一个皮肤略黑,身材健硕的男孩子向着教室外走去。

“小胖啊!这么急着去干嘛?反正李扒皮一时半会也去不了。”

被胖子拉着的男孩挣脱胖子那肥胖的手,轻身说道。

“向阳啊!我们还是小心一点吧!上次我爸来开完家长会,回去差点将我打死。”胖子仿佛记起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身子不由得颤抖了一下。

被胖子拉住的男孩叫李向阳,今年十五岁,是离太平村不远的李家沟人,乃是一个留守儿童。

家里除了他和爷爷两人外,便没人了。至于他的父母,则是打他记事起,便没有见过。要不是每个月都能收到一份来自父母的生活费,他可能都要把父母这个词给忘却了。

虽然他的名字里带着向阳二字,但他却一点也没有向阳的活力,反而是异常的宅。

至于胖子,则是叫做李胜誉,是李向阳在太平中学唯一的哥们。

而李向阳嘴里的李扒皮,则是指太平中学的校长李青云。至于为什么会给李青云取这样一个绰号,那是因为李青云对于他们这群初三党管的实在是太严了,每一次逮到犯错的他们,都会扒了他们的一层皮,故而有此绰号。

李向阳二人拉拉扯扯的下了楼梯,并向着操场上自己班级所在地走去。

因为是早上十点,天空的太阳并没有中午时那样热,但也差不了多少,所以众学子在操场上站了一会后,便开始吐槽起来。

“咳咳。”

正当众人抱怨不已的时候,一阵咳嗽声自教学楼上的喇叭中传来。而听着喇叭中传出的咳嗽声,操场上众学子立马便闭上了嘴。

在咳嗽声响起后不久,一个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中年男子便出现在了教学楼的二楼。

“李扒皮想干嘛啊!”

看到中年男子的瞬间,李向阳不由的小声嘀咕道。

没错,出现在教学楼二楼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太平中学的校长,有着李扒皮之称的李青云。

李青云站在楼上,先是用他那充满威严的目光将台下众学生扫了一遍后,才开口道:“初三的同学们,还有一个月就要中考了,所以经教务处开会决定,从今以后,你们的晚自习加一节。”

听着李青云的话,台下众初三的学生不由得懵了,什么情况,加一节晚自习,这不是要人命吗?要知道现在自己等人都已经是睡得比狗晚,起得比鸡早了。

对于众初三学生内心的想法,李青云并没有去管,因为他知道,自己学校要想出名,便得采用高压政策,而加晚自习,便是加压的一种。

李青云在楼上说了好一会后,便让众学生解散了。

“向阳,看来这李扒皮是想再扒下我们的一层皮啊!”

李胜誉拉过李向阳,一脸愤慨的道。

“小胖啊!扒一层皮是扒,扒两层也是扒,淡定点吧!再坚持一个月,我们就自由了。”

李向阳拍了拍李胜誉的肩膀道。

“好吧!”

李胜誉无奈的说道,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和李向阳成为好朋友,毕竟二人的性格差异实在是太大了。

他是活泼开朗阳光,而李向阳呢!说好听点是内向,说不好听点,便是宅。

  )看UP正版~章K◇节上酷l匠me网。J

接下来的两节课,李向阳并没有因为加晚自习的事情而烦恼,而是异常淡定的扒在桌子上,呼呼大睡。而对于呼呼大睡的李向阳,任课老师也只能无奈了。

不是他们没有责任心,而是他们的责任心已经被李向阳在这三年里,给消磨干净了。

“叮铃铃……”

在一阵尖锐的下课铃声中,李向阳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并快速的收好书本,揉着眼睛,向着教室外面行去。

“不愧是睡仙,这时间把握得太准了。”他旁边的李胜誉看着李向阳一步步走出教室,一脸钦佩的道。

“哎,多好的孩子啊!就这样废了。”上课的老师看着走出教室的李向阳,不由得摇了摇头道。

在太平村去往李家沟的中途,要经过一片松树林。对于那片松树林是什么时候出现的,李向阳并不知道,但他却知道一点,那便是那片松树林如今属于阴山镇的重点保护对象。

走在松树林的小路上,李向阳不由得吹起了愉快口哨,而他的口哨声,更是与松林内的鸟鸣声和在了一起,形成了一首愉快而不是自然的音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