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嘉文四世在昨天的擂台上出尽了风头,但仅靠这样就赢得军队的支持是不可能的,战场不是个人英雄主义,还需要强大的临场应变能力和全面的统筹能力。于是在盖伦的安排下,一场模拟演兵即将开始。

  由嘉文四世带领1000名士兵,攻击盖伦带领的1000名守城战士,时间为5小时,若在规定时间内嘉文四世的德邦战旗插在盖伦的营帐内则判定嘉文四世胜利,反之则盖伦胜利。

  嘉文四世带领的1000士兵虽然心里不服嘉文四世,但因为盖伦平日里军令高于一切的要求,这1000士兵会绝对服从嘉文四世的命令,嘉文四世的副官是凯文,当初嘉文四世带走的12人之一,而盖伦的副官则是龙族的混血希瓦娜。

  “全队听令,拔刀!”换上一身铠甲的嘉文四世不怒自威,金黄色的战凯昭示着皇子的队伍必将成为胜利之师。

  望着远处闪耀的高大身影,盖伦笑了笑,嘉文,该给我看看你离开的这段时间到底成长了多少了。

  “希瓦娜!全城戒备。”

  “是的。”希瓦娜是嘉文光盾(嘉文三世)收留的半龙半人的混血战士,她既拥有着龙族强大的力量和特殊的龙威,也拥有着人类的智慧和沉着冷静。

  “烈焰吐息!”一道龙息冲天而起。只听喀啦一声,一千人整齐的拔刀,一股德玛西亚战士特有的气势升腾而起。

  远处的嘉文四世也不甘示弱,“出击!”随着嘉文四世的一声令下,所有的士兵开始向盖伦的模拟城池缓慢的推进开来。

  一步,两步。每一步都是心理和气势上的较量,若是没有过专业训练的战士,见到如此阵仗,肯定是吓得屎尿齐流了。

  “先锋营,冲锋!”嘉文沉声命令道。

  “冲啊。”200名手持盾牌的重甲的战士迅速向前推进着,盖伦的弓箭手射出的弩箭锵锵的砸到盾牌上,却没有撼动这批勇往直前的超级战士。

  在这批盾甲战士的掩护下,150名轻骑兵迅速向城池靠近,时刻做着攻城准备,盖伦显然发现了这批盾战士掩护下的轻骑兵,冷哼了一声。

  游骑兵出击!盖伦的城池里冲出了一批手持长矛的游骑兵,他们在城门上的弓箭手的掩护下,迅速的冲向了盾甲战士身后的轻骑兵。

  变阵!就在这批游骑兵即将冲到盾甲战士的面前的时候,盾战士的一字阵型忽然不攻自破,盾牌阵忽然变成了一个不封闭的圆形,一直藏在盾甲战士身后的轻骑兵立刻加入了战场。

  虽然轻骑兵在战斗上略输于游骑兵,但在大批盾甲战士的掩护下,这批轻骑兵适时的加入堪称完美,再加上这批游骑兵陷入盾甲战士和轻骑兵组合的阵法中就彻底与盖伦和希瓦娜失去了联系,开始节节败退起来,更让他们绝望的是,他们没有了退路,远处的重骑兵正虎视眈眈,即使突围出去,无疑刚出虎穴又落火坑。

  开战不到半个小时,盖伦150名游骑兵全部被俘。

  整理过受伤的战士后,50名重骑兵代替了盾甲战士冲锋在了最前头,重骑兵虽然是攻城战中最强战力,但并不代表重骑兵越多越好,重骑兵的缺点也十分明显。

  重骑兵虽然在攻城战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但因为重骑兵迂回不灵活,临场调遣极其不方便,一旦陷入陷阱就难以突围。所以重骑兵一旦要少而精,并且切入战场的时机要十分精准。

  说话间重骑兵已经冲过重重火力,来到了城门前。

  枪骑兵出动!盖伦不愧是久经沙场的老将,小小的失利并没有影响到盖伦的决策。

  枪骑兵在一定程度上是十分克制重骑兵的,一时间重骑兵的攻势被延缓了下来。此时距离开战已经3个小时了,嘉文四世的队伍依然久攻不下。

  正在盖伦胜券在握的时候,军队后方忽然发生了一阵骚动,盖伦心中大叫不妙,凯文带领着嘉文四世一直未出动的300士兵从后面袭击了。

  在原本的策略中,盖伦的哨岗遍布在城池四周,但后来盖伦发现城池的后面地形完全不适合攻略城池,就撤去了城池后方的哨兵。

  这座模拟城池的后方是一座山脊,任何兵种都无法在这样的地形下进军,盖伦的撤兵不无道理。

  但盖伦不知道,在宏伟屏障里,到处都是这样的地形,嘉文四世拥有一种特殊的兵种,这个兵种拥有特制的战靴,在链甲上也有特制的勾链,能够在这种特殊的地形下平稳进军。

  这300人队伍的切入奠定了盖伦城池的败事,嘉文四世的里外夹击很快就让城门告破了。

  巷战开始了。

  盖伦剩下的士兵聚集在营帐外,只要再坚持一个小时,胜利依然属于他们。

  嘉文四世的军队依旧有条不紊的发动着进攻,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又丝毫的慌乱,一波又一波的进攻让盖伦逐渐招架不住起来,终于,在最后的十分钟,嘉文四世的德邦战旗插在了盖伦的营帐之下。

  虽然这一战输了,但盖伦脸上依然洋溢着笑意,他一直担心的事情终于解决了,当初那个让所有人头疼的任性皇子终于成熟了。

  嘉文四世给盖伦一个大大的拥抱,刚才在战场上的戾气一扫而空,经过这一战,所有士兵对嘉文四世的统帅能力有了新的认识,即使仍旧有少部分人不服,但嘉文四世基本上已经可以统帅这支德玛西亚最精锐的部队。

  “欧耶,兄弟你真棒!”古拉加斯摇晃着自己硕大的肚子,朝嘉文四世竖了竖大拇指。

  “古拉加斯你来了。”嘉文四世朝古拉加斯笑了笑。

  “我是来和你道别的,明天我就要去弗雷尔卓德了。”古拉加斯说道。

  “去弗雷尔卓德干什么?”嘉文四世疑惑的问道。

  “在弗雷尔卓德的嚎哭深渊里,有一块永不融化的坚冰,用它可以酿造出世界上最好喝的麦酒。”

  “嗯。”嘉文四世知道美酒是古拉加斯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所以并没有做出任何挽留。

  “等我酿造出瓦洛兰最美味的麦酒,就回来请你喝个痛快。”古拉加斯并没有离别时的伤感,拍了拍嘉文四世和盖伦的肩膀,笑着说道。

  、a酷匠网6`首H.发k、

  打烊前的最后一杯,欢乐时光开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