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必畏首畏尾了,无论这场决斗是输是赢,我都不会抓你回去了。”泰隆最先暴露出身形,以示尊重。“我还是那句话,一位强者决计不会做出欺师灭祖的蠢事。”

  亚索冷笑了一声,也将身形暴露出来。“抓不抓我这种蠢话,还是等你有实力打败我再说吧。”

  泰隆听后也不恼,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

  铮~如同许久未猎食的的野兽,亚索的剑刃发出了愉悦的锋鸣,席卷着疾风向前刺去。

  泰隆硬接了这一剑,不由得暗自叫苦,这次攻势并不只是简单的出剑,所蕴藏的如疾风暴雨般的暗劲狂虐的在泰隆的体内冲撞,一时间震的泰隆脸色发青,泰隆连忙身形一隐,遁入了暗影。

  亚索也不急于追击,从怀中掏出了一把尺八,自顾自的吹奏起来。

  待泰隆将体内的暗劲祛除,便进行了一次暗影突袭,目标直指正在吹奏尺八的亚索。

  悠扬的曲声给人以心旷神怡之感,就在泰隆即将刺到亚索之时,泰隆的大脑忽然停顿了一下。

  “哈塞给(艾欧尼亚语:面对疾风吧)!”一道疾风骤至,将泰隆卷向了天空。亚索闪现至泰隆面前,一道又一道风刃划向了泰隆。

  这些风刃只刺破了泰隆的衣服,亚索在报那天的恩。

  爱憎分明,恩怨分明的剑豪,孤独的行走在这个世界上。

  但这一切对泰隆来说比伤害他的身体更加屈辱。

  但不得不承认,亚索对于风刃的控制已经炉火纯青了。

  对于亚索,泰隆难以望其项背。但泰隆不会认输,他是一名刺客,对于暗杀术,他拥有绝对的信心。

  刺客强隐!泰隆的身形陡然消失。

  亚索兴奋的舔了舔嘴唇。“这次,我可不会手下留情了。”

  尺八乱神这种把戏亚索不会再用了,那是对决斗的不公。

  旋刃!泰隆的身形暴现在亚索身后,一把短刃直刺亚索的喉咙。

  亚索来不及闪避,只得让开要害。

  噗嗤,鲜血从亚索的右肩喷涌而出。

  同样,泰隆也没有淬毒。

  鲜血激起了亚索的战斗欲望,他的眼睛渐渐变得猩红。

  一击得手后,泰隆又隐去了身影。

  死一般的寂静……

  忽然,泰隆再一次暴起发难,这次的目标直指亚索后心。

  亚索的嘴角泛起了一抹笑意。

  狂风绝息斩!亚索的剑忽然改变了方向,向身后袭去。

  暴戾的剑气侵袭,泰隆觉得自己正处于暴风眼之中,而且这个暴风眼正在急剧收缩。

  撕裂般的疼痛,从身体各处传来。

  “无罪之人,方可安睡。”

  疾风剑道·审判风语

  这一次居然刺空了!

  亚索眼中流露出狐疑的神色,刚刚泰隆明明被自己困在了暴风阵当中,怎么会忽然消失了?

  忽然,亚索心中大叫不妙。

  泰隆是个刺客。

  原来泰隆硬是在吃满了狂风绝息斩和审判风语的伤害后忍着剧痛在风刃未完全褪去之时陷入了强隐。

  噗嗤,一柄短刃刺入了后心。

  踏前斩!然而亚索是在死亡的威胁中成长起来的,这种伤害还不至于让他放弃,泰隆在刺中亚索时也暴露了自己的身形,在刺中亚索的同时他自己也吃了亚索的一剑,当然这次攻击是相当赚的。

  两个人的身上都增添了无数剑伤,此时如果有人,看见两个浑身是血的身在互搏,肯定会吓得晕过去。

  这一仗,两个人都没有从对方处讨到便宜。

  风怒·向死枉生

  在开启这种对自身损害极大的状态后,亚索的每一次攻势都将造成之前两倍以上的伤害。

  终于,在亚索不顾身体透支使用了两次狂风绝息斩之后,泰隆完全失去了战斗能力。

  “哈……哈……”亚索也大口的喘息着。

  泰隆强忍着剧痛扔给亚索一个小瓶。

  “这是……疗伤药,拿去……治疗吧,这一仗,我……输了。”泰隆是个坦荡的人,没有一丝被雷恩加尔灭队时的颓废,这一仗,打的痛快!

  亚索没有拒绝泰隆的好意,接过药瓶后步履蹒跚的向前方走去。

  人生有两件事不可忘记,宿醉,还有我的剑。

  这个孤独剑客的流浪之路还在继续……

  卡特琳娜看着死狗一样趴在地上的泰隆,心疼不已,却仍是用脚踢了踢他,“这下打爽了?”自然,这一脚是没有任何力道的。

  “哈哈哈,痛快。”泰隆发出了爽朗的笑声。“总有一天,我会亲手打败你,亚索。”

  至于泰隆能否再和亚索见面,都是后话。

  泰隆小队再次失败而归。

  卡特琳娜封锁了这次的消息。

  EZ更nY新最T》快上酷匠bk网@

  不久,艾欧尼亚的驻军撤回了。

  泰隆一直在寻找着亚索,想替他治疗,但久未寻得。

  祖安城的一处……

  永恒痛苦的作品。

  酸蚀猎手摧毁了一个实验室。

  首领之傲,厄加特。

  他又回来了!

  在他身后,机械先驱――维克托。

  曾经被诺克萨斯驱逐的耻辱,这次终于可以被洗刷了。

  更加讽刺的是,厄加特的身体里,还有着斯坦维克的零件。

  你拿走我的技术,现在就用你的生命来偿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