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耀存于心,而非留于行。”一个摇晃的身影独自行走在诺克萨斯小镇的路上,连日的奔波已经让他疲惫不堪,也唯有宿醉,能让他暂时忘记流亡之苦。

  折翼之舞!

  远处传来了打斗的声音。此时亚索的酒也醒了一半,他本想径自离开,却被一道碧绿的风刃所吸引,这次的风刃和当日长老身上的伤口惊人的吻合。

  又一把疾风之剑!亚索无端蒙受的屈辱与被迫流放的愤懑同时涌上心头,他心念一动,踏风而至,却不由得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这把疾风之刃的主人,竟然是一位女子。

  从亚索跟随长老学习疾风剑术时,长老就不停吿诫亚索不要将疾风剑术传授给女人,这倒并不是长老重男轻女,而且因为疾风剑术所用的罡风属于阳刚之力,所用女子的阴柔之力去修炼,非但不会有明显效果,反而会因为罡力对冲而大幅度减少寿命。

  而眼前这位银发女子,非但没有被罡风所创,反而量这股猛烈罡风添加到自己的三段斩中,形成不同于正常蓝色风刃的碧绿色风刃,就威力而言,这种风刃绝不输于亚索的狂风绝息斩。

  亚索的贸然加入显然让对战双方皆是一惊,一方是那位善使疾风剑术的银发女子,另一方则是亚索所不知道的某个组织的四名成员,而且这四名成员都有着不俗的实力。

  “不知这位英雄是哪方巨擘,我等只是奉命执行任务,望英雄不要插手,他日我等必有重谢。”一位看似团队首领打量了亚索一会,觉得此人绝不是他们所能招惹的,便出言请求道。

  “各位实力不俗,欺负一位弱女子岂不是不符和道义?”亚索绝不会让这四个人将这个银发女子捉走,他的荣誉与清白还需要这位银发女子来证明。

  “那么你是铁了心要和我们做对了?”那位首领心中一寒,但仍是没有退意,他们执行行动之前都是签过军令状的,若是任务失败被杀还好,但如果做了逃兵,组织会将他们的亲人尽数击杀。

  “出招吧。”亚索的剑铮然飞出,悬停在他面前,银发女子对他歉然一笑,和亚索并肩站在一起。“我叫瑞文。”

  其余四人互相使了个眼色,各自将手中的武器掷向天空,这四柄不同的武器在空中绽放了不同的光芒,奥义秘术!!

  牺牲奥义·四神血祭

  牺牲奥义·绝望原力

  这是这个小分队最后的杀招,这场战斗无论胜利与否,他们都无法再进行决斗,几十年的修炼毁于一旦,沦为一个普通人。

  这场战斗,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这是一位上古时期的一位兽灵行者留下的一次性卷轴,一旦开启,位于四神阵中的四位武士将会以自身修为做为祭品,分别获得虎,熊,龟,凤四中兽神的传承,令战斗力暂时性的获得爆发性提高。

  凤最先袭击,飞速掠至亚索身前,一股灼热的气息袭来,凤抬手就是一剑,亚索不敢怠慢,忙抬手格挡,砰的一声,疾风与业火的碰撞,发出了剧烈的空气振动,竟是险些撕裂了空间。

  {最')新章节上酷#匠=网C

  与此同时,熊也扑向了瑞文,瑞文提起她的符文之刃,向熊发起了一次快速冲刺,熊扑了一个空,懊恼的转身,在这期间却被灵巧的瑞文砍了数刀,但是因为贪图多一次攻击,瑞文一个不留神被熊拍中了后心,向后倒飞出去。

  一时间双方竟是战成了均势。

  “别看热闹了,过来帮忙。”熊大吼一声,龟和虎连忙加入了战斗。

  虎和龟的加入一下子给瑞文和亚索增添了不少的压力,就连一开始略占上风的亚索也开始节节败退起来。

  疾风知劲草!

  亚索一剑挑开虎的突袭之刃,接着未化解的剑劲直刺凤的眉心,凤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哀嚎,跌坐在地上。

   “哈塞给!”亚索大吼一声,眼中闪过了一抹厉色,挺剑便刺,席卷着猛烈的剑气,一道旋风骤至,竟将凤撕成了碎片,化作了满天的血雨。

  凤的阵亡给其余三人带来了莫大的压力,在他们眼中,亚索俨然成为了一尊杀神,为杀戮而生,因杀戮而亡。

  瑞文这边的形势却不容乐观,在熊和龟的夹击下已是伤痕累累,她的剑罡在二人厚重的铠甲面前并不能有所收效,而熊巨大的臂力却令瑞文苦不堪言。

  瑞文一剑劈在龟厚重的铠甲上,竟是被龟反制了起来,随着熊又一全力的一锤,瑞文重重的摔向地面。

  如若这一次瑞文摔向地面,定然会因为剧烈的震击而失去战斗力,到时瑞文就会任人宰割了。

  瑞文痛苦而绝望的闭上了双眼。

  一阵轻柔的触感从后心传来,没有想象当中撕心裂肺的疼痛,瑞文疑惑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被亚索搂在了怀里,不由得心跳加速起来。

  这是瑞文第一次被人抱在怀里,从她儿时加入诺克萨斯军队以来,师傅,上司都旨在把她培养成战争机器,不给她任何表达情感或接受情感的机会,这次被亚索拥在怀里,一种莫名的情愫从心底萌芽。

  灭亡之路,短的超乎你的想象。

  亚索向前发出猛烈的斩击,竟然穿过了龟厚重的护甲,顿时鲜血直流,此刻如同杀神般的亚索,竟然以一敌三而不落下风。

  “啊!”虎进行了一次偷袭却被亚索发现反被亚索斩下了右臂。

  瑞文在亚索的协助下击杀了熊。

  龟被疾风剑术命中纵然护甲极高仍是被蹂躏至死。

  亚索眼中的一抹腥红褪去。

  夕阳落下,一地狼藉,激战过后,满城萧索。

  “亚索,谢谢你。”瑞文踱至亚索身边,眼中流露出从未走过的温柔。

  “艾欧尼亚了尘长老的死,和你有关么?”

  瑞文愣在了原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