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少年

  “虚无缥缈难得情,苍苍茫茫悔终身。”白胡子老者盘坐在席子上喃喃道。“虚无缥缈难得情,苍苍茫茫悔终身。”在下面的10人也是立刻学了起来。

  ‘c酷7●匠b网永B|久V免!费看、小%说z

  “你为何不进来?”老者抬起眼皮问道。“嘿!这一点也不好玩!”一名少年跳进来,垂头丧气。“好玩?”老者摸着胡须问道:“你可知你身在何处?面前之人又是谁?”

  少年看了老者一会儿才道:“知道知道!你是管事儿的!这里是一群木头呆的地方!”

  “放肆!你这顽童!说谁是木头!”一白衣青年站起身,喝道。“不可无礼!”老者按了下他的肩膀道:“为何说这里是木头所呆的地方?”

  “这里整天只会念叨一些奇怪的话,除此之外,除了日常所需,我看你们也没干什么!”

  “这难道就是木头了吗?”老者问道。

  “怎的不是?人活在世上,不就是为了享受吗?整天呆在这儿,还不闷死!”少年挠头道。

  “哈哈哈哈!有趣的娃儿,你可愿拜我为师?”老者大笑道。

  “拜你为师?难道要像他们一样?不干不干!我可不想整天念叨一些自己都听不懂的东西!”少年摆摆手道。

  “哈哈!那你来我这儿有何事?”

  “我来这里当然是为了学会传说中的不死术!”

  “天下没有不死之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你且回去吧!”

  “天意?如果我不想听从这所谓的天意呢?”

  “哈哈哈哈!”堂内一阵哄堂大笑,不听从天意,多么幼稚?老者拂了拂胡须道:“这世间怎会有不听天而行之人。”

  “可是父亲告诉过我,自己的命运由自己来主宰!”少年有些心急。

  “你叫什么名字?”老者淡淡道。

  “晓空空!”少年道。

  老者走上前去,拿起手中的白鹅扇便是在晓空空的脸上敲了一下,晓空空只感到一阵眩晕,便已是什么都不知道。

  黑色的潭水边,一中年人正端坐在一个石椅上。“爸爸!”少年兴奋极了,17年未见爸爸,自己早已心灰意冷了,如今再次见到,何不是高兴坏了。

  中年人朝他看了一眼,也是笑了。“轰!”一阵天雷便是劈在了两人的中间,“大胆凡人!敢私自触碰封印!”一阵天雷般的声音顿时传入少年的耳内,他抱成一团,全身蜷缩在一起,嘴里还在嘀咕道:“不要不要,爸爸,爸爸,爸爸,别走!”

  “呼!”晓空空喘着粗气,心中有些发慌,看向周围洁白的墙壁,自己这是在哪儿?

  “醒了?”温和苍老的声音传来,一位白胡子老者缓缓问道。晓空空看着他,良久:“你肯教我?”

  “我可没说。”

  “但我能感受到。”

  “这么肯定?”

  “嗯!”晓空空点点头道。

  老者一拂袖,便已是到了外面,白色的月光照射在青绿的草地上,清冷的微风拂过晓空空的脸庞,他感觉到了一股温馨的感觉。

  “你且记住,接下来我会教你通灵。”

  “那是什么?”

  “万物皆有灵,通万物之灵才能说是刚刚入门。”

  “哦……”晓空空似懂非懂的挠挠头。

  “好,你可要听好了!释迦牟尼佛在菩提树下夜睹明星觉悟成佛,他说的第一句话是:“奇哉,奇哉,奇哉,一切众生,个个具有如来智慧德相,只因妄想执着,不能证得,若离妄想,则无师智,自然智,一切显现。'一草一木是灵,一山一水是灵,只有通灵才能修成大道!”

  晓空空盘膝倾听,他感觉到似有非有,那一缕飘然的气息,似远似近,无法触摸到。

  他看到了自己的周围有着无数的绿色,无数的光芒,他感觉到自己被绿色所笼罩,无比的惬意。

  他睁开心中的眼睛,看到了非常非常遥远的地方,遥远到超过命运,超过时间。

  他看到了自己,在那场暴雨中,自己显得是如此的渺小,宛如大海中即将被吞没的船只。

  他看到一缕金光,忽然,他感到了绝望。

  时过境迁,已是5年后了,一个身穿虎皮大衣的俊逸少年,背着一张巨大的木弓,他从背后拿出木弓,竟是不需要箭,直接将弦拉动的似满月。

  “嗖!”一声呼啸不见箭,却是发出一声惨叫,一只躲藏在石头后的东北虎被箭给射穿。

  “嘿嘿!”少年露出一排整齐的白牙,笑了笑。“晓空空!”一位老者已是来到了少年身边,晓空空见师父来了,连忙道:“徒儿在!白德爷爷!”

  “嗯,如今你功德圆满,实力已是强悍至极,一身修为更是超我许多,长生之道,我无法教你,只能靠你自己领悟,你,走吧!”白德挥挥手,似是不在意的说道。

  “啊!”晓空空愣了一下,见师父要飘身而去,连忙拦住他,“扑通”一声跪在他的身前,“你……这是干什么?”白德惊讶的问道。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师父!徒儿不走!”晓空空大声道。

  “我现在已经没有什么能教你了,你走吧,留在我这里,只会限制了你的前途!”白德一拂袖,坚决道。

  “师父……好!竟然师父这么说了,请你受我一拜!”晓空空在地上连磕四个响头,便是腾云驾雾,离开仙侠谷。

  “孩子,一路走好!”白德终于忍不住红起了眼,成佛许久,已是多少年没有哭过了,那所谓的放下七情六欲又岂是说放就放。

  “唦唦!”微风中,小草也在告别,“哗哗!”离决中,树叶也在哀悼,“呼呼!”孤寂中,万物都在伤心。

  ……

  这世界分为四大州,五大洋,四大洲分别是:无边浩东州,神奇鹤西州,南亚怪风州,极地北雪州。

  五大洋:逍遥洋,深渊洋,灵泉,黑天洋,炽焰洋。

  那仙侠谷便是坐落在无边浩东州的西部,如今,晓空空从仙侠谷出来,可以说是身无分文,他虽然很伤心,但他也是迅速反应过来,他知道现在不比师门内,包吃包喝,无奈之下,只好干起老本行。

  他找了个人多嘈杂之处,摆了摊子大声吆喝:“修东西啦!什么都能修!”他喊了许久,来的人却是寥寥无几,他摸摸下巴暗道:“平常就算生意在差,也不可能这么差,我倒要看看是谁敢更我抢生意!”

  他摇身一变,变成一只毛色绚丽的喜鹊,拍拍翅膀,晓空空已是来到这30米以上的高空。

  “哈哈!好!”他发现这里的人都差不多聚集在了一处,晓空空定睛一看,好家伙!在那人群中间,有一位壮汉,只见他拿起一块石头,便是往脑门上敲,“轰!”石头四分五裂,壮汉却是一点是都没有。

  “好好!再来一个!”众人大呼。晓空空看着这些人,暗道:“原来这样也行,我何不也试上一试!”他再摇身一变,赫然是便回原样,走进人群中大喊:“哈哈!这也不过如此!”这一声喊,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音力。

  壮汉见晓空空只是一个20几岁的小孩,便是皱眉道:“你为何说我不过如此,难道你有更厉害的?”

  晓空空点点头,得意道:“我会百般变化,还会一些小小法术。”

  “哈哈哈!少年,撒谎可不好哦。”没人相信一个少年能有如此神通。晓空空见状,也不生气,便是低喝一声:“变!”

  “啊!他人呢?”

  “对呀!”

  众人都有些糊涂,怎么大白天的一个人就这样活生生的不见了?

  “哈哈!我在这儿呢!”一只蝴蝶飞在众人头上,“这……这怎么可能?”壮汉如糟霹雳,整个人竟是呆在那里,一动不动。

  “变!”晓空空再次变化,一棵大树出现在空地,“变!”一只皮毛斑斓的恶虎低吼着,“再变!”随着一声嘹亮的声音,一只苍鹰便是翱翔于九天。

  “今日,再给你们看看我的神通!”晓空空一挥手,一个木制的巨弓出现在他的手上,“起!”一道箫声,箭矢划破天际,直入云霄。

  “轰!”天地迅速变色,黑色的乌云笼罩着天际,“哗!”晶莹的露珠从天而降,“雨!”下面的人们惊呆了,晓空空在射一箭,闪烁着银光的冰雹从天而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蓝火鹏 说:

第一更!两千字!这次绝对不会弃更!相信我!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