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王他自然不傻。他知道我损不得,于是他传出了:“暴君被人收作小弟。”的消息。这样把暴君损了一顿。

  而且如果我来澄清的话,那我就暴露了。我现在还不想处在世界的焦点。

  燕京医院。

  “苏博士,大人现在怎么样?黛安娜赶到了医院。

  “没有大碍。但是他体内的那个东西恐怕他的身体快撑不住了。”苏寒烟一脸严肃地说。

  “那怎么办?”黛安娜很担心。

  “没办法。这远古基因我也没办法。他的体质本来就是很特殊,我也没办法。”苏寒烟无奈地说。

  而另一边……

  “小枫,你是不是很疑惑为什么我要你去帮助那个暴君?”老程的语气里带有着一丝得瑟。

  “你爱说不说。”老程就是喜欢卖关子,你卖好了,老子不管你了。

  “你知道十八年前的实验吗?”老程问。

  “那当然,你不老跟我说,我是一百八十个孩子中活下来的两个之一嘛。”韩枫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难道……”

  “是的。他就是另一个试验体。”老程说。

  “你们都能活下来,因为你们体内的DNA都异于常人,都是比熊猫血还要稀有。但你们的基因又是一个天一个地。”

  “老程,你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说我不如他?”韩枫有些不高兴。

  “所以那个东西在你们体内有了截然不同的变化。”老程说,“论强弱,他体内的能量比你强,但他的副作用比你大,可能会透支生命。”

  “哎,这就是追求力量的后果。”我摇摇头。

  “那是不是要救他,需要拿我的血和他的血中和?”

  “你总算有点智商了。”老程赞许的点点头。“你丫的,如果不是我打不过你,我一定把你的胡子扒光。”韩枫骂了一句。

  “好了,回东海去吧。这里没你的事了。”老程说。

  “老子巴不得呢!”韩枫直接坐欧航回东海了……

  看着眼前的样子,韩枫现在想着: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绝不会离开。

  家里乱成了一团。

  青菜萝卜,厨房里已经是没法看了。

  饿的娘额!

  韩枫看其他房间里的门都开着,就一个是关着的,于是他拉了拉把手。

  门居然是锁着的。

  但韩枫是谁?铁丝在手,天下我有。

  可韩枫发誓,他后悔打开这扇门了。

  三个美女,只穿着内衣躺在床上,其他衣服被撕得干干净净。

  至此,韩枫没有一点犹豫,立马转头就走。

  “房东回来了?”几女醒来,发现他紧闭着眼,再低头看到自己这样,不约而同地发出了一声尖叫。

  “啊!”那声音,让人震耳欲聋。

  “几位大姐,你们到底咋啦?”韩枫转过头,拿出酒壶喝上一口,平复一下心情。

  “额…我们不会做饭。于是我们以打床架的方式决定谁做饭。”唐婉是比较保守的,被他撞见,有点脸红。

  “那昨天的方式谁做的?”韩枫也是醉地深沉了。

  “我。”水玲珑倒是很爽快,敢作敢当。“哎,以后我给你们做饭吧。”韩枫叹了口气。

  “家里还有菜吗?”韩枫问。

  “冰箱里。”顾倾城也是累到了极点。

  !H酷匠¤网w!永fy久ta免A}费看小说%U

  ……

  厨房里。

  “要是让人家知道我天狼王居然沦落到给人做饭的地步,那群人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