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枫正准备小歇一下,结果听到两个女人的打闹声。

  “安娜,其实我们可以做很好的姐妹的。”“去,你不就是想让我和你一起嫁给那个男人吗,休想!”“妹妹……”

  躲在暗处的韩枫听不下去了,一口酒喷了出来。

  “谁,出来!”其中一个女人吼了一声。

  没办法,他只好把酒壶放回腰间,戴上面具,走了出来。

  “对不起。你们的家务事我是不想参与的。可是没办法,老程那个老不死的要我来帮暴君,所以我只好先来帮他的手下解决困难了。韩枫看向另一个人,他应该就是姐姐了。“出于人道主义婚姻自由,两个立场,所以尽管我不打女人,我也要出手了。”

  “你不知道我是谁?”她好像不怕。

  “不就是天剑宫的狩猎之神狄安娜嘛,还有一个应该就是君王殿的黛安娜了。”

  “既然知道我们,那你为什么还要多管闲事?”“受人之托。来吧让我看看,剑王那个老家伙带出来的人怎么样。”

  狄安娜抽出了匕首,向我进攻。

  “哎,太弱了。”韩枫只是微微一侧,一个擒拿,就把狄安娜制服了。

  “我不杀你,杀你脏了我的手,你走吧。”他说道。

  “这位朋友,不能让她走。她回到天剑宫后肯定会让剑王派人来的。”黛安娜说。无论是公私,她都希望韩枫杀了狄安娜。

  “没关系,今晚我会去找剑王喝酒。那时我会让剑王亲自处决她。”韩枫毫不在乎。

  “你别说大话。”狄安娜愤怒地看着他,“他不会杀了我的。”

  “如果我开口就不一样了。十二神虽然珍贵,可杀一个还是没啥的,更何况我打赌剑王那老家伙一定没正眼看过你。”韩枫太了解四皇这种人了。

  “你可以跟我打赌。”韩枫笑着。

  “赌就赌。”狄安娜哼了一声,走了。

  “好了,该目标完成。”韩枫就走了。

  “他到底是谁呢?”韩枫的身份在黛安娜心里打了个问号。

  然后的事儿就没那么复杂了。只要收个尾就行了,再也不用上演那样的恩怨情仇的大戏了。

  “好了,接下来就是正角了。”他又喝了一口酒,走向苏家大宅。

  “天哪,这还是人干出来的吗?”韩枫惊呆了。虽然他也可以做到,但这一定是失去理智了。

  突然,他感觉到一股杀气,一个闪身,就看见一个人手持三棱军刺,刺了过来。见一招落空,他发飙了,只向我发动进攻。这应该就是暴君了。

  xe看9“正n版章g节-上酷S匠*:网y

  “喂,拜托,我是来帮你的!”

  “喂,冷静点儿!”

  “喂你在这样我出手啦!”

  “你逼我的。”

  经历四个阶段的心理变化,韩枫忍无可忍,出手了。

  一道银弧闪过,韩枫抽出了他的武器。

  我的他的武器是一把软剑。韩枫与他拼杀在一起,暂时分不出胜负。

  “剑斩!”韩枫出招了,把他的军刺打落,收回软剑:“你输了。”

  没想到,他的瞳孔一下变成了金色,然后又来打韩枫。

  “我擦这是个疯子!”韩枫惊呼,当下也不留手,与其展开肉搏。

  如果打开韩枫的面具,会发现他的瞳孔其实也变色了,不过不是像蓝风那样的金色,而是暗金色。

  “破军杀!”韩枫大喝一声,右手成拳,一击打在蓝风的腹部。

  蓝风的瞳孔瞬间变回原色,昏迷了过去。

  韩枫捡起蓝风的军刺,把他背上,道:“你说你呀,老子好心帮你,你丫非找打,你是不是傻?”然后消失在黑暗之中。

  他打了老程的电话,却听到了女人的声音。韩枫感觉一阵恶心。“我说老程啊,节制点儿。”

  他不知道老程这人是不是脑子瓦特了,喜欢玩儿少妇。而且一玩儿两个,双飞很爽吧。

  “老程,这暴君失去理智,我把他打晕了。接下来怎么办?”

  “送到苏寒烟博士那去。”老程说。

  “老程,我说你是不是玩儿女人玩儿傻了?苏寒烟在东海,你让我怎么处理?”

  “这就是你的错了。人现在明明在燕京医院。”

  “拜托,那是军事医院,你让我怎么进去?”“没事儿,我帮你预约。”老程满不在乎的说。

  “好好好,依你。”韩枫摇摇头。

  他叫了辆车,打车到了燕京医院。

  “先生您找谁?”两个护士迎了上来。

  “我找苏寒烟博士,我有预约的。”韩枫很郁闷呐,当初就是国家元首要见他,都要预约,还得看他愿不愿意。

  不一会儿,一个女子就走了出来。虽然戴着口罩,但韩枫看得出这是个极品美女。

  韩枫和她握了握手,把背上的那家伙放了下来。

  “好了我走了。”他就这样走了。

  接下来还要去天剑宫找剑王喝酒呢。

  奥林匹克山上。

  这里是天剑宫的总部。

  一个人坐在主坐上,而还有一些人坐在两旁。主座上的人就是剑王。

  “什么?去追杀暴君手下的人几乎全军覆没?”剑王火了。这可是天剑宫的核心战力啊!

  “是的大人,据说原本他们就受了重伤,被人补了一刀。”一个人说。

  “混蛋!”剑王用力的拍了一下座位的扶手,那扶手立刻掉了。

  “出来吧。”剑王突然说道。

  一个带着面具的人从门口走进来。其他人都有些不屑,但剑王看到这个面具,倒是有些害怕。

  “大人,他就是那个补刀的人。”狄安娜说。找上天剑宫,你就是提灯笼上厕所—找屎(死)。

  “你怎么来了?”“我为什么不能来?剑王,五年前的账该算算了。”韩枫扭扭手腕。

  “为什么不找黑魔殿?亦或者罗马宫?”

  “黑魔殿的话君王殿能替我解决,而你让我找凯撒去,老子就算砍死了他,那也回不来了。所以权衡利弊,我带你这来了。”

  狄安娜很惊讶。他到底是谁?居然让大人怕成这样?

  “你怎样才能放我们一命?”剑王说。

  全场震惊。

  居然有人能让剑王低下头求情?

  韩枫笑了笑:“我和你手下的狄安娜打了个赌,我说了,只要我开口,你就会解决她。”

  剑王很犹豫啊。杀吧,对天剑宫是一种损失,不杀吧,和这个人决斗,无论输赢都会重伤,然后其他几个四皇势力来进攻天剑宫,那该怎么办?

  是的,只是对天剑宫的损失,而并非是其他的。

  权衡利弊,他说道:“狄安娜,你自裁吧。”“大人。”狄安娜是很伤心啊,他一直以为大人是爱她的,结果……

  “狄安娜,我以天剑宫宫主之命,请你自裁以保天剑宫。”

  狄安娜哭了。她把这当作了背叛。于是乎,引脖自尽。

  “好了,既然答应你了,那我就回去了,祝你有个好梦。”我走了。

  这个赌,我赢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