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抬起头,眼眶有些红,但是她倔强的眼神让皇甫澈不知道该如何应对。“皇甫先生,我和你只是契约关系,我做什么,没必要向你报告吧?”她吃力的说着这一句话,虽然苍白,但是却代表着她坚强的内心。

  “不知道皇甫先生有没有听过士可杀不可辱这句话!”温暖看着他,“将你的手拿开,怕脏了你大少爷的玉手!”

  她竟然叫他皇甫先生,什么时候这么陌生了?他冷笑了下,放下抓着她肩膀的手,他和她什么时候很熟过。

  温暖见他放下了手,她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下,她看了他一眼,眼神里包含着复杂的情绪,随即马上低下头,绕过他,从另一边走去。皇甫澈,我和你只是一纸契约的关系,再无其他。她每次遇见他,都是在自己落魄的时候,温暖低落的眼神,看了看自己身上性感的女仆装,她真的想立马找个地缝钻进去。

  “澈,那个女人……你……不会看——上——了——吧?”柯茗西故意拉长音,疑惑的看着回来后一直闷闷不乐喝着酒的皇甫澈。

  “我帅吗?”皇甫澈突然看着柯茗西。

  柯茗西没控制住将嘴里的酒喷了出来,他匆忙拿着纸巾去擦皇甫澈的衣服,幸好没有喷到脸上,他手忙脚乱的擦着,轻柔的像是在抚摸。

  皇甫澈黑着脸,使劲的抓住似乎在抚摸的手,“我帅吗?”

  柯茗西咽了咽口水,使劲的点着头,一脸花痴样子,他卖力的表演着,柯茗西不知道皇甫澈脑袋里在想些什么,他怕一不小心招来杀身之祸,虽然他的内心承认他自己比皇甫澈帅很多,但是现在的局势,他只能拼命的点头,极尽的花痴。

  “大少爷,我口水都流出来了,能放开我的手吗?”柯茗西的一只手指了指被抓着的另一只手。

  皇甫澈松开了他的手,喃喃自语,“帅和钱我都有,还不如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学长。”

  “什么?”柯茗西听的不太清楚,刚刚皇甫澈和那个红头发的女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皱着眉看着今天行为怪异的皇甫澈。

  皇甫澈站了起来,向吧台看了看,他在搜寻温暖,但是因为红色假发被他扔掉,现在在人群里想要找一个人很难,他的眼睛四处扫射着,没有看到熟悉的脸,人头攒动,他不禁走向吧台。

  “皇甫少爷,您要喝点什么?”皇甫澈经常在这里,因为他出手大方,给的小费不少,所以很多服务员都想争着为他服务。

  $看N正版X@章●节%上酷&X匠,#网qp

  “之前一个戴着红色假发的服务员去哪了?”皇甫澈看着他熟练的倒酒。

  “哦,她好像今天是替人顶班的,应该去里面了吧。”服务员指着包厢的方向。

  皇甫澈掏出几张百元大钞放在了桌上,朝着包厢的方向走去,柯茗西跟着他,焦急的从拥挤的人群中挤来挤去,终于到了吧台,又看见他向其他地方走去,柯茗西不明白他到底要做什么,只能紧紧的跟在后面。

  皇甫澈随便抓了一个穿着女仆装的女人,“有没有见一个叫温暖的女服务员?”他的眼神冰冷,女服务员颤抖了下,然后拼命的摇摇头。

  皇甫澈放开了他的手,继续向前走着,他看到一个包间就踢开一个,每个包间里都有身穿女仆装的服务员在进行各种不同程度的服务,他几乎要绝望了,包间里没有她要找的人。

  “放开我!”一个女人的声音在最后一个包间。

  皇甫澈飞快的跑向最里面的包间,猛的推开门,里面的人也吓了一跳,只见小女仆正被硬按着贴在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身上。皇甫澈正要关门准备离开,小女仆叫住了他,“你是找人的吧?”

  “你知道?”皇甫澈冰冷的眼神看着他们,包间里没有一个人敢动,他们都知道皇甫澈的心狠手辣。

  小女仆朝着他递了个眼色,想要让他让他们放过她,皇甫澈马上心领神会,看着按着女人的手,那男人快速的松开,对着皇甫澈点头哈腰的。

  女人马上站起来跑到皇甫澈的身边,献媚般的看着他,“帅哥,你要找的人已经走了。”这个女人自然不知道他要找谁,看他推开包厢门的样子就知道他是在找人,她正好可以让他帮她脱身就随便编了个理由。

  “澈,你在干吗?”柯茗西一路跟来,看着他过激的行为,跑到他旁边推开想要靠着皇甫澈的女人。“滚!”

  皇甫澈没有理柯茗西大步的向前走,今天他一定要找到那个女人。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找他,他的心现在正在做斗争,找到她然后呢,带走她吗?她会跟自己走吗?

  他拨开缭乱的人群,朝着夜店的门口快速的走去,也不顾后面大喊大叫的柯茗西,现在的他一心只想找到她,带她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