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面色难堪,她怔怔的站在原地看着出口处,即使自己用自己的五年时间来拯救了叶家,叶竹也不会对自己产生感恩,想到了这里,温暖突然苦笑了下,感恩?好感又在哪里呢?温暖要的不过是叶家一句认可的话语,而这一句话他们也吝啬的不愿给。

  夏乐乐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她的身后,轻轻的拽了拽她的裙摆,白色的长裙,轻微的拖着地,“温暖。”夏乐乐轻轻的叫了一声她。

  温暖浑身一震,扭头慌张的看着夏乐乐,然后紧张兮兮的看着四周,还好,没有任何人听到这个名字,温暖,当初自己的妈妈给自己这样温暖的名字,只是希望自己可以温暖的活着,温暖别人,也温暖自己。而现在呢?这个名字就像一枚定时炸弹,叶家随时可能会毁在这个名字上,也有可能会因为叶亦瑾这个名字,所有的一切都会唾手可得。

  “温……”夏乐乐看着神经紧张的温暖,下意识的拉了拉她的手。

  “嘘!乐乐,我叫叶亦瑾!叫我……小瑾就好。”她的眼里含着泪花,嘴角却是上扬的,明明很痛苦,却还要去装作自己在欣然接受这一切的安排。

  “温……”夏乐乐刚开口,温暖就急忙将手捂住了她的嘴巴。

  i&更1O新最@快上…酷匠/网.R

  “乐乐,我是叶亦瑾,叶竹的妹妹,叶家的千金小姐。”她的语气坚定,但是眼神却是迷惘的,泪水伴随着最后一个字而落下。

  夏乐乐慌张的点点头,伸手去擦她脸上的泪珠,温暖松开了手,颓然的看着四周。

  “叶……不,小瑾,你还好吗?今天的订婚典礼……”夏乐乐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看着温暖的反常,她知道这里一定有什么事情,她只能现在先听着温暖的话。

  温暖摇摇头,此刻的她多么的想要紧紧的抱着夏乐乐大声的痛哭,但是现在的她不能,不能这样做,现在是订婚典礼,哭,只能让别人看笑话,而自己不仅会给皇甫澈带来麻烦,更是会给叶家带来麻烦,现在的她觉得自己就像是所有麻烦的源头,温暖强忍住自己的泪水,她微笑着,看着夏乐乐,“乐乐,我现在好看吗?”

  夏乐乐听到这句话噗嗤的一声笑了,“你在我心中永远都是最美的!”

  温暖点点头,转过身走向皇甫澈,她面带微笑,如春风掠过,给周围的人带来温暖,真是人如其名,她只是想要给每一个人带来温暖,哪怕最后受伤的只有自己。

  “柯茗西,继续典礼吧!”皇甫澈甚至没有去看朝着自己走过来的温暖,更别提对她说些安慰的话了。

  “哦……”柯茗西有些担心的看着温暖,虽然她微笑着,但是嘴角的那丝苦涩,他还是看得到的,而皇甫澈的表现让他更加的难以理解。“那个……叶小姐,你……没事吧?”

  “继续!”皇甫澈瞪了一眼多嘴的柯茗西。

  温暖向柯茗西点点头,示意自己没事。“继续吧!”她的声音略微苍白无力,更多的是无奈。

  “好的,现在订婚典礼继续!”柯茗西拿着话筒朝着众人说着,“现在酒已经给各位敬过了,剩下的就是未来将要踏进婚姻殿堂的这对以及在座各位的事情了。”柯茗西刚说完这些话,在座的人纷纷交头接耳,他们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以前的订婚典礼从来没有这项内容的。

  柯茗西看到大家奇怪的表现,他的嘴角露出笑容,看着他们不知所措的样子,柯茗西就更加的开心,这帮老东西就该整整他们!

  温暖也疑惑的看着柯茗西,在场的也只有皇甫澈和柯茗西嘴角露出一抹笑容,他们好像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温暖这样想着,他们到底在打什么算盘,这是订婚典礼,还需要做什么呢?

  “我想各位已经急切的想要知道了。那就一位一位的开始吧!在我的手里是这次的礼单,我决定将礼单公开并且读给大家听听!最后再由我们这对未来的新人,对各自表示一下—感—谢!”柯茗西看着这些人紧张的样子不禁更加的开心了,这些老头们真是不整他们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位置了!

  座位上的人有的已经坐不住了,纷纷拿起桌子上的毛巾或者纸巾擦拭着自己的额头,他们紧张的手心冒汗,不知道皇甫澈想要做什么。

  公开礼金单,这还是第一次!

  温暖的心里有些发慌,身体有点发抖,她面色苍白的看着身边站着的这个男人,所有美好的词用在他的身上那是别人看到的他的外表,内心是什么样子的,温暖不敢猜想,心里颤颤巍巍的。

  柯茗西回头看了眼戏谑的笑着的皇甫澈,同时朝着皇甫澈点点头,“各位不要怕哦,送多送少无所谓,礼轻情意重嘛。”柯茗西翻开红色的礼金单,抬起头看着额头不断冒汗的老头子们,你们也有害怕的时候啊,他轻轻的笑了下,然后清了清嗓子,“齐家,呦,老头子送的不少,至于多少我先不念,先说下一位的和齐家的,简直是天壤之别啊,莫家,啧啧,如此大的企业,这点礼金真是有点……我明白了,也许是因为都给自己女儿准备嫁妆了。”

  温暖听着柯茗西的话语,不禁笑了出来,但是还是强忍着没发出声音。

  “莫家,送了一对玉镯!看来是要送给澈的未婚妻了。”柯茗西故意提高的嗓门,莫老头子早就汗流浃背,这个礼物虽然不贵重,但是却也花了不少钱。和其他人比起来可能就弱了一点。

  “这家有意思,送了一份合同过来,签约10年!”柯茗西抬起头看着李家,“10年,不知道到底是皇甫家吃亏呢还是李家吃亏?”柯茗西笑笑。

  ……

  柯茗西一一的念了出来,唯独齐家没有和柯家没有念出来,“大家一定想要知道我柯家送了什么,我想说,我柯家没有送钱财!”座位上的人仿佛听到这句话都松了一口气,但是柯茗西接下来的话更是足以让他们心惊胆战。“我柯家虽然没送什么身外之物,但是我柯家送的却是一颗真心,真诚的心,忠诚的心,做生意讲的就是这颗心!”

  温暖也点了点头,皇甫澈在这样的家族里,能够有柯家这样的朋友也实属不易。

  “现在来说说齐家,齐家送的礼物我看不懂,不知道作何解释?齐家老头子,你不说说吗?”柯茗西和皇甫澈都不看着他,眼睛闪烁着就像老鹰看到猎物时候的锐利的目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