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晃着酒杯,皇甫澈坐在酒吧的角落里,看着这里的一切。他身着一身黑色的衣服,上身的衬衫的完美的线条剪裁凸显了他性感的身材,只是一身黑色却点缀着一双白色的皮鞋,醒目却又好像在提醒别人快来踩一下将它和衣服的颜色融为一体。

  “30号客人点的酒,你送过去。”领班抖了抖她的胸,指着温暖说着,夜店服务员因为衣服暴露紧身的原因更突显了领班的胸器。

  温暖看了一眼时间,还有一个小时才可以离开。她将酒放在盘子里向30号走去,每天这个夜店都会有一个主题,今天是女仆装,但是裙子却异常的短,上身紧绷的可以让任何一个男人蠢蠢欲动。

  温暖难受的拽了拽裙子,慢慢的走到30号桌,将酒轻轻的放在了桌子上。“先生,请慢用。”她用极度温柔诱惑的声音说着,在这里她不想任何一个人认出她。

  “坐下喝一杯?”皇甫澈没有看她,随意的说着,他知道这里的人一向来者不拒。

  “先生,我还要工作,不能陪你。”娇滴滴的声音让温暖自己都浑身起鸡皮疙瘩,她戴着红色的假发,画着小小的烟熏妆。

  皇甫澈也没有再说,温暖看了他一眼,手中的盘子瞬间脱落,她慌忙的蹲下去捡但是短短的女仆装在她蹲下去的那一刻,她的屁股上多一个手。

  温暖拿着盘子就砸了占她便宜的醉鬼的头上,醉鬼倒在了地上。酒吧很吵,大家并没有因为一个人而影响自己的夜生活。

  她匆忙的从人群中跑过去,皇甫澈一直追随着她那一头红的血的头发。

  “喂,看什么呢?”柯茗西突然从舞池走到他的桌子前,顺着他的目光搜寻到了一头红发的女孩。“对她有兴趣?”他挑挑眉。

  皇甫澈没有说话,只是一直看着。那个人,有点熟悉。她的一举一动,很像一个人。

  “我的眼光有这么差吗?”皇甫澈反问着,“没有看点的,你觉得我看的上?”

  柯茗西轻轻的笑了笑,看着他发小孩子脾气,“有看点的你看不上,没看点的也许正对你胃口呢。”柯茗西说完便向前走着,拨开人群,他快速的向红发女人走去。

  “小姐。”柯茗西拍了下温暖的肩膀,温暖不耐烦的扭过头以为又是哪个醉汉想要占他便宜,看到是柯茗西她愣住了,然后快速的低着头,快速的转过身想要逃走,却被柯茗西一把抓住胳膊。

  “看到这么帅的男人竟然想逃跑,你没吃错药吧?”柯茗西死死的抓着她的胳膊,拉着她向人群中拥挤,朝着皇甫澈的位置走过去,温暖一直是低着头的,她拼命的挣扎想要甩开他的手,但是他却越抓越紧。

  “澈啊,看看这小妞。”柯茗西坐了下来,指着身边站着的低着头的红发女人。

  “抬起头!”皇甫澈上下打量着,越看越熟悉,他的心悬着,如果是她,他不知道该如何抓狂。

  听到熟悉的声音,温暖的头更低了,她拿起桌上的酒瓶慢慢的向皇甫澈的酒杯里倒酒,故意用一种极其尖细的声音说,“先生,请慢慢品尝!”然后快速转身,想要逃,却被皇甫澈迅速的抓住她的肩膀。

  “放手啊,疼死了!”温暖因为肩膀的手过于用力而大叫起来。

  听到这个声音,皇甫澈冷哼了一声,柯茗西一脸迷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茫然的看着皇甫澈反常的行为。

  “一个服务员而已,澈……你……”柯茗西没想到这个红发女人还是个烈女,他觉得自己好像闯了祸,想要劝下皇甫澈。

  皇甫澈死死的抓着她的肩膀让她动弹不得,左手一把将她的红色假发拿掉扔在地上,他的脚踩在假发上,走到她的面前,“抬起头!”

  温暖还是低着头,她不想让他看到自己在夜店穿着暴露的衣服做服务生,她的脸纠结成一团,“放开我。”她的声音又变的尖细无比,非常刺耳。

  “不要装了,小女仆,看来你真的很喜欢做女仆啊!”皇甫澈扯了扯她身上的衣服,冷嘲热讽,“看来那个小学长满足不了你,还要来这里做这么多人的女仆!”

  皇甫澈的话越来越难听,眼神越来越犀利,但是他的心却在痛。

  “要你管!”

  u酷匠)网唯$4一#正W-版#/,K其…-他}都4#是|J盗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