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前脚刚踏进叶家的大门就被一群人拉住,她不解的看着盛气凌人的叶竹,今天是爸爸的生日,他要她回家。

  “姐,你这是干嘛?”温暖强挤出微笑,不让自己内心的愤怒和委屈表露出来。

  “不是我要干嘛,是你要干嘛?”叶竹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的嘲讽,她冷冷的看着她。“今天什么日子,你也敢来,不怕打扰大家的好心情吗?”叶竹使劲的抓住她的手,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看着这个所谓的妹妹。

  温暖使劲的甩开抓着她的手,“姐,我现在叫你一声姐,是我还尊重你,你做的事情我会去告诉爸爸的。”

  叶竹哈哈的大笑起来,长大了,翅膀果然硬了。

  “叶竹,别闹了,让瑾儿进来。”叶明骆第一次对温暖这样的温柔,亲切的叫着她的名字。虽然这个名字,温暖不曾在外人面前用过,她也不愿承认。

  “爸!”叶竹对着叶明骆大叫一声。她双臂抱胸,怒视了一眼站着发呆的温暖。

  温暖心里一股暖流流入心田,她得意的冲着叶竹笑着,从生气的叶竹身旁开心的走过去,进入了客厅。

  叶竹转过身诡异的看着温暖的背影,你以为你进入的是天堂吗?这只是使你进入地狱的诱饵而已。

  温暖看着客厅中坐着的叶明骆冲着她笑着,她的心里不由的一颤,好久没有看到他这样对她笑了,应该说,从她进入这个家门,他就重来没有对她笑过。

  “生日快乐,爸爸,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温暖拿出一幅表过的字,那是她花费一天写的毛笔字,她没有多余的钱来准备生日礼物,只能自己亲手写字。

  叶明骆只是点点头,让佣人收好,但是温暖却看到了佣人对她怜悯的眼神,那是可怜,温暖可以分辨的出,她突然有了不好的预兆。即使自己在叶家再卑微,也不至于佣人看她的眼神是怜悯,她突然有点坐立难安。

  “瑾儿,今天需要见一个重要的人。”叶明骆亲切的叫着她的名字。叶亦瑾,是她在叶家的名字,但是对外她从来没有提到过她是叶家的三小姐。她认为自己是叶家的污点,同时也是自己的负累。

  “我吗?”温暖不可置信的看着一直视自己为透明人的名义上的父亲,他从来没有带她见过任何人,更别提重要的客人了。

  叶明骆点点头,命令佣人带着她去楼上换上为她准备的衣服,温暖被她们拉着带走,她想要问些什么,叶明骆也不再回答她,佣人们也是闭口不提,只是提醒着温暖说话要小心,注意方式,不要惹怒客人。

  到底是什么样的重要的人,值得他们这样,佣人们担心,所谓的爸爸竟然开始关切自己,这一切的不寻常,温暖的心七上八下的。

  “阿姨,爸爸,要带我去见谁,你们知道吗?”她换好衣服坐在镜子前,等待着她们为她梳妆打扮。

  “我们真的不知道,小姐别再问了。”她们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互相偷偷的看了一眼,然后又怜悯的看了一眼温暖。

  这两个眼神,温暖都看在眼里,她的心里毛躁躁的,到底要见谁?

  叶明骆满意的看着温暖的打扮,“叶竹,今天你就在家里吧。”

  叶竹看着叶明骆顺从的点点头,这一举动更让温暖心里疑惑,一向喜欢出风头的叶竹今天竟然要乖巧的在家里。让见一个很重要的机会落在她的头上,温暖不能理解。

  “瑾儿,我们走吧。”叶明骆拉着她的手,走出了客厅。温暖十分诧异,从她进入叶家,他从来没有拉过她、抱过她。

  “爸爸,那个人是谁啊?”温暖小心翼翼的问着,她怕惹怒爸爸,也希望是自己多心。

  叶明骆没有回答她,将她塞进了车里,他自己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开车吧。”

  温暖现在看不到他的表情,看着他宽阔的肩膀,她也曾想过可以被这个男人紧紧的拥抱着,但是现在,她怕了,她不得不为自己多想一下。

  车快速的开出了叶家,这是她第一次坐上这么高级的豪车,她闭上了眼睛,哪怕是让她死,她也愿意,那个男人,毕竟是她的爸爸。

  他们站在咖啡厅门口,温暖看着进进出出的人们,她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她想她应该猜到是什么事情了。

  “可以进去了吗?”她看着有点犹豫的叶明骆,她微笑着问着,爸爸既然你做出了选择,我作为女儿还有什么要反抗的吗?

  叶明骆点点头,伸手去拉她的手,却被温暖小心的躲闪了过去。他尴尬的笑了笑。

  温暖跟着叶明骆慢慢的走到了楼上的雅间,闭上眼,她推开门,站在房间门口,她愣住了。

  那个男人,她可以叫爷爷了。

  “瑾儿,这位是皇甫爷爷。”叶明骆对着温暖介绍。“皇甫兄,我的小女儿,叶亦瑾。”

  酷*匠I网首发J

  “我可从来没听说过你还有个小女儿啊。”皇甫毓上下打量着温暖,“长的倒还清秀可爱。”

  温暖浑身颤抖着,爸爸真的狠心将自己嫁给这个老头吗?她的眼眶湿润了,但是却无法反抗。叶家竟然对自己这般的无情,竟然为了一己私利置自己血肉于不顾,即使自己是他的私生女,也至少还有血缘关系的,叶明骆你真是狠心。

  “爷爷,我来迟了。”一个邪气逼人的男子看着站在原地颤抖的温暖。他嘴角上扬,挑逗般的用手勾起她的下巴。

  “我的小女仆,原来你是叶家的女儿啊。”皇甫澈看着温暖,语言轻佻。他没想到,爷爷逼着他来相亲的对象竟然是这个女孩,他心里的抵触渐渐散去。

  皇甫毓看着桀骜不驯的孙子第一次对女人感兴趣,他心里满意极了。“既然,双方都愿意,我们就签协议吧。”

  “什么协议?”温暖挣扎开他的手,她不敢往下想。难道是卖女吗?

  “从今天开始,你,叶亦瑾,是我们皇甫澈的名义上的未婚妻。”皇甫毓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底气十足。

  温暖自知没有反抗的权力,“那么,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继续上学。”她眼里含着泪,她的人生,竟然从来没有属于过她,她没有支配人生的权力。

  “当然可以。”皇甫毓抢先皇甫澈回答着,“皇甫家的人自然要多有点知识才配的上这个家族,不像一些卖女求财的人。”

  皇甫毓没有给叶明骆一点面子,他是看不惯这样的男人的。但是同时他却又做着这样的事情。

  “小女仆,未婚妻,这样的落差未免太大了吧?”皇甫澈鬼魅的笑着,“不如,我们定个规矩,如果有重要的场合出席,你是我的未婚妻,除此之外,你只是我的小女仆。”

  温暖擦了下眼泪,点了点头。现在的她除了点头,还能做些什么,反抗对她毫无意义。“签字吧。”她淡淡的说着。

  “瑾儿,我是为了救叶家的公司,爸爸是逼不得已。”叶明骆良心有些不安,他解释着。

  “不要说的这么冠冕堂皇,你从来都没把我当做你的女儿,没有哪个父亲这么狠心的。”温暖瞪着他,“这十九年来的养育之恩,我也算报答您了。”

  这一年,她19岁,他24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