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慌张的打了出租车跑回学校的宿舍,咚咚咚!

  “温暖,你去哪了?”夏乐乐的看着穿着男人衬衫的衣服、头发凌乱的她,焦急的问着。

  “别问了,快帮我拿衣服来!”温暖眼睛红红的,但是却没有流下眼泪,她知道流泪是没用的。

  “昨天你跑哪去了?怎么回事?”夏乐乐一边将衣服递给她,一边心急的问着。

  温暖没有说话,只是不住的摇头,昨天的一切她都不想再想起,就当做是一场噩梦吧。她拿着衣服走进了洗澡间,刚脱下男人的衬衫便看到自己身上发紫的吻痕。看着一片一片的吻痕,她的心里不住的颤抖,双手握成了小拳头,眼神倔强。

  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眼泪吧嗒吧嗒的向下掉。

  “洗好了吗?”夏乐乐轻轻的拍着洗澡间的门,温暖已经进去一个小时了,她有点担心。“温暖,说话啊!”

  夏乐乐急了,里面的温暖没有给她任何回应,她使劲的敲着的门,但里面还是没有任何动静,她用最大的力气撞着门,一下,两下……撞开的一刹那,眼前的一幕吓了她半死。

  “温暖!”她急忙拍着躺在浴缸里昏迷的温暖的脸,但是温暖没有丝毫反应,夏乐乐使劲拍了她的脸。

  “你干嘛?疼死了!”温暖摸着快要肿起的左脸。

  “你吓死老子了,到底怎么了?”夏乐乐一边责备着一边扶起她。

  夏乐乐呆住了,温暖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吻痕,遍布全身。“这个是?”她的心咯噔了一下,温暖不是随便的女孩,现在的她一定非常的难过。

  温暖看到她诧异的目光急忙拿起睡衣穿上,夏乐乐一把拦住想要跑出浴室的她,开始上下打量她。

  “温暖,没看出来啊,你守身如玉十九年,昨天看上哪个帅哥了?”夏乐乐用极度轻佻的语气的说着,眼里却是复杂的神情。她害怕温暖出什么事情,自己只能竭力的调侃来安慰她。

  温暖只是低着头,没有说话。

  “你聋了还是哑了,给我说话,是谁,找那个人渣算账去,竟然敢碰我的女人!”夏乐乐大声呵斥着。

  温暖听了她的话满脸黑线,昨天的那个人她真的是没有印象了,只是记得那个人穿着很好看的衬衫,怀抱很温暖。

  “乐乐,我一点也记不清他的样子,对不起。”

  温暖看着夏乐乐,这个宿舍只住着她们两个人,从高中时候开始她们两个都是被孤立的孩子,一个太张扬嚣张,一个太可怜胆小。但是就是这样两个孤单的人走到了一起,成为了好朋友。

  “你给我道毛线歉啊,昨天我真该陪你去!”夏乐乐满是悔恨,好像所有的错都是她造成的,她第一次见到温暖的时候她就想保护这个可怜虫。

  温暖摇摇头,抱着夏乐乐,“不要想了。”她不想让夏乐乐为自己担心。

  温暖走回自己的房间,她尽可能的让自己看起来没事,躺在床上睡了一会,睁开睡眼,妈呀,要迟到了,可是必点名的课,迟到就惨了!

  温暖慌张的拿起外套和书本,“乐乐,我上课了。”

  她们两个不是一个专业的,温暖是中文系的,夏乐乐是建筑系的。夏乐乐为了能和她在一起住,动用了她平常不愿意动用的父母关系。

  平时体育不及格的温暖破天荒的加速快跑,但是刚到楼下就被人拦住了。害的她差点摔倒。

  “季川学长,你……找我有事吗?”温暖弱弱的问着,脸泛起了红晕。

  “想和你一起去上课,昨天你去哪了?”季川看着跑的面红耳赤的温暖。

  “哦,我……我……”温暖想起昨晚的事情就难以启齿,现在面对自己喜欢的人更加不知所措。

  “我们去上课吧,快迟到了!”季川一把拉过温暖的小手,这下温暖的脸红的像猴屁股一样,额头和手心都向外冒汗。

  酷d匠xk网首发Z_

  “温暖,拉着我男人的手,是不是很开心?”红唇烈焰、一身修身连衣裙将身材凹凸有致的凸显出来,但是嘴里吐出的话却和这份装扮极不符合。

  “大姐,我……你和季川……”温暖看着叶竹想要问清,他怎么是她的男人了,但是因为太紧张,语言竟然不知道该如何表达了,昨天季川学长抱着的女朋友不是她。

  “我是他女朋友。”叶竹走到季川旁边将他们的手分开,然后她挽着他的胳膊,“刚刚,我只是让季川试探你而已,大姐的男人你也敢碰啊!看来你真的是太寂寞了。”叶竹呵呵的笑着,嘲讽着她的无助。

  温暖惊讶看着季川,昨天晚上季川搂着的还不是叶竹,她用力的摇着头,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她记得季川的女朋友好像很清纯的样子,不是叶竹这种性感的类型。

  温暖呆呆的看着他们一起上楼,叶竹走了几步扭过头张张嘴,但是没有声音。

  她说的是,昨晚感觉怎么样?

  温暖一下子明白了,怔在原地,昨晚所有的事情都是这个自己叫了八年的大姐做的。

  她的眼泪一下子涌出眼眶,她以为只要她在叶家像个下人一样活着就不会招惹到他们,现在自己已经这样卑微了,为什么还要这样对她?

  “温暖!”一个磁性的男人的声音在她的后面叫着她。

  温暖摇了摇头,以为是幻听,她转过身,看着一张俊美的脸上眼神却异常寒冷。她不禁打了个寒颤。

  “我……好像不认识你吧?”温暖看着骚包的迈巴赫车前站着的男人。

  “这么快就把我忘了?看来昨晚温暖小姐还是没有享受好啊?”男人嘴角向上一挑,邪魅冷酷的笑着。

  温暖听了他的话浑身颤抖,昨天是他?

  “你想……怎么样?”现在的自己手无缚鸡之力,就算想要逃跑,也跑不过他的豪车吧。她只有硬着头皮问下去。

  “衣服呢?”皇甫澈走到她的面前,将她拉进自己的车里,楼上的叶竹清清楚楚的看到了这一幕,并且顺手拿着拍了照片。

  “什么衣服?”温暖吓的嘴唇发紫,她从来没有听过这么冰冷的声音。

  “早上你在宾馆拿走的我的衬衫!”

  “哦,好像扔了吧。”温暖低低的说着,那件衣服放在寝室里,夏乐乐应该是扔了吧。

  “去垃圾桶里找!”

  皇甫车冰冷的眼神,冰冷的语气,温暖感觉自己置身在冰窖之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