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开始订婚典礼了,温暖紧张的说不出话来,手也一直在发抖,她看着身边随意自然的夏乐乐,“乐乐,你一点都不害怕吗?”温暖试图想要从夏乐乐那里也得到感同身受这几个字。但是她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一样,陪着她坐在化妆间,摆弄着自己的头发。

  “今天是你订婚,又不是我,我干嘛要害怕?”夏乐乐笑嘻嘻的说着,“我今天主要有两个目的,一个是陪着你,另外一个就是多看看帅哥,听说会有很多人来参加,应该帅哥不少吧。也好让我饱饱眼福。”

  “你这个花痴!”温暖看着夏乐乐的样子也没有那么紧张了,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洁白的礼服将她衬托的清新脱俗,随意的长发随风飘拂着,毛毛并没有刻意给她做头发上的造型,以他的说法就是自然美才能衬得上这件他的心血。

  “小嫂子,马上订婚典礼就开始了,最后准备下。”柯茗西走了进来,一身白色的正装将他身上那种痞气完全散去,俨然是童话里的白马王子,帅气迷人。“今天我是司仪!”

  “可以把那个小嫂子的头衔去掉吗?叫我名字就好,温……不对,是叶亦瑾!”温暖尴尬的笑笑说着,不安的看着柯茗西,在温暖眼里一贯风骚无限的柯茗西来主持订婚典礼,本来已经不紧张的心开始砰砰的跳着,她真的害怕柯茗西出什么怪招。

  “对啊,我们家温暖又不是小三之类的,干嘛加个小字?”夏乐乐看着柯茗说着,虽然他真的很少帅,但是和温暖有不符的事情,她还是要反驳的。温暖第一,帅哥排第二。但是她的眼神已经出卖了她,两眼泛着桃花,水汪汪的像是要将柯茗西淹没在自己的眼中。

  “那我出去了,嫂子要抓紧准备再轻微补补妆。”柯茗西说完就走了,他看都没看夏乐乐一眼,十分正经的离开了。

  “温暖,这个男人好正经啊?”夏乐乐看着温暖,“我刚刚是不是太不正常了?”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表现,花痴的样子有点太狠了,竟然吓走了一个帅哥。

  温暖笑了笑,柯茗西平常不是这样的,每次见到他都是在耍宝,今天怎么这样正经了呢?她看着夏乐乐,“一会儿进去之后,你先不要犯花痴,注意形象啊!”

  “恩,我知道了,刚刚只是表现的有点过而已,放心啦!”夏乐乐笑着说着,今天的温暖真的很美,洁白的礼服,散落的头发,就像是从天而降的天使,夏乐乐羡慕的看着她。

  “叶小姐,入场了!”一个服务员来到化妆间叫着温暖和夏乐乐。

  “恩,好。”温暖看了眼夏乐乐,“记住不要犯花痴哦,今天我想开开心心的过。”虽然不是自己的意愿,但是她想开开心心的把这个当做是自己人生中的大事那样来做,虽然五年后,她会离开,他的身边也会换成其他的人,但是她还是想要把这场订婚宴,当做自己人生中的大事来看待。

  温暖微笑着慢慢的向前走着,夏乐乐跟在她的后面走着。温暖因为穿过高跟鞋,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但是她还是尽量在保持着平衡。

  “温暖,小心点。”夏乐乐低低的说着,看着前面走路不稳的温暖,她的心里也替她捏了一把汗。

  进入会场,夏乐乐和温暖都惊呆了,礼堂的颜色是蓝色的,真的就像是皇甫澈说的那样是蓝色的海洋,是由蓝色的背景、蓝色的灯光、蓝色妖姬组成的蓝色海洋,温暖笑着看着这个礼堂,皇甫澈你也是如此的重视这场所谓的订婚典礼吗?将这里布置成为蓝色的海洋,你的白色燕尾服穿在身上,就像是从海洋里出来的精灵。温暖看着皇甫澈,他在笑着看着自己,她的心砰砰的直跳。这一刻,她突然很想跑向他的身边,紧紧的抱住他,虽然她和他只是一纸契约的关系,但是这一刻,温暖的整颗心好像都为他而跳动。

  “有请叶亦瑾小姐,请走向皇甫澈的身边!”柯茗西郑重的站在台上说着,没有一点之前的不正经的样子。

  皇甫澈向她伸出手,温暖随着音乐慢慢的向前走着。她陶醉于现在的这场典礼,就像是一个灰姑娘走进了自己曾经梦想过的殿堂,她的眼眶竟然在不知不觉中湿润了。虽然这只是一个例行公事的订婚典礼,但是温暖已经将它真的看做是自己人生中第一场典礼了。

  温暖走到他的身边,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放在了皇甫澈的手掌心,看着他,突然的温暖很想问皇甫澈一个问题,你爱我吗?也许是因为太过于感动或者惊喜,心里竟然想要问出这样一个不找边际的问题。

  “现在订婚典礼开始!”柯茗西微笑着看着自己前面的一对,“请问皇甫先生,你有什么要对身边的叶小姐说的吗?”

  皇甫澈拿过了话筒,他转过身看着周围的宾客,“如果非要说点什么的话,我想说我非叶亦瑾不娶!”他将话筒递给了柯茗西。

  温暖惊讶的看着皇甫澈,非我不娶?不是只是履行契约上的名义上的未婚妻的角色吗?这样的演变,温暖一时不知所措。

  “叶小姐有什么要说的吗?”柯茗西看着温暖的,将话筒递给她。

  “我……我没有什么要说的。”温暖低下了头,现在的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皇甫澈的话让她迷惑,难道自己也要配合他说非皇甫澈不嫁吗?自己对他好像没有这样深厚的感情。

  “看来叶小姐是不好意思了,我知道叶小姐的意思是非皇甫先生不嫁!”柯茗西笑着拿过来一个首饰盒子,“这里是他们的订婚戒指,现在请双方互相给对方戴上!”

  4酷》M匠+网fN唯一@…正^%版“,(*其!n他v都是盗;版)》

  皇甫澈拿着女戒,缓慢的套在了她的手指上,温暖清晰的听见皇甫澈的话,不要将这场典礼当真,只是做戏而已。她浑身颤栗了下,抬起头看着皇甫澈然后微笑点头。谢谢你,将我从刚刚自己编织的梦境中拉了出来,回到了现实。

  叶竹坐在宾客席位上看着这一对众人口中的金童玉女,她愤怒不已,如果当时父亲带着去的是她,那么现在应该是自己在参加这个隆重盛大的订婚典礼,和这样一位家世显赫的翩翩俊男在一起吧。叶竹的手紧紧的握成一个拳头,温暖,你何德何能有这样的机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