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就像是一个提线木偶,皇甫澈的手中紧紧的拽着那根线,肆意的抖动着手中的线,指东向东,指西向西,温暖心里虽然有些怨言,但是甚至她都不敢怒。现在的她清晰地清楚自己的身份,一个小女仆,他十亿买走的小女仆,温暖直到走出了酒店,仍然保持着自己刚刚的微笑,虽然她的脸已经快僵掉了,但是她不想在这个男人面前放弃自己唯一想要维护好的自尊。

  “今天表现很好。”皇甫澈抬起手想要去抚摸她的脸,“但是你的笑容还可以更假一点吗?”他放下抬起的手,皇甫澈终究是没有勇气去抚摸这张脸,虽然这张脸,让他的心里起着涟漪波澜。

  温暖依旧保持着微笑,抬起头看着皇甫澈,“总裁大人,我可以回学校了吗?身为女仆的我,已经做了该做的事情不是吗?”温暖第一次鼓足勇气看着他的眼睛,他的眼睛深邃,她什么都看不见从他的眼睛里,甚至他的眼睛没有一点光亮,像一个黑暗的无底洞。她的心一惊,一个人的眼睛里怎么会没有光亮?是他的心一直处于黑暗中吗?

  皇甫澈的嘴角上扬,扯出一抹淡淡的笑,看着温暖的眼睛,明亮温暖,真的是和她那个温暖的名字相像,自己也不知道贪恋这个女孩身上的什么,她没有倾城倾国的美貌,没有诱惑至极的身材,那自己到底是看上她哪一点呢?还是她的身上有着自己缺失的东西?皇甫澈找不到答案,他甚至从来都没有真正的了解自己,所以更加的不知道自己想要寻找的是什么,只是看到温暖,他的心在告诉他,不可以放她走,他的眼睛想要一直看着她!

  “我送你回去!”皇甫澈的声音磁性中带着冷漠,但是却温柔了不少,他正在一点一点的改变,只是他自己不知道夜没有察觉而已。

  温暖点了点头,她自知自己没有办法和他抗衡,甚至没有反对的权利,她只能顺从,再顺从,让自己尽量少点苦头,好让这五年快点结束,恢复自己的自由之身。

  皇甫澈打开车门,伸出右手做出请,这次他打开的是副驾驶的位置,温暖愣了一下,但什么也没有问,直接坐上了车。

  他轻轻的关上车门,从另一边进入了车里,皇甫澈上下打量了下温暖,“先去买衣服吧!”

  “不……不……用……不用给我买的。”温暖紧张的说不出话来,她的心跳加速,温暖现在只想快点离开这个男人,回到学校上课学习和夏乐乐嬉笑打闹。

  “你确定要穿成这样去学校上课?如果你喜欢的话,我无所谓!”他云淡风轻的说着,明明是关心的话语,但是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却是戏谑无比,让人难堪。

  酷y匠/%网永久免?费b看小)(说$。

  温暖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裹胸纯白的礼服,如果穿成这样去学校肯定会招来非议,即使是叶竹也并没有这样盛装打扮的去学校,她使劲的摇了摇头,“可以去之前那个店子穿回我的衣服!不用买的!”她不想和这个男人一起逛街买衣服,之前包养门的传言还未落幕,现在的她不想再招来任何的麻烦,否则,自己恐怕在那个学校也无法继续生活下去,那里是她唯一让自己感觉到快乐的地方,她不能失去那个学校。

  皇甫澈拿出手机拨打了柯茗西的电话,他还没有开口,那边的柯茗西兴奋高昂的声音已经传入了温暖的耳朵里。

  “澈啊,这么快就想我了啊?”柯茗西明显的感觉到意外,皇甫澈很少主动打电话找他的。

  “温暖在你的店子里的衣服还在吗?”皇甫澈对着手机说着,脸上的表情依旧是淡漠,仿佛和他讲话的是个机器人,他不需要付诸任何的感情就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什么?”柯茗西由兴奋变为垂头丧气,呆坐在了椅子上,看着自己的店子,“我这里客人很多的,那些衣服没有了,你再去买吧!”刚说完,柯茗西就挂断了电话,然后对着已经挂掉的电话咒骂着,“真是个冷血的人!一点都不知道关心人家!”

  毛毛看着柯茗西的样子都要笑喷了,他扭扭捏捏的走到柯茗西的面前,坐在他旁边的椅子上,“呀,我们的柯大少,还有垂头丧气的时候啊?”他拿着不男不女的腔调说着。

  “哼,好好干活,小心你的年终奖我一分不发!”说完后柯茗西又冷哼了几句,傲娇的甩着头发走到另外一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温暖是第一次听见皇甫澈叫着自己这个名字——温暖,从她刚认识皇甫澈的时候,他叫她永远是叶亦瑾,或者是叶小姐,今天他竟然在电话里说着自己的名字温暖,她吃惊的看着皇甫澈,阳光透过车窗打在他的脸上,她眼中他的侧脸好像在发光,温暖的阳光温柔的停留在了他的脸上,映衬出他好看的棱角线条!

  “你不会是爱上我了吧?”皇甫澈收回手机看到温暖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他看见,她的眼中分明是明亮的自己,他的心里也小小的吃惊了一下,自己一直穿着暗色的衣服,但是在她的眼里却是充满光亮的自己。

  温暖慌忙的收回自己的目光,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鞋子,“快开车吧,我要回学校!”

  “刚刚你也听见了,你的衣服没有了,先去商场买衣服!”皇甫澈打着方向盘,慢慢的转着弯。

  皇甫澈一路上时不时的看看右边的副驾驶,他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却发现自己不习惯和别人聊天,或者说,他和别人说话从来没有对等的关系,不知道该如何去表达,从他的出生开始,他感受到的是爷爷的位高权重,和自己的居高临下,从来没有把其他人放在眼里,包括柯茗西,如果不是柯茗西是那样贱贱的性格,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和这个男人相处。

  温暖一直低着头,她的脸蛋泛红,刚刚自己竟然看着这个男人入了迷,她从来没有对自己喜欢已久的季川学长有过这样的感觉,低下头,在心里骂着自己,并且提醒自己,他虽然长的很帅,但是不是自己喜欢的那种类型,不要被表面所迷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