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时,刚刚还形成一堵墙的云霄军,如繁星点点分散在四周,并没有出现大伙所期待的双方硬碰硬,打个你死我活,让人沸腾的场面。

  “吁.....!”

  看到这样的画面,在场围观的士兵,不约而同的发声鄙视。虽然杨校尉也说了,不许打扰,但是也有破例,毕竟法不责众。

  骑在马上,同样手握木器的士兵,看到对手居然逃了,立即露出傲色,暗暗得意,原来碰到是菜鸟啊,还真是杀鸡用了牛刀。

  “围”

  沈如君怒吼一声,手中令旗朝着冲过来的人奋力挥动,他并不是生气,而是声音太吵,他怕士兵们听不到。

  这时,散开的云霄军,左手持盾右手刀足足四十人,如洪水般朝着中间的人冲去,组成了牢固的铁桶将他们困在中间。

  “长枪进攻”

  在沈如君前方的待定的十命们,早就不耐烦了,可是没有听到指令都老实的没有出去,现在听到这美妙的音符,急冲冲的杀了过去,拿着比自己还高些的木棍,朝着马背上的兵卒捅去。

  “砰砰砰..轰轰..“通过自己人的保护下,站在外面的十命们嘻嘻哈哈,乐此不疲的占尽便宜,一寸长一寸强,出手甚是猥琐,他们这是跟自己比赛吗?这是找虐吧!

  而骑在马上的兵卒叫苦连连,狼狈的躲闪着刺来的木棍,有苦难言,自己却碰不到对方,冲也冲不出去,被困在原地动弹不得。

  啊啊啊...!

  一个两个三个...不断的有士兵被击落,从马背上掉下,摔了一个头晕脑胀,满脸憋屈好似吞进一只苍蝇。

  而之前不看好云霄军的人,现在却目瞪口呆,傻傻的吞咽了一下口水,原本在心中酿好的坏水,是想等比赛完泼出的,此刻却全撒在自己的心房。

  一名站在扬子彭身边的壮汉,此刻,气急败坏的大吼大叫:“你们搞什么,吗的,一群饭桶,快突破出去,给老子突破出去。”

  之前让他不看好的新兵,居然弄得自己的手下束手无策,被逼得手忙脚乱,他都臊得慌,脸上无光。

  看到他在好几百人的面前中失态,再其旁边的几人,轻声咳嗽了一声,目光飘向战局,仿佛想与他隔绝,这也太掉价了。

  认真注视着场中情况的沈如君,脸上没有出现笑容,这样的情况他早就预料到,对方的骑兵已被击落,躺在地上没有反抗力气,剩下的人要消灭掉,只是在他一念之间。

  当听到从校尉那边传出急促声音,让他打消了全灭之意,要是把对方剃了一个光头,虽然很光荣,但也同时得罪了人,当即挥动了一下手中令旗,下令解除囚笼之策。

  在他旁边的龙志杰,对于他的做法很是不解,不由得出声提问:“队长,这场我们赢的机率高达九成,只要再困住对方一杯茶的时间,肯定可以把对方打垮,为什么要撤销呢?”

  沈如君脸带微笑,轻声说道:“呵呵,你说的我都明白,现在只是比赛而已,又不是在真真的战场上,再说对方也是跟我们校尉是好友,彼此出现裂缝见面也不好意思,反正赢了也没有奖励,给对方一个面子又如何。”

  听到他给出来的分析,龙志杰刹那醒悟,点头明白,时刻保持着清醒头脑的他,刚刚也陷进去了,要是真的灭了对方,恐怕有些不妥,这其中包含了太多因素,不到万一是不能打破的,暗道,还真是小瞧了沈如君,这么妖孽的智慧,看来要重新再次评估。

  得到指令后,众人也依此散开,释放了对手,恋恋不舍的十命们也走开了,刚刚手中要是拿着真家伙,对方早被他们弄死了七七八八,不过,之前的感觉还是挺爽的。

  如获新生的老兵们,并没有生气,也没有继续打斗,一个个如同丢了魂,傻傻的站在原地,刚刚真的好像进入梦中,应该说是梦魇,到现在还挥之不去,缠绕在身,他们几乎都是上过战场,见过世面的人,现在却被对方压着打而且还是那种被打得没有还手之力,这是从来没有过的,而对方只不过还是个新兵卵蛋。

  比赛已停,扬校尉朝着场中,朗声说道:“这场比试,云霄军虽略胜一筹,但是对方还有一半人没有认输,所以我宣布,此局为平!”

  “子彭,这样的结果...恐怕不好吧,毕竟我...!”在一旁的壮汉,也有些不好意思。

  扬校尉一本正经的说道:“小家伙们闹着玩的,你不必太在意胜负,这些都不重要。”

  其实他心中乐开了花,真想给沈如君一个大大的拥抱,这家伙还真是替自己长脸,也为当初自己聪明的决定感到得意,自己还真是慧眼识人,大浪之中掏到金。

  沈如君也乐见其成,眉开眼笑的鼓舞着:“兄弟们,咱们能跟前辈们比试,这是一种殊荣,输了咱们不丢人,打平就是赢。”

  “老大说的没错,这是殊荣,输了不丢人,打平就是赢。”一命小队长,举起手中木棍,声大如雷传遍整个校场。

  “喔喔喔...我们赢了,哈哈哈...喔喔!”云霄军们也是乐观的很,没有气馁,斗志反而倍增,一片喝彩。

  龙志杰也连连点头,沈如君这样的做法实在太周到了,简单的词语,无形之中将对方捧得高高的,不但没有得罪人,还给对方找了一个结实的台阶下,这样的处理方式,只会增加双方的友好感,给人一种美好的印象。

  失落的老兵也在此刻,精神焕发,心悦诚服的朝着沈如君方向拱了拱手,彼此搀扶着受伤的同伴走开了。

  观战的士兵们,也没有出声嘲笑或者大声喧哗,一个个庄重的看着从广场退下的同僚,有些还自告奋勇的上前帮助,这些都是自己同伴,大家都是从战场上活下来的,是值得尊重的,一场胜负是绝对不可能扼杀掉他们的荣耀。

  沈如君镇静的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小声嘀咕着:“这支队伍还有救。”

  “嗯”龙志杰也感觉到了他们是一群有气节,输得起的人。

  其中一个中年男子,拍了一下之前有些狂躁的壮汉,轻声说道:“许动,你带了一批好战友,我真羡慕你。”

  “滚蛋,老子的人,刚刚可是输了,羡慕个屁。”个子矮半头的壮汉,推掉搭在他肩膀的手,不满的骂着。

  “哈哈哈,你放心,等下我就替你出气,子彭兄,我来接替下一场,人数定位一百。”男子也不气恼,一脸豪气样,单手重重的拍在胸口上,做着保证,替他捡回面子。

  “好”扬子彭点头同意。

  许动看了他一眼,轻声开口道:“你还认真了?但叫你手下收敛一些,这批新兵我喜欢,别他娘的下手没轻没重。”

  他居然开口替“仇人”求情,难道被虐出感情来了吗?

  男子诧异了一番,就目露鄙视之色,回道:“你刚刚还被收拾了,现在却反帮着,你这家伙啥性格啊,我看你是脑子烧坏,再说,这话应该是子彭兄的台词才对,你抢什么抢。”

  许动把脸一沉,双眼一瞪,立即出声反驳:“你的脑子才烧坏了,老子就是喜欢,你咬我啊。”

  哈哈哈.....!

  在旁边的几人,也被这对活宝逗得哈哈大笑。

  片刻之后,一声击鼓,让场面恢复平静时,扬子彭再次开口宣布,比赛即将开始与规则项事。

  广场边出来的人,全是清一色骑兵配套,熟练的一字横排,队列严肃整齐,蓄势待发,这是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而且协调一致,各骑之间有着自由发挥的间隔,不是上一批如同一窝蜂似的老兵可以比拟的。

  !●看m:正版章$节@T上:酷B匠/网

  初生牛犊不怕虎,看到对面的阵容,并没有让云霄军出现胆怯,一个个如同看到食物的饿狼双眼放光,这才是他们想要的对手。

  沈如君嘴角微翘,一脸自信,轻声说着:“许多人都说,骑兵才是主宰战场的王牌军,今天我就打破这个谣言。”

  战场上所向无敌的骑兵军团,能否再现神威呢?就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头带灰色军盔的男子,挥动了一下手中长枪,突然,将长枪指向了对方,哄声喊道:“如君,今日拿出你的本领来,痛快与我一战吧,否则你将一败涂地。”

  敌方骑兵官是跟沈如君在浴堂有过一面之缘的黄元泉,在他身边的骑兵,气势如虹,手举着刀,枪,大声嚷嚷着。

  “元泉兄”一道清朗的声音,在天地间回荡,站在六百米远的沈如君,一脸冷酷,神定自若的道:“只要你能突破我的阵型,冲到我面前的三丈之地,我就算你赢!”

  哈哈哈...!

  云霄军朗声一笑,眉飞色舞,气势高涨。

  词虽简洁,同时也释放出了强大的自信,就是藐视你们,连我的衣袖都碰不到,可想而知沈如君对此局,是多么有自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