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得到任务的徐伤,迷惑的看着他:“大哥,没我什么事情,你为什么叫我过来呢?”

  沈如君露出笑脸,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道:“我也不知道那些人什么时候来,而你身子弱些,在这么强烈的太阳照射下,我怕你会晕倒,所以能避免就避免。”言罢,转头再次开口:“志杰刚来这里还不熟悉,等下比试的时候,你就在我身边看着就行,其余的事情就交给他们去做。”

  龙志杰也朝他点了点头,甚是同意,毕竟他还没有彻底融入进去,万一搅和了也是蛮尴尬的,更何况还共处一室呢。

  原本他还以为有啥事情呢,现在听他一言,徐伤眼眶都湿润了,心情也变得复杂,没有想到大哥对他这么好,时时刻刻都在为他着想。

  徐伤略带哭腔,回道:“大哥,我身体没事能扛住的,我不怕苦。”

  “哎呦,三弟又哭鼻子了,等下我去买糖给你。”卫猴上前勾住了他肩膀,打趣着。

  徐伤一把推开了他,骂道:“去你的,死猴子,我没哭。”

  哈哈哈...!众人一声和笑,在场的都是自己人,大家都知道他们几个跟沈如君的关系。

  “好啦,你们几个先走,把人分成五小队,都跟众人说清楚。”沈如君岔开话题,连忙催促着其他几人。

  “是”

  有任务在身的,有模有样拱手后,也离开了这里。

  当时间再次过了半个时辰,等待已久的人终于来了,只见骑着高头大马的杨子彭,身边与他同行的还有六人,各个身材健硕不一,一双双尖锐的眼睛透露出强大的自信心,脸带从容之色,可以看出他们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兵,而在他们身后有支百人骑兵队,在后面是几辆被蒙上布匹的押运车,最后是井井有序的几百人小队,众人一步步慢慢的跟随而来。

  沈如君带领着众人,拱手,恭敬的喊道:“校尉大人。”

  坐在马匹上的杨子彭,仰天笑了一声,开口道:“我是故意拖延了时间,最后才带着大家到来,就是想考研一下你们的耐心,没想到你们还真是老老实实在烈日下等我们,新兵们能做到不骄不躁单单这条就不错。”

  要是他们到来看到沈如君他们整体散滥,歪歪斜斜不成样,他们可能转身就走,如果连这一点都做不到,就没必要再浪费时间,在其旁边也有几人,点了一下头,暗道,这支小队有用。

  沈如君谦逊有礼,回道:“哪里,大人谬赞了,大人叫我们做什么,我们岂敢造次。”

  扬子彭点点头,轻声说着:“很好,在我身边的都是我的好友,同事,身后的士兵就是他们的手下,一周期限已到,不知你是否做好了准备。”

  “各位大人,在下沈如君,这厢有礼了。”沈如君朝着他们拱手后,转身,大声喝到:“兄弟们,准备好了没有。”

  “准备好了...!”

  霎时,一个个齐声呐喊,震耳欲聋,气势颇为强大。

  沈如君脸带微笑的看着扬子彭,主场可不能弱了气势,要不然未战先怯,可不是好事,自己的长官恐怕也挂不住脸。

  “很好,后面的拉车上就是你们的比赛工具,你带人过去领取吧。”杨子彭吩咐了几句,就跟人离去,布置其他事宜。

  沈如君也看到了几个熟人,挥手示意问好,就带着人前往押运车,一支支小队伍从他们身边走过,有带微笑,有带鄙视,反正林子大什么鸟都有,他也没有在意,来到了押运车掀开黑布匹后,里面放着的都是如木制作而成的,刀,盾,剑,枪形态,看到此物沈如君也释然,比赛而已又不是上战场,不需要真家伙。

  虽然这些家伙是木制成的砍不死人,但打到身上还是会受伤的,沈如君出声对手下们关心着,注意安全之类的话,就开始分配工具。

  拥有强大蛮力的十命们,随意挥动了几下手中木枪,其木质还是可以的,手里垫了垫重量,如同就像拿着牙签,毫无重量之感。

  半柱香时间过去,杨子彭他们就站在广场正上方,广场中间空出了一个大位置,是留给他们比赛用的,其他未安排的都在周围静候,一副看戏样,小声说着话,瞬时汇聚成庞大的杂吵声。

  O酷0?匠^网首d发M

  当看到对方出战的是骑兵二十五名,刀盾兵二十五名,已排列出整齐的队伍,严阵以待着,沈如君微微一笑,迅速传令,也给已方布置了四十名刀盾,十名长枪兵,阵型简单又随意。就在他们同时完成准备后,一道声音响起,场面变得安静。

  “咚...!”

  广场上不知何时多了一面战鼓,在一名大老粗连续击打几下时,发出震人心弦的回音。

  五声之下,嘎然而止,阒无人声。

  这时,杨子彭从中走出,朗声说道:“这只是一场友谊赛,切记不得故意伤人,丢掉武器视为失败,大家听明白了没有?”

  “听明白了”双方人马朝着他,大声喊道。

  “好,此战一方为五十人,观战人不得出声干扰,比赛正式开始!”扬子彭锋利的双眼看向所有人,双手一拍宣布拉开序幕。

  比赛开始时,在杨子彭身边的人,就皱起了眉,提出质问:“子彭,你是不是夸海口,你所说的人好像也不怎么样嘛,队伍错散没有阵型,我手下的人都比他强,要是他只有这样的本事,你所说的我可不同意。”

  其他人虽为出声,但也点头默认。

  “呵呵,大伙看着就是,这才刚开始,谁都不知道结果。”杨子彭一脸微笑,其实心中也在打鼓,替他担心。

  眼看对方马上就要到了,沈如君拿出腰间上的红色旗帜,一手在空中比划了几下,挥动令旗,出声喊道:“卫猴,任成,请君入翁。”

  心领神会的两人,彼此点头后,当看到近在眼前的敌人,挥动令旗一左一右,连忙大声喊道:“散!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