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听教诲的众人齐齐点头,虽然沈如君跟他们差不多大小,甚至有些比他还大十来岁,但是沈如君的话,无疑是正确的,骄兵必败这是恒古不变的道理。

  时间飞逝,转眼两个时辰过去,也有不少人与他们擦肩而过,前去饭堂填饱肚子去了。

  这时候,突然,一阵马蹄声响起,越来越近,众人转头望去,只见一人从马匹上跳下,来到了沈如君身边,轻声说了几句话,就再次上马离去。

  沈如君满脸笑意,朗声说道:“各位兄弟,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中午之时,咱们的杨校尉,帮我们安排了一场与其他军营进行的友谊赛,大家有没有信心击败他们!”

  “有信心,有...!”

  众人纷纷应声,立即欢呼了起来,一副信心十足的样。

  酷v匠M!网●正{E版T!首:发O

  他们在训练时,就知道不久后会有一场比试,所以彼此心中也很期待,自己与别人的差距会是在哪里呢?

  中午时分,天气便热了起来,在阳光的照射下,广场里热气腾升,云霄军所有人都站在此处,满头大汗,但也不烦躁偶尔有人擦拭了一下汗水,也乖巧的站立着,不明所以的过来者,看着他们整体这么怪异,不少人心中暗道,这是搞哪样捏,晒鱼干吗?

  众人在吃过午饭后,站在这里已经有半个时辰了,就是在等待杨校尉安排过来的人。

  而在广场右边不远处,沈如君跟三命,四命,七命,卫猴,徐伤,任成,龙志杰,正在一处小树荫凉下闲聊着。

  当沈如君带他走后,一命当即跳出来喊屈:“老爷,我不服,我是小队长,而且还是大哥,凭啥老三,老四跟老七可以得到如此待遇,从一至十排队轮流也轮不到他们几个啊。”

  “俺也觉得,老爷,偏心不公。”二命举手大声洋洋表示赞同。

  剩余的五命们虽然没有说话,但也有点不服气,雷霆轩本来也想开口的,但看到被人抢先一步,话又吞下了肚。

  “老爷,要不我就跟他们一起站在这里算了,没事的。”三命接话道,他也不想看到兄弟们有啥心中不舒服。

  沈如君双眼怒瞪,连忙朝着他们俩货的屁股踹上两脚,大骂着:“反天了不成,连我的话都敢质疑,这是命令,谁敢不服,统统站出来,老子以德服人!”

  别看沈如君看起来温顺,一副好好说话的样子,淫威一旦释放出来,吓得所有人双腿发抖,不敢造次。

  智有文韬,将有武略,沈如君是绝对不会把这两种人混淆在一起,人才就要分开养,也没什么好比较的。

  最小的十命扶起他们后,轻笑道:“我或许已经知道了一些。”

  “到底是什么原因呢?”一,二命起身后,单手拍了一下屁股,双双异口同声好奇的问道。

  刚刚沈如君的一腿,根本就没有用上多大的力气,对于他们这皮粗肉厚的,完全没有起到疼痛感。

  “老三,老四跟老七的为人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他们一不拍马屁,二不乱说话,平时做的事情,就是看看老爷的笔记爱好学习,进步也比我们快,可能是有事商量。”十命嬉笑了一下,不紧不慢的说出自己心中的逻辑。

  “你这不是说屁话么,谁都知道。”五命插嘴骂道。

  “可是那个新来的龙志杰呢?他为什么也可以过去呢?”一命不依不饶的追问着。

  十命摸着脑门,甚是头疼不已:“哎呀,我的大哥啊,你这么在意去那树荫干嘛,那里又没吃的喝的,也没有银子让你挖掘。”

  哈哈哈...!周围的人,也感觉到好笑。

  这时,从远处走来一位老兵,头戴军盔,手里拿着几根小木棍,急匆匆的朝着广场中走来。

  “你好,请问沈如君沈队长在吗?”大汗淋漓的中年男子,对着正在站立的一命他们拱手说道。

  “噢,你找我们老大有啥事呢?”一命转身对他轻声说着。

  “是这样的,刚刚我的队长说,叫我拿些东西过来转交给沈如君的。”中年男子出示了手里的东西,然后答道。

  “嗯,你去那边,我们老大就在那里乘凉!”一命点点头后,一手指指向不远处。

  “多谢告知!”男子拱手后,转身大步流星离去。

  男子走上前后,朗声喊道:“请问你们谁是沈如君呢?”

  “是我”在边上聊天打着哈哈的沈如君,突然听到有人叫自己,转身回应。

  “沈队长,你好,这是孙风队长托我送来的。”男子恭敬拱手后,将手中之物递交了过去。

  沈如君看到此物,脸露喜色,笑道:“哦,这么快送来了,真是辛苦你了,也替我多谢孙风老哥。”

  “不用,这是我应该做的,任务完成,沈队长那我就告辞了。”男子拱手离去。

  “嗯,兄弟幸苦了。”沈如君不骄不傲,再次答谢。

  男子走后,众人好奇的看着一脸笑意的沈如君,手里拿着的东西,甚是不解搞不懂,这到底有啥用处呢?

  当沈如君将其中一根拿出来后,众人看得仔仔细细,这是两指大小的圆形木棒,约长十来寸,木棒手握处很顺滑,而上方是一面正方形的红色布。

  “这个叫发令旗,用处就是用来号令士兵的,三命,四命,七命,猴子,小城,我给予你们掌旗官的身份,你们五人每人一支,分别带领二十人。”将带着其他颜色的木棒分别拿给他们,沈如君朗声介绍完后,突然,语气冰冷,一脸严肃的道:“当看到我手中举起这个红色旗帜后,我叫谁上,你们就给我上,不需要任何理由解释,我没有叫到的,全部都不许动,坚守此地,谁若敢扰乱,老子就赏你们掌旗官三十军棍!”

  那坚定语气可以看出,谁若打乱了他的节奏,肯定没有情面讲,挨板子绝对跑不了,沈如君给予他们的是一种信任,也是责任,同时也让他们感觉到了一丝沉重,要是手下之人出现了跳蚤,自己的屁股就要遭罪了。

  “老爷,大哥请放心,我们一定完成任务。”五人齐齐拱手,庄重的回应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