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是最美好的时光,也是大自然吐露神奇的元子精华之时,许多练武之人,都是在这时候拼命修炼吸收元力强化自身。

  时间过去半个时辰,在一旁的一命轻声,不解的问道:“老爷,时间已经过去许久了,怎么还不开始呢?”

  听到他的话,沈如君闭起的双眼,慢慢睁开,刚刚的空气让他倍感舒服。

  此时,广场中,今天并没有做他们平时的锻炼任务,在沈如君示意下,上百人站立着,列队成两排,当听到他说的主题,个个如同求知的学子,正在认真聆听着沈如君的话。

  “在我们常见的兵种,就是六大兵种,长枪兵,弓箭兵,轻甲盾兵,重甲盾兵,轻骑兵,重甲骑兵,许多国家都以为骑兵才是决定胜败关键因素,属于顶尖兵种,所以都投入了大量的巨资去购买珍稀战马,打造一系列的战盔等等,其实这是一个错误的想法,刚刚我说的这些兵种,它们其实是处于一个六芒星状,彼此围绕相生相克的。”沈如君身体如标杆一般挺直,平心静气的说着。

  M酷匠W网q永#!久"*免费E看小。说?

  枪兵,克,骑兵,重甲骑兵盾兵,克,枪兵,弓箭兵。

  骑兵,克,盾兵,重甲盾兵。

  弓兵,克,骑兵,长枪兵。

  就在这时,站在后排的一个大老粗,拱手朗声说道:“队长,我有异议!”

  “请说!”沈如君脸露喜色,在这种方式聊天中,他最希望看到的就是有人提出不一样的看法。

  壮汉不慌不忙,当即大胆的提出了自己的困惑:“队长,我是从别的营调过来的,以前是跟随陶校尉的,我从他那里听来的话,却和你有些不同,战马在极速奔跑中有着强大的冲击力,是可以破开一切的存在,为什么你却说它会被克制呢?”

  壮汉刚说完,额头就冒出了汗液,因为他看到边上的二命脸一沉,双眼瞪着他,仿佛随时跑出来海扁他一顿。

  二命心中嘀咕,咱老爷是传授知识给你们,你却跑出来拆台,是想搞事情找不疼快吗?

  “二命!”沈如君瞪了他一眼。

  看到他变乖巧后,沈如君才继续替刚才的人解惑道:“你说的骑兵是很强大,我不否认,但也唯独在广阔的平原之地欺负盾兵而已,假若盾兵进入在森林中,彼此谁胜谁负还说不准呢。”

  壮汉点了点头,拱手后退回原地,他也非常认可这样的答案,森林之地确实可以限制战马的速度,骑兵没有了优势,彼此间就不好说了。

  龙志杰上前走了一步,目光炯炯,话如尖刀:“队长,就你刚说的长枪兵是可以克制骑兵,但为什么我们武都军团,还是有许多长枪兵,碰到对方的骑兵就熊了,还是吃了败仗请问这又何解?”

  沈如君沉思了片刻,抬头直视着他,坚定的说道:“这个就要看带领他们的指挥将军是怎么做了,要是兵与兵之间配合度不够,没有相互协助,没有统一坚固的阵型等...这些因素都是很重要,一旦阵型被骑兵攻破,杀入其中就很头疼,要是出现了逃跑现状,兵败如山倒就是结果。”

  得到这样的答案,让他心情非常沉重,龙志杰一脸严肃,再次提问:“那么在战场上如何取得优胜呢?如何才不会出现大量的伤亡呢?”

  “战场千变万化,为了保证达到最小的损失,我们就要借势,借助周围所有一切的有利条件,平原地势,凹凸之地,森林环境,河流,峡谷,城墙,小巷等等,根据情况随机应变,做出相应的策略。”一丝不苟的说出自己的看法后,沈如君微微一笑眉如月状,轻声笑道:“人是活的,打不赢可以跑啊,难道傻憨憨的站着把脑袋送给对方吗?。”

  哈哈哈...!

  此话深得人心,大家咧开了大嘴,朗声笑着。

  龙志杰眉头皱起,感觉到了一丝不悦:”队长,军有军规,打仗怎么可以逃跑呢,这可是死罪啊。”

  沈如君轻叹一声,有些无奈:“如果明知条件不利,还要士兵上前去送死,这是犯了大忌,要是真的命不好,跟着这么一个死要面子,在乎头上光环的将军,大家都要尽最大的努力活下来,只要活下来,大家才能面对以后的风风雨雨,死了就成了一堆白骨。”

  对于这个问题沈如君也是很无奈,但这样的糊涂人并不是没有,只是还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而已。

  众人再次点头,虽然沈如君的话有些变味,但分析的情况却是很透彻,他们的命就一条,拼不起也玩不起,谁都不想白白送命。

  “我虽然只是一个小队长,如果让我抓权,我绝对不会拿兄弟的命去开玩笑,能打就上,不能打就撤,撤退并不是逃跑,这根本没有什么好丢人的,只要能占便宜就是好事,咦,怎么感觉这么猥琐呢?”沈如君一脸正色,说完最后一句,摸了一下脑袋,自己都感觉到其中注入了耍滑头的成分。

  哈哈哈...漂亮...喔喔喔..队长牛掰!

  众人嘻皮笑脸很是灿烂,自觉的拍手称赞,恢复了些许本性,高兴的欢呼鬼嚎鬼叫着。

  龙志杰哭笑不得,摇头苦笑后,退回了原地,虽然沈如君提出采取游击战术来对应,有些非君子的做法,但也不能否认这是一条错误的决策,而且他分析的也很理智,不能因为在乎面子而犯傻跟人厮杀,这样不值得。

  沈如君咳嗽一声,挥了一下手,场面恢复了平静,大伙兴致勃勃的看着他,通过这短短几天的认识,相处,沈如君在他们的心中位置不知不觉提升了一个档次,因为他所传授的都是值得学习,思考,大伙也很尊重他。

  双眼环视着所有人,沈如君语气略微重了一些,:“虽然大家现在只是一个没有官职的兵卒,但若是哪一天命运降临之时,荣登高职,你们一定要记住,在战场上随时会发生未知的变数,并没有任何一种兵是有绝对的优势,也没有任何一种兵可以永远不败,要想取胜唯有找对兵种来克制,绝对不能盲目出击,否则带来的只会是血淋淋的教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