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后的申时...一个兵卒带着一个新兵,随意的走着,穿过一层层帐篷,来到了扬子彭居住的地方。

  兵卒很有礼貌,在帐篷外喊道:“扬校尉,有人找你。”

  还在帐篷里查阅文件的扬校尉,放下了手里的活,对外轻声说道:“请进!”

  只见一个身高五尺二寸,白皙脸蛋的青年男子,衣着得体眉清目秀,肩上背着小包袱,腰间挂佩剑,那英挺剑眉,乌黑深邃的眼眸,无形散发出一种世家公子高贵的感觉。

  扬校尉上下打量了他一下,也感觉到此人气度不凡,他也记得前几天有人会被安插过来,和蔼的对着他说了声“请坐”

  “校尉大人,我叫龙志杰,初来乍到,以后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请你指点一二。”青年亲切随和,文质彬彬的简单自我介绍了一番后,才拿出一封信件递了过去。

  扬校尉接过书信后,从容的看着这信中的内容,当看到最后的备注,双眼突然一睁,心中充满惊骇,神情紧张说不出话来。

  “我来这里,希望大人不要暴露出去,你就当我是个手下就行,有啥吩咐尽管说。”青年站起身子,露出阳光般的笑容,意味深长的说着。

  扬子彭就像被定了身,瞪目结舌,表情痴呆,手中的信件也掉落到了地上,没人知道为什么,他会如此反常。

  此时酉时,一群赤露上身的家伙们,嘻嘻哈哈的从军营广场里走出,这些特殊的家伙跟别人一比较显得很另类。

  雷霆轩挥动了一下胳膊,一脸笑意:“大哥,通过这几天的训练,真是爽,感觉身体都棒极了,你这套方法还真灵。”

  感同身受的卫猴,也是连连点头:“嗯,前几天还有些疲乏,但是每天都这样,感觉还挺不错的。”

  赤膊上身的沈如君,停下了脚步,将手里的衣裳放在肩膀上,对着他们大声喝到:“我在这提醒一次,受不了的可以宣布退出,我不会怪他的,现在只是锻炼体质,以后还有更残酷的力量活,你们要不要退出。”

  哈哈哈....不退,不退...谁退谁软蛋!

  在他身边的少年,青年,大老粗们,嘻哈着,气势高涨如虹,显然对这样的生活已经适应了。

  “尽管来吧,在严酷的活,俺都能扛住。”九命放声高喊,心情极为舒服,他可是尝到了甜头。

  他身边的兄弟羡慕着,刚刚九命就神器的突破了一个星,达到了三星大武师,境界越高提升就越慢的。

  “哈哈哈,好,到时候谁若敢退,老子就打断你们第三条腿。”沈如君也是开怀不已,照这样下去,这支小队伍以后在战场上自保将会大大提高。

  在军队里生活虽然不是很久,但是他也被传染,时不时的爆粗口,已经跟原来的哪个他改变甚大。

  一群人有说有笑的朝着居住地缓慢的走了回来,眼看就要达到了,沈如君再次开口提醒:“大伙回去都要早点冲凉休息,别忘了明日还要晨练,我可不想看到有人受惩罚。”

  “知道了,队长”

  兵卒们也都正儿巴经的回应他,这几天的相处,大家也很认可他这个队长,虽然他严厉,但是他所说的所做的,都是为他们好,所以也从心里尊重他。

  这时,扬子彭带着一个青年,恰好也碰到沈如君带人回来。

  刚回来的一众人,也看到自己的长官,一个个虽然错散,但也站得笔直,大声喊道:“校尉大人”

  “嗯,都刚回来是吧。”杨子彭对着他们点头,对于他们的行为也是很认可,新兵就要多锻炼,而后娇装怒色的说道:“这天马上就黑了,大伙赶紧冲凉去,洗洗你们那臭烘烘的身子,谁若在亥时还未冲凉,老子赏他几鞭子。”

  最新●章*节j上g酷☆n匠网

  “哈哈哈,是,大人。”众人喜眉笑眼的回答后,如鸟兽散跑开了,原地只留下沈如君几个人。

  旁边的青年,皱着眉头,心中暗道,这些人是怎么了呢,一副吊儿郎当没一个正经,但是却很有精神充满了干劲,这么奇葩的一群人他也是头回看到。

  一丝不苟的沈如君,恭敬的拱手说道:“校尉大人,找我有何事吩咐呢?”

  在沈如君旁边的卫猴他们,瞪着大眼,也是好奇,站在原地也不走了,很想知道校尉有什么事情吩咐。

  “哦,是这样的如君,我给你们安排一个新室友,以后你们就彼此多照顾一下。”杨子彭脸带微笑,而后,对着旁边的青年说道:“这位就是队长沈如君,以后你们就好好相处吧。”

  “知道了,校尉大人,我会的。沈队长你好,我叫龙志杰,以后请你多指教。”青年非常有礼貌回应后,温文尔雅的对着沈如君自我介绍着。

  沈如君看着跟自己差不多身高的青年,也感觉到了他由内而外散发出的强大自信,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给人很舒心。

  这时,粗枝大叶的雷霆轩,神经大条的上前单手搂着这个青年,颇为豪气的拍着胸膛,朗声笑着:“只要你跟我混,哦,不,是跟大哥混,一定让你吃香的喝辣的。”

  “咳咳咳,校尉大人还在这呢,臭雷,注意一点。”沈如君头痛欲裂,双眼狠狠的朝他瞪着。

  “无妨,无妨,青年人嘛,只是你们能相处得好就行,好了,如君,我就把人交给你了。”校尉不在意摆着手。

  “放心吧,校尉,我会照顾好的。”沈如君一脸认真,点头答应了下来。

  “嗯”扬子彭甚是满意,说了几句没营养的话,就找借口离开了,往自己的住处走去。

  这时候,卫猴几人也走了过来,一身脏兮兮的对着这位新人身上蹭去,不知是真的喜欢他,还是喜欢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香气。

  沈如君对于校尉安排也是说不出来的感觉,这安排的事情完成可以交代给别人,是校尉对新兵太上心了,还是这青年有啥特殊才让他亲自安排呢?晃了晃脑袋一时搞不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