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如君富有激情的演讲,那无形的感染力,不仅吸引了兵卒们,就连他身后的兄弟,手下们都被传染了,短短几句话时间,此时此刻已经彻底将他们那股深藏在心里的动力激发出来了。

  这时,在他们四百米外,一只巡逻军正急匆匆的朝他们赶来,一个个手持兵器,如其是领头的更是满脸怒火。这都几次了,岂有此理,不发飙当他是摆设吗?昨晚都吵闹四五次了,现在居然串通其他人在这吵闹,难道不知道还有许多人还没有睡醒吗?把他们抓回去一定好好教训教训。

  而就在巡逻军走了上百米外,突然有两人挡住了这支三百人军队的去路,众人也停下了脚步,好像的看着对面的人。

  其中一个连带笑意,对着他们的领头人说道:“蒋都,你带着人这是要去哪里呢?凶神恶煞的模样,好像满脸不高兴哦。”

  “哦,原来是子彭兄啊,还不是你的新兵,整晚鸡飞狗跳的,现在也不让人省心,这不准备去抓他们,好好教教训训。”粗眉大眼的巡逻长官,看到了此人也连忙走了过去,打起了招呼。

  “我那些新兵们,你以后别去管了,只要他们没有触犯军规,就睁眼闭眼吧。”扬校尉也是摇头苦笑,这么霸道的话他也是头一次说。

  “凭什么,你我彼此同级,我敬重子彭你为人公正,但是我们各有管辖范围,你这样插一脚不好吧。”蒋都皱起了眉,心中对于他这样的做法有些反感。

  “蒋都,这事你不能怪他,都是我的意思。”突然,在扬校尉身旁,一名身着黑袍,全身笼罩在大黑斗篷中的人,轻声开着口。

  “这声音,难道是,,属下该死,不知大人前来,请恕罪!”虽然看不到此人的真实面目,但是那道声音他却永远忘不了,因为正是此人亲手提拔的,蒋都浑身一震,当即连忙单膝下跪着。

  在他身后的兵卒,也齐齐下跪着。

  “不必紧张,我只是过来看一眼,你们还是恢复常态,该干嘛干嘛,当我没有来过,只是刚刚子彭校尉说的,都是我的意思,你吩咐手下们照做就行。”身高五尺三寸的神秘人再次轻声开口。

  “好的,大人,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手下这就带人离开。”蒋都站起身,恭敬的说道。

  男子点头后,蒋都才转身带人远去。

  神秘人跟扬子彭来到帐篷后,才取下头顶的黑斗篷,要是沈如君在此,肯定会认出来,这位就是带领士兵前来他村庄的千夫长,汪城。

  “大人,你何必亲自来呢,你叫人给我令牌就行了,现在边关打得紧,万一那些杂碎看到了,肯定会捅你一刀。”他们进帐后,扬子彭就有些不满,跟他唠叨着。

  汪城不在意的摆着手,朗声笑道:“哈哈哈,无妨,我也听从大人的安排才过来的,你又不是不知道,蒋都那牛脾气一上来,我的令牌可能都不受用,万一你们有什么分歧,岂不是徒添烦恼。”

  “那我就揍他,反天了不成,咦,刚刚你说,是大人叫你来的,到底是有什么重要事情,要劳烦你亲自前来呢?”扬子彭甚是好奇。

  汪城坐在凳子上,平心静气的说着:“大人只是吩咐我,将一个人安排进来,过几天就到,我想此人身份并不简单,他来之后会有我的信物,随便跟如君那小子吹吹风,照顾他一二。”

  “这还不简单吗?小事一桩而且。”扬子彭拍着胸膛,不在话下。

  }#酷匠*网,0首发…

  “嗯,要是沈如君能把这队伍带好,你就给他吧,让他自己磨练磨练,咱们国家此时处于雨动风摇,急需人才的诞生,陶大人也老了,一旦他倒下,形势将会大大不利。”

  帐篷中的两人,想到未来心里都很沉重,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唉”。

  此刻,在军营巨大的广场上,沈如君他们,正做着长跑训练,而在最前方的带领的就是他,队伍五人为一排,一条长队井井有序的慢跑在他身后。

  一个时辰后,天也亮了。

  沈如君转头看向身后,发现还能跟上他脚步的已不多了,朝着他们放声大喊鼓励着:“太慢了,都快点跟上来,体质不提上去,如何长久作战,敌人可不会等你休息好了,再跟你公平一战,都动起来。”

  “老爷,你就让我们休息一下吧,很累了。”三命在身后满头大汗,呼吸都不顺畅了。

  一命双手放在膝盖上,身子半蹲着,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是啊,我这双腿都有点酸了,感觉快要不是我的。”

  “大哥,放过我们吧,该吃饭了,肚子真的不行了。”卫猴双手叉腰,空腹已久让他脸色都有些发白了。

  身体还好的徐伤,双眼看着周围的情况,撇了撇嘴:“大哥,你看这周围人眼光,好像在看傻子一样,要不我们就结束吧。”

  沈如君略微沉默之后,表情严肃声音低沉:“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我们练我们,有没有招惹谁,他们爱干嘛干嘛,要是行事处处在意别人的眼光,又怎么能变强呢?”

  “大哥,你说的没有错,但是,你看看现在的阵型,大伙都没力气了,改天来继续,或者明天。”任成连忙接道。

  他的话立即引起了旁边几个人的附和,觉得非常有道理,不能一次就把人弄垮了。

  这时,大约有六七十个人已经跟他们拉开很长一段路程了,个个慢吞吞的走着,有气无力如同老人走路,就差一个拐杖来搀扶。

  “好吧,今天就先到这里,大伙就先休息一下,然后再去吃饭,休息半天,下午继续。”沈如君也点头同意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欲速则不达,体质着东西,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提升的,而是需要日积月累。

  之前刚开始的时候大家都觉得这是小儿科的事情,个个都从容,轻松的很,可是时间一久,身体体力越来越虚弱,到现在疲惫不堪,从快跑变慢跑,最后甚至连走的力气都没有了,喘着粗气,一副累死狗,此刻才体会到,什么叫做体力全无筋疲力尽。

  听到他同意后,大伙如同放学的小孩,回光返照般又有了一丝活力,欢呼不已,脚步都轻了不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