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如君眼疾手快,也从这堆垃圾里拿到了一把三尺长的大刀,只是缺了一个口,虽然也是生锈的,但随意挥动了一下,还是有点分量的,也没有太在意,拿着武器就走回去了。

  有些倒霉手慢的新兵,一脸沮丧的看着地下已经被众人挑选剩下的破烂,迟疑了片刻,也蹲在身子捡起这不成样子的东西,走回了各自的队伍。

  “好了,大伙都拿到彼此满意的物资,就请回吧,望诸位手足兄弟,他日在战场上好好立功,为国争光,立下不朽功勋,名门望族啊。”大胖子脸不红心不跳,一脸忠臣相,跟之前的那个他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扬校尉双眼朝他怒瞪了一下,松开了握着的拳头,转身离去:“走吧!”

  E8酷匠u网正、%版D~首6t发|O

  “小的们,跟老子走。”老许看到他走了,摇了一下头,大声喊了一句,也带着自己的新兵离开了这里。

  不一会儿,众人也纷纷朝着自己的住处而去。

  众人走后,在大胖子身边的一个偏瘦的狗腿子,嬉笑着说道:“哈哈哈,大人,这次又赚了一笔,真是恭喜大人,贺喜大人。”

  “哈哈哈,那是当然,他们一来我就知道是这结果,在我管辖之地,凶虎,就给我卧着,猛龙,都要给我盘着。”大胖子军需官,绿豆眼睛蛤蟆嘴,气焰嚣张目无人。

  “小王,还是跟往常一样,晚上把那些东西运出去,七成价格卖给吕掌柜。”

  “知道了大人”

  “哈哈哈”大胖子仰天大笑,晃动两只粗短的手臂,迈着八字步,心情舒服走路都轻盈了许多。

  在其身后两三个马屁精,嘴巴叽叽喳喳的说着他的好话,胖子一高兴,从怀中扔下几个银子,旁边的立即弯腰捡起,高兴不已的他们,更是使劲的擦着他的鞋。

  “校尉大人,为什么,我们是新兵没错,但我们也是想为国家出点力,这就是给我们的待遇吗?”在扬校尉边上,一个长得五尺身高的少年,一脸的愤愤不平,大胆的投诉着。

  “我知道,你们心情都不疼快,想骂人,我何尝不想。”扬校尉咬牙启齿,双眼冒出无名火。

  “那为什么,大伙不联合在一起,投诉那个贪官呢?”其中一个青年提出了质疑,他很不解,不止是他,所以人都不明白。

  “那家伙的哥哥可是,孙恩万夫长,有这么一个大靠山,想要扳倒这个大胖子,难啊,孙恩在军营里也跟其它万夫长有着密切关系,只要没有武都没有除掉他哥哥,这事就成不了。”扬校尉无奈的摇着头,替他们授业解惑,自己甚是感到无力。

  沈如君就不信邪,提出了疑问:“校尉,万夫长权利这么大,就没有人能约束他们吗?”

  “有,将军级别,就有直属管辖权,但是将军不是住这里的,也很少来这里,也就不知道事情,万夫长彼此勾结颠倒是非,也是没有办法,除非你们谁当中能坐上去,否则连根将军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凡人岂能逃过金钱美色的巨大诱惑,尝到了甜头,当初的志愿,那股热血,将会变成支离破碎,一旦踏入这诱惑沼泽,想要脱逃是不可能的,只会越走越深,越走越偏。

  “你们现在正式成长阶段,在未来的日子里一定要记住,绝对不能平白无故的接受别人的好处,金钱,美色,权利,因为等着你的将是不为人知的麻烦,最后也就会变成贪官,糊涂官,背后被人千夫所指,臭名昭著,人生在世,钱再多,豪宅再大又如何,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物质,千万不要看得太重,男儿就要顶天立地,光明正大,问心无愧的活着才能不枉此生走一遭,记住最后一句,不忘初衷方得始终!”杨校尉庄重的提醒着,仿佛怕他们会陷进去,步入别人的后尘。

  “多谢校尉告知,我等一定谨记!”

  所有人都朝着扬校尉看着,拱着手一脸的受教,恭敬喊着。

  沈如君也是对此感触良多,心中明亮了许多,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这才是人生真谛!

  “孺子可教也。”杨校尉欣慰的点了头,他对这些青年也是很看好,要是这些家伙能在战场上,通过战火的一次次洗礼,成功活下来的话,将来可能会有所作为的。

  扬校尉就是因为正直,不屑于跟那些人为伍,也正因为这样,他才会被打压,一直都是校尉得不到升职机会,与他相识的人有些都是千夫长了,但他不后悔,为什么一定要跟他们同流合污呢?人各有志,恕不奉陪,秉承心中信念而活才会有意义。

  众人走到了,广场右边下角,五千米之外的一处空地,空地四周地面都划上了或大或小的长方形记号,那是给他们布置帐篷的地方。

  这时,周围也走从来了十来个老兵,对着杨校尉拱手后,就帮着新来的兵卒,教着他们该如何使用。

  毕竟都是兵卒,而且都是老百姓,出来在外靠朋友嘛,大家以后就是邻居了,结交一下也不是什么坏事。

  不一会儿,掌握要领的新兵,就自己开始弄了,一个个军帐篷结实牢固的出现在这个地方,虽然有些异味潮湿,但在这太阳的照射下,也很快无味,只是又旧又皱外加几个小洞而已,晚上休息帐篷顶部,还能吹进微风也挺好的。

  “我靠,我这个烂成这样啊。”其中一个新兵,拿着一个大窟窿的帐篷,脑袋都可以进去了。

  “这不挺好,有个大洞在,晚上睡觉很清凉。”旁边的打趣的接着话。

  “大哥,我现在拿的是折叠状,散开后就不止一个洞了。”少年额头留下汗水,有些尴尬。

  “哈哈哈...!”

  大伙看到他的情况,也是自然的笑了出来,心里深表同情。

  “算了,你就跟大伙们挤挤吧,反正空间也够。”扬校尉走了过去,吩咐着。

  “谢谢校尉。”少年露出微笑,高兴的说着。

  帐篷彼此相隔八米,每一顶架好的帐篷,空间都很好,能容纳七八个人一起住入,当所有都事物都处理完了,校尉也就简单的做了分营,每五六个人为一组,从此共同居住在一起,十命那些傻大个,却非常好运的五人分配到了一起,可能是校尉看他们有说有笑的彼此熟悉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