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然,十命他们也是非常巧合的跟沈如君一起的,当人数全部处理完后,众人都跟着自己队的队长,离开了这地方。

  武都国,因为粮食的原因,经过这几年的仓促招兵组军,现在军营里,加上其他关隘驻守的士兵,总人数超过了七万之众。

  人数达万人,就有一名万人夫长控制,七支就有七名万夫长,每人带领一支万人军队。

  一支万人军队,又被分解成十大队,由十名千夫长进行统领,每人带领一支千人队伍。

  每支千人军队,又有十名校尉来束缚,每人管理一百人,所以也叫百夫长。剩下大队长,小队长,就不介绍那么详细了。

  庞大军队就是通过这样的层层编制,管理,压制,才能形成有效的方针,一个人是绝对无法控制,要不然一旦出现混乱就麻烦大了。

  围墙高达五丈,入门口成凹形,在校尉的带领下,众人慢慢走进了这座军营,新兵们紧张又好奇的仔细看着里面的情况。

  入口是畅通无阻的直线通道,肉眼望向远处,只能依稀的看到,这座军营共四个出口,东南西北,最中间是一个宽敞的广场,这里就是平时练兵的地方,广场正上方,是两丈高的大平台,这是高等军官站立的地方。

  兵卒休息的地方都是三角形大帐篷,每十三顶帐篷跟一座圆形大帐篷为一处,也有些更大的那是级别更大的官,除必要的主道,其余的地方,都是扑得满满的,一个个老兵从帐篷里钻了出来,对着他们这些新兵动了动嘴唇,就是没有发出声,估计也不是什么好话,还握着拳头在空中比划了什么,一脸的笑嘻嘻。

  沈如君走了上前,对着领头的说着:“队长,大伙平时不训练吗?”

  队长想都没有想,就朗爽的笑着回答:“训练?很少了,只是出兵前两天,万夫长把大伙集结在一起,简单练一下,第三天就可以出去打战了。”

  沈如君满脸黑线,什么鬼,这岂不是临阵磨枪吗?那伤亡一定不小。

  突然,一个长得比沈如君壮一些的,走了过来,恭敬的说着:“队长,那大伙平时都在干嘛呢?”

  “只要别出军营,不准闹事外,都是很自由的,你们要干嘛就干嘛,对于你们新兵,还是多锻炼锻炼的好。”队长转身看着大家,友好的提醒着。

  “知道了”大伙规矩的喊了一声。

  队长带着大家走了一段时间,来到了广场右边,一处事物领取的地方,此地方已经有不少人在此等候了。

  看到背后有人来了,一个身穿军服的大汉,看到了熟人,走了过去友好的打着招呼:“喂,老扬你也来了,怎么这么慢呢?”

  队长脸喜形于色,上前说道:“呵呵,原来是老许啊,我刚带这些新兵在周围多看了一眼,你还没有领取完东西吗?”。

  “唉,别提了,叫人去催了两次了,我在这里顶着烈日的太阳,那王八羔子就是不见踪影。”老许抱怨的朝地吐了一口水,看来是有些生气了。

  “还是小声唯好,那杂碎的小气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到时候说不定发些烂货给我们。”队长把脸凑了过去,语重心长的在他耳朵里小声说着。

  酷匠网p正YK版首n0发'

  “哈哈哈,你还不是一样说。”老许一手指着他,仰天大笑。

  “哈哈哈...!”

  两人眉毛眨了一下,深知彼此。

  在一旁的众人不知道他们搞什么,只看到这两队长眨眼睛,难道是对好基友?

  不过一会儿,一个长得肥头肥脑,大腹便便,身披豪华衣裳,身高才五尺的的大胖子,左右晃动着身子,慢悠悠的走了过来,斜眼吊眉的看着这些在门口排队的家伙,语气拽成一个二百五:“想领东西,都闪开闪开。”

  新兵们看到他这模样,都感觉到恶心,这身肥肉在走动的同时,被甩得很波澜壮阔,只有那胖子自己才感觉到非常有信心跟自豪感,对,在他眼里,那些人都是瘦不拉几的穷人。

  哄啦!

  这匹巨门被打开了,发出沉重的铁门拉力声。

  十名老兵不慌不忙的走了进去,轻车熟路的来到放物资的地方,皱着眉憋着气,动作娴熟把这些东西,从里面搬了出来,如同丢垃圾一样扔到了大门外,有些发臭又脏的物资,一触碰地面,立即扬起一道灰尘。

  “唔唔唔”

  在旁边的新兵,左手捏着鼻子,用右手赶了一下,飘在天空的灰尘跟臭味。

  “还愣着干嘛,赶紧拿着啊,背后还有人排着队呢。”大个水桶的军需官,对着傻站着的新兵训喝着。

  新兵们都没有动手,而是看了一下旁边的队长,似乎在征求他的意见。

  “拿走”其中一个排在前头的队长,一脸无奈右手晃了一下。

  “那些事帐篷,你们也过去,领过来!”队长郁闷的跟沈如君他们说着。

  新兵们在彼此队长吩咐下,皱着眉将地下的东西,拿了过来。

  看着他们乖巧的接受了,十名老兵彼此对视了一下,眉毛一动嘴角微翘,又一次扎了进去,这次拿的是武器,老兵们呼哧带喘,抬着一个个装满武器的箱子,汗流夹背,慢吞吞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老兵满头大汗的将这些箱子,重重的甩到了地上,箱子砸到地面立马破碎,里面的武器也撒了出来,发出阵阵声音“哗啦,哐啦,当啷”

  这次弄出来的东西,更漂亮,都是锈迹斑斑,发黄缺口的烂货,还些明明是大刀,可是刃全没了,倒像是一把剑,甚至连手握柄都没了,还有些大弓,连弓弦都断了。

  拿着这些破烂,要是上战场的话,跟送死没区别。

  队长们还没有说话,新兵们都知道他们准备要说什么了,一个个朝着躺在地上的破烂冲了过去,看中那个稍微顺眼的武器就抢了过来,对,就是抢,动作慢的,可能就会拿到更不像样的东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