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酒肆外,虎背熊腰的十命们,正在闲聊等候着,当看到前来的沈如君,连忙恭敬的打着招呼。

  一身白衣的沈如君,昂首挺胸,对着他们点头:“走吧!”

  沈如君转头跟旁边的人,轻声说着:“十命,那还有钱吗?”

  “钱?没有了,这几天的花销,已经花完了。”十命挠了一下头,咧着嘴。

  “我也没有了,看来我们今天要快点到军营报名,不然大家都饿肚子了。”沈如君,两手一摊,边走边说。

  “啊,老爷你也没有银子了吗?不会吧。”二命声大如雷,叫了出来,这会儿大伙全知道了。

  “是的,刚刚都送给那胖子了。”沈如君平气心静,不在意的说着。

  “老爷,你不怕被骗吗?要不我去把银子忽悠过来。”六命自告奋勇,一副信心十足的样。

  “不行,我是相信他的,不会骗我。”沈如君制止了他的想法。

  “老爷,大可放心,没有银子大伙照样活得好好的,叫六命去骗些钱财,或者叫八命偷些家禽来,就可以解决。”一命睁开了大眼,微笑着,感觉到自己的馊主意特别棒!。

  “此事莫要再提,我是不会同意的,在城中生活的百姓都不易,再说,我们有手有脚,靠自己的本事还是可以活得好好的。”沈如君态度严肃,锐利的眼神,扫向他们所有人。

  大伙面面相觑,你看我,我看你,都没有再出坏点子了。

  最新◎章EL节Y上B●酷}:匠网3

  “你们要记住,我们是来参军的,不是来找事的,还有,我也是第一次来参军,对于军营里要注意的一些事情,我不太清楚,总之,大家都要安分一点,别乱惹事。”沈如君语气庄重的跟他们提醒着,就怕他们触犯的军营里的条规,可不是开玩笑就算了。

  “是”

  十命们停下了脚步,昂首挺胸,认真的大声回应着。

  就在这时,一位瘦小身高五尺的男子,不知怎么了,从布铺旁突然跑了出来,撞到了沈如君身上。

  “对不起对不起,刚刚我脚滑才会这样,这位公子对不起。”男子连连告罪,一脸的紧张。

  沈如君微笑的看着他,轻声说着:“没事,你走路小心点。”

  男子高兴不已,拱手称谢后,朝旁边走去。

  在这男子旁边的八命,一手拦住了他的去路,众人齐齐的看着他,这是怎么了呢?

  只见身材彪壮,留着胡须的八命,笑得有些猥琐,左手如同变魔术般,出现了一块长方形的东西,放在他面前晃了晃:“A~,小不点,这玩意是你的吗?““是是是,谢谢你帮我捡到了,谢谢。”男子一脸正色,满脸感激,伸手去接。

  啪!

  “草你大爷,老子刚刚明明看到你从我老爷身上弄过来的,居然脸不改色说自己的。”八命也是纳闷,这天下怎么了,脸皮厚的人怎么越来越多。

  沈如君连忙走过去,从八命手中接过此物,低头一看才知道,真的是自己的东西,那是啊娘在他外出时给他的,要不是八命及时发现,这东西不知不觉丢了都不知道。

  这么重要的东西,差一点就没了,看着在地下发抖的男子,沈如君平静异常的说着:“八命,刚刚他哪只手偷的,就给我废了那只手!”

  “好勒,老爷,举手之劳”

  八命恭敬应声后,眼神了眯起,慢悠悠的朝他走着,嘴里说出自己的辉煌历史:“小不点,你爷爷我可是小偷界的祖宗,老子两岁开始藏东西,三岁行偷,四岁出师,就你那慢吞吞的手法,下三滥的招,太差劲了。”

  身高快六尺的八命,面对才五尺的人,确实如同巨人跟小人的差距。

  哈哈哈...!

  其他几人,也是捧腹大笑,他们可是知道,八命的过去事情,小偷碰到祖师小偷,也算是倒了大霉。

  男子面色发白,六神无主的说着:“不要不要,好汉饶命饶命”

  没有看男子可怜的眼神,八命直接抓着男子右手,毫无花巧的一拳砸了过去,“叭”的一声,骨头应而断。

  男子疼苦的在地上打滚,发出凄厉的惨叫。“啊!呜呜呜呜,啊啊”

  八命摇了一下头,心中暗道,这事不能怪我,只能怪你命不好,偷谁不行偏偏偷我家老爷的。

  沈如君冷漠的看着他一眼,眼中没有丝毫的同情,转身就走。

  众人也一一跟了上前,朝着西北军营而去。

  这男子也是不长眼,偷其他人的,沈如君可能会救他一下,但是偷他自己的东西,抱歉,是你出门没看黄历。

  武都共有一个军营,叫西北大营,军营总面积占据四分之一,是个非常巨大的存在,虽然对外宣称只能容纳五十万人口,其实是没有包括军营之地,容纳总人数八九十万都绰绰有余。

  这时,西北军大营,大营外门口,左边处,有五张大桌子,每张凳子上分别都坐着一位招兵官,再其旁边都有几十个腰间挂着武器或者手拿长枪的士兵,在维持秩序,这五张大桌面左上角,都有厚厚的一叠纸张,里面都记载着,刚记写着名字跟住址,简单的两种格式,别小看这纸张,这可是非常重要的东西。

  每当出现突发战况,到结束,各将领都会叫人清点士兵,如果兵卒不幸身亡了,他们就会上报朝廷,发放抚恤金,就是通过这些资料把抚恤金送给他们家人。

  还有种情况,每当有士兵得到长官的认可,高升职位的时候,就会叫人查看他家里的情况,经过调查确认是清白之家的普通人,就可以荣升,如果发现是假的,还会招惹灾难,甚至杀身之祸,在这乱世没有什么情况是不可能发生的。

  敌国A与敌国B之间,都会放些奸细,融入彼此的军营里刺探消息,或者收买贪官走后门,一旦敌国A的人成功融入了B国,在里面时间一长,十年二十年后有朝一日得到了重用,那可是对这个国家存在了一个致命的毒瘤,随时在两军交战的关键时候,来一个倒打一耙,那可会出现死伤惨重,危险之极,很有可能直接灭国。

  当然还有种就是被同化,但那机率是非常小的,放进入的奸细,他家人的生命都被已国掌控着,一旦没有在规定的时间,放出情报,就会把一些信物寄给他,在这个人命如草芥的时代,缺胳膊少腿,断手断脚是很正常的。

  挑选奸细也是有讲究的,不可能会用傻头傻脑的家伙,几乎都是一脸正像,要么就是有学识的文人或者是有勇有智的将才。

  大家可能不解,疑惑,为什么这么好的人才投到对方怀中呢?有句话叫,不怕明的就怕暗的,隐藏在黑暗处的棋子,才是最恐怖的杀手锏!

  经过三个时辰的路程,此时,沈如君一众人,已经来到了这个地方,边上有好几百人,正在排着队,大部分都是跟沈如君一样,背部背着一个小包袱,年龄也差不多,几乎腰间也有“武器”,这些都是硬木通过利器削成的刀剑,可能是因为人身安全,所以带上的,这身的装扮可以看出他们都是,从远地方赶过来的平穷人。

  沈如君转头对着旁边的说道:“看来你们之前那个强盗窝,还是有点出息的,个个都有自己的武器。”

  “那是,几乎每隔几天都能碰到一两个有钱的倒霉蛋。”一命骄傲抬起了头,颇为嘚瑟。

  当看到沈如君怒容咬牙跟想杀人的眼神,一命吓得连忙补充:“老爷,那时候,我们只抢一些钱财,没有杀害过人,这是千真万确的,不相信,你可以问九命他们。”

  “是是是”身边的九名大个子,一个个真诚的点着头。

  沈如君也恢复了常态,“嗯”了一声,也相信了他们。

  一命汗如雨下,看到沈如君没有计较,他才如梦大赦,“呼”了一口气,好像释放了心中的压力。

  在烈日炎炎的照射下,报名还在继续中,只是速度越来越快了,谁愿意在高温度下长久工作呢?

  时间一点点过去,一刻,两刻,三刻...!

  排队的人数也越来越少,报了名领到兵卒令牌后,一个个都被等候在旁边的军官,喊到了自己的身旁。

  正低着头,一手附在纸张上,拿着毛笔的报名官,也没有抬头,随意的说道:“下一个,报上你的住址跟姓名来!”

  一位青年男子走了上前,轻声说着:“家住枫山,名为沈如君!”

  “沈如君?”头一回听到的姓氏,让报名官好奇的抬了一下头。

  沈如君双眼也出现了疑惑之色,好奇的问道:“大人怎么了呢?有什么不对吗?”。

  “没事,这是你的令牌,旁边的就是你的校尉,你跟着他走就行了,下一个。”报名官大概的说了一下内容,就催促着他离开。

  此时,右边旁,一个身穿软甲,留着八字胡须,腰挂佩刀的中年男子正在朝他招手,沈如君也不迟疑,连忙走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