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身着官服,身高也只有五尺多一点点,偏瘦的身材,右手卷着一个小鞭子不断的打着自己的左手掌,一步步从城大门里走出,毫不掩藏的露出贪婪眼神,笑眯眯的看着这群家伙。

  沈如君也不气恼,露出微笑,回应着:“哦,这位官爷还真是抬举了,我们也只不过是个老百姓而已,为什么要我们缴纳这么多钱财呢?”

  “别装了,大家都很忙,只要你留下十两银子,你们就进去吧,我绝不为难你们!”小官爷两手叉腰,拽成一个二百五,好像沈如君他们就是欠他的。

  在旁边路过的老百姓,也不自觉的停下了脚步,围观着这是什么情况呢?老百姓都是好奇的生物,不一会儿,城门口就聚集了上百名,还有大量的人群,闲着蛋疼的,都朝这里走来。

  “看什么看,都赶紧走开,来人,把这些闲杂人统统赶走。”官爷此时心中非常不愉快,数量居多的人群围在这里,这让他怎么捞油水。

  走,都走开,该干嘛的干嘛,别堵在这里,打乱入出的秩序。

  都快走,你孩子在家找你了。

  你娘喊你吃饭了。

  你大爷叫你买酱油.....!

  在城门外的一只三十人的小队伍,受到长官的命令,一个个七嘴八舌的哄赶着这些人群。

  沈如君也不慌张,插着两只手臂,看着他想玩什么东东。

  看着慢吞吞走开的百姓,照这速度,要走到什么时候,都不耐烦的官爷,拿着鞭子朝着地面抽了一下,“啪”,大骂着:“怎么都这么慢,你们是饭桶吗?快点把他们赶走。”

  “是是是”比城卫低一级的小队长,点头哈腰后,直接变成了烂仔,对着手下们喝道:“快快,直接驱逐他们,敢走慢的,就用棍子打走!”

  城门口出现了混乱不堪的场面,但是效果还是不错了,人群来得快,走得也快。

  “你们想好了吗?交十两银子,你们就可以进去了,这个城门是我说了算了,我让谁进谁就可以进,我一摇头你们都进不了,怎么样。”管爷牛哄哄的说着,好像自己官位很大似的。

  这人啊,就是这样,老虎不在猴子称大王,官位大的低调,官位越小就越牛掰!

  “呵呵,要十两银子也可以,只要官爷可以做成我的一件事,我就立马给你银子。”沈如君心中也做着打算。

  “那你说说看,是什么事情。”官爷眼神眯起,看来有些不好吓唬。

  “五命,出来,官爷只要出动三个人,能推动我手下移动一步,十两银子就双手奉上,要是推不动,此事就作罢,你看如何。”沈如君脸无表情,平静如水的说着。

  “好,这是你说的,来三个壮汉过来。”官爷一脸笑嘻嘻,痛快的答应了,心中暗道,有戏,推动一个人还不简单吗?这完全是手到擒来,白送给他的银子。

  此时,受到长官的命令,在旁边的三名壮汉走了过来,拱手后,站在了一旁,随时准备着。

  五命走到他们三个人前面,嘴里发出怒喝,“喝哈”,左腿立即重重的踩在地上,扎成一个结实的马步。

  在十命当中,五命不是最高,也不是最壮的人,但他的底盘基础却是最扎实,这就是沈如君的想法,想敲诈我,你还嫩着呢。

  三名壮汉随手一推,五命也可以动弹一分,其中一人,嘴角微翘着,嘀咕了一下:“有点意思”当下,几人分散,中左右三个方位,同时发力,五命还是没有动。

  三人脸都赤红了,又换了一个位置,这下是三人全部在中间,朝他一个点使劲。

  啊啊啊...给我倒下,给我移动,给我闪开...兄弟们加油,马上就成了...汗流浃背的三名壮汉,手上都爆出青筋了,自己所站的原地,泥土都下陷了两个板砖的深度,鼻子里冒出阵阵粗气,嘴里吆喝着。

  时间过去一刻,二刻!

  啪,啪,啪!

  “吗的,你们没吃饭吗?连个人都推不动,简直就是废物,饭桶,浪费粮食的混蛋。”官爷看着迟迟不见效果,一边骂着,一边拿着手上的鞭子抽打在这三个士兵的背上。

  倒霉的他们,真想反嘴,你有本事,有种你来,站着说话不腰疼,整天就知道拿着鞭子晃啊晃,拍马屁的孬种。

  时间过去这么久,五命就像脚下长了根,还是轻松的脸,纹丝不动,感觉好像是小孩子在跟他玩游戏。

  哈哈哈.....!

  身后的九命一个个嬉皮笑脸,唯恐天下不乱,放声大笑着。

  “官爷,我看就算了吧,原本想给你银子花的,可是你没有把握住,大家就这样握手言和吧,不要伤了和气。”沈如君好心的提议着,毕竟他们这周围也没人能办到。

  “哼,就这样算了吗?你当我好欺负不是,我告诉你,今天不留下十两银子,你别想走。”官爷一副誓不罢休,不从他们扯下肉,看来事情是不会轻易解决的。

  “这位官爷,你连九品都不到,我们这些是来参军的,只要立了功,分分钟做你上头,你还是别过分的好。”沈如君双眼怒视着他,这么贪婪的家伙,他也是头回看到。

  “本官怀疑,他们是敌国奸细,来人,把他们统统抓起来。”官爷丢了脸,让他失去了理智,也不跟沈如君罗嗦,直接给他们盖上一顶帽子。

  “他吗的,给脸不要脸,我草。”沈如君咬牙切齿,指着这让人恶心的狗官,连连骂了几句,言罢,怒喝:“十命!”

  “在!”身旁的十命护卫立即拱手回应。

  “别弄死人,给我打!”沈如君眼神冰冷的吓人,语气阴沉。他也发飙了,一而再三的忍让,这家伙却连连刁难自己,不抽你几耳光,真当我是好欺负吗?

  毕竟刚来,惹出人命就不好办了,也许还会被通缉,追杀,这是沈如君不想要的结果。

  十对五十,看着弱势,但是这十名壮汉都是武师级别,加上力气又大,十人同上,挑战普通大武师都没有问题,场面也热了起来,叮叮叮,嘭嘭...!

  武器对抗声,拳脚踢打声,在城门外响起。

  在这北门上方的士兵,也听到了,还以为是敌袭,也朝着城下汇集了过去。

  一刻钟过去,原本在城门守护的,全倒下了,一个个倒地不起,那个狗官,牙齿掉了五颗,好像是个老人了,脸也被打肿了,连连求饶。

  洪洪洪..!

  一只五百人军队,全副武装,拿着武器,队伍整齐的步伐,快跑着,踩得地面发出阵阵声响。

  “来人,把他们统统包围起来!”只见一位头带军盔,腰系佩刀,五尺三寸的男子,一手指向他们。

  “校尉长,你可来了,这些家伙是叛逆,是奸细。”刚被沈如君抽打的官爷,仿佛看到了救星,小跑过去,连忙告状。

  “你是谁啊,吗的,给老子滚开。”校尉看到这猪头样,完成认不出,直接一脚踹了过去。

  原本猥琐的城门官爷,此刻五官都难看清了,鼻子被打扁,双眼都有不同程度的肿起,牙齿还掉了五颗,今天还真是倒了大霉,银子没有得到,反被打了一顿。

  我是小伍啊,小伍...!

  校尉无奈的摇了摇头,替他爹娘无奈,被打成这样,对着沈如君他们,轻声说着:“你们是自己跟我走,还是要我动手。”

  “老爷,现在怎么办呢?”一命看到周围的兵卒,这可不是之前的渣渣可以比的,完全是不同一个档次。

  “不用担心”沈如君轻声说了一下。言罢,从怀中拿出一个白玉佩,右手轻轻举起,嘴角微翘着,朗声说道:“校尉是吧,你可记得这个。”

  咻!

  白玉佩凌空飞起,不快不慢的朝着校尉飞了过去。

  校尉手中一接,之见玉佩正面写着“汪城”,反面是“千夫长”,他还未到这个级别,但是他却有耳闻,只有八品跟八品以上,才会有资格,领取不同颜色的官玉作为身份,每个颜色的不同,代表着官位等级的差距,(白,黑,绿,蓝,紫,黄,红,最高级别就是,金!)

  校尉,拿着白玉佩,走了过来,语气也变软了,拱手说着:“各位,你们可以走了。”

  “哦,就这样放我们走啦,不抓我们进去牢房坐坐吗?”沈如君将玉佩收好后,抬起头,随意的说着。

  不敢,不敢,各位走吧。

  “嗯”沈如君点了一下头,就朝着城内走去,当路过,还在地下哀嚎的猪头官爷,右脚朝他奋力一踢,直接将他踢到了三米外,也没有看他一眼,众人就潇洒的走了。

  ^G最;新Sz章d4节"U上}酷-匠网Z

  “啊”

  本来就受伤的小伍,体内骨头连断两根,疼得更是哇哇叫。

  沈如君他们走时,还当着自己的面,伤他的手下,这完全是没有把他放进眼里,校尉心中非常不爽,这也太猖狂了。

  “校尉,那家伙想敲诈我,让我等交十两银子,才肯放我们进去,所以事情冲突就是这样。”

  一道朗声从远处飘了过来,进入了他的耳朵里。

  校尉,听到后,也是蛮惊讶的,暗道,十两银子,这小伍真他吗的不是人,腹黑都成了这样,难道贪婪成性了吗?

  校尉看了一眼地下的家伙,此时,心中已经有打算了,要是还让这家伙把持北门一职,有朝一日不开眼,脑子一热,惹上了大人物,他的乌纱都会不明不白的被摘掉,说不定,还会有生命危险,成了冤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