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早醒后,沈如君众人吃完早饭,就离开了这家酒肆,离开时,还拍了拍这个倒霉掌柜肩膀,轻声说着:“要么就关了,要么就老实开店,安安分分赚来的钱,你才能安心使用,不然小心天收你,那些银子,我就好心帮你撒出去,不要谢我,我做好事从不留名的。”

  “是是是,各位老爷,大爷慢走!”掌柜的脸笑肉不笑,看着最后一个壮汉,扛着原本属于他的银子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走了。

  “掌柜的,我们去报官吧,把那些家伙抓起来。”小二怂恿着,毕竟里面还有他的一份。

  “不行,一旦报官,我们也吃不了兜着走,别忘了,是我们先对他们行窃,可能他们不会受罚,我们反而会坐牢。”掌柜的连连摇头。

  经过这件事后,掌柜的发奋图强,也时刻提醒自己,做人安安分分,赚血汗血,最后果不其然,他的生意越做越大,也越来越有钱。

  一众人,朝着武都进发,老百姓看到他们这一群彪悍壮汉,都躲的远远的,只是看到那青年如鹤立鸡群走在他们前面,都觉得奇怪。

  虽然壮汉说着什么发钱的话,让他们觉得,这让是傻的,也没有人敢上前,就怕是陷阱。

  走了半个时辰后.....!

  “来啊,来啊,想要钱的,统统过来啊,我这有大把钱,需要的都过来领啊”十命扛着大量的钱财,一路走一路吆喝着,可把他累坏了,喉咙都有些嘶哑,当即上前走了几步:“老爷,都没有过来,你看,要不就算了,我们自己用得了。

  “不行,继续吆喝。”看到他愁眉苦脸的样,沈如君摇头拒绝,斩钉截铁的说着。

  哈哈哈...活该...收银子的时候,那精神哪里去了!

  身后的九命,嘻笑声,打击声。

  “你们几个,很高兴嘛,也给我喊起来,不把这些银子发出去,都别吃饭了,准备饿肚子吧!”沈如君嘴角微翘,转头,露出威胁的眼神看着他们。

  啊,老爷,这不是十命的工作吗?怎么把我们也拖下水了。

  是啊,是啊,不公平,我们是你护卫,怎么突然就变成了店小二?

  就是嘛,分工明确才好。

  对,我们抗议。

  身后的九命,一个个委屈的叫着,表示不满。

  “只要把银子分出去,你们可以不叫。”沈如君一边走着,也为他们出了些主意。

  好吧!

  九个人,从十命怀中,分别拿了一些银子,一手举着银子,嘴巴发出奇怪的声音“唔唔,唔唔唔”

  一个个在远处的老百姓,更加不敢上前,只能在远处看着他们。

  沈如君眉毛一紧,听到这么怪异的声音,当即就发飙,连续踹倒两人,朝着他们怒骂着:“他吗的,你们在拉屎吗?都给老子喊出来。”

  “是,老爷!”

  十命们,也不气恼,个个站得笔直,齐声回道。

  各位乡亲父老,叔叔阿姨,需要钱的,就过来领取...不需要你们什么东西,免费领取...生活有难处的,就可以过来,从我们这领取一些钱财...我们老爷,济世爱民,在这里出一些微薄之力,生活过不下去的,都可以过来这里,大家别犹豫了,快点过来吧...每人二到四个铜板,生活不易的,就过来吧,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众人一路走,一路大声的喊着,声音叠加震耳杂乱,但还是可以听到,依稀勾人声。

  ◎…酷@匠%s网唯b一n☆正t版‘K,其zx他+/都)‘是'》盗=r版_w

  不一会儿,众人周围就出现了,大批老百姓,但谁都不敢第一个上前询问,怕会是一个坑!

  其中一个长得较壮,身高也快六尺的男子,大胆的走了上前,对着沈如君拱手说道:“公子,请问他们说的是真的吗?可以免费领取几个铜板吗?”

  “什么公子,叫老爷!”火爆脾气的二命,如雷爆喝,想改掉他错语。

  “闭嘴!”沈如君当即转身,眼神怒瞪。

  三命低着头,不敢跟他对视。

  “是真的,都是真的,大伙都可以过去跟他们领取。”沈如君点了一下头,张开又手,对着周围的人也说了一下。

  听到他的话,周围的人,都疯了,全部一拥而上,挤到这十命的面前,纷纷想哄抢。

  看到一下子出现这么乱的场面,沈如君也是没有想过的,连忙再次出声:“都停下,大伙,听我一句。”

  老百姓们也没有在吵了,都看着他,心中暗道,难道他后悔啦?不给我们了吗?耍我们吗?

  “我知道你们想什么,但是我说过就一定就算数,想要快点拿到铜板,要有秩序,大家排队领取吧,不要乱,否则停止发放!”沈如君细细道说全因后果。

  十命个个又高又壮,刚刚被群众拥挤了一下,也让他们觉得难受。

  最后老百姓们,也都乖巧的排着队,瞬间排出一条长龙,十个人发放,领取的速度也快了许多,三百两换成铜板,就足有三千个铜板,每人三个,就可以分一千人。

  武都城外,发放铜钱的信息也被传了出去,越来越多的人,朝着他们的方向集拢着。

  就连在六公里,武都执勤的官兵也听到了这个消息,百姓传播的信息还真是快的很。

  花了一个时辰,终于将这些铜板都分出去了,众人也就朝着武都,再次进发。

  尽管铜板都撒出去了,但是他们所过之处,还是有许多百姓,来询问,是否还有铜板,但沈如君都一一解释了,最可恨的,就连衣冠楚楚的人,穿着比沈如君还贵的衣裳,也厚着脸皮说穷,前来讨要。

  结果得到的,就是十命们的一顿暴打,只是留下让他疼一阵的皮外伤,要不然,十命中的如何一个都可以一拳弄死他!

  原本只需要半个时辰就可到达武都城,结果却花了一个半的时辰,才来到了这座让人向往的城市。

  沈如君帮他们缴纳了进门费,每人一个铜板,大伙刚想进入城中,却听到了一句厌恶的声音。

  听说你们很有钱,别人进入是一个铜板,你们进入就一个银子,十一个人,就算十两银子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