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太阳转眼就要从西边落下,天色越来越暗,夜幕也即将来临。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经过几个时辰的声嘶力竭,周富海的声音,也从原来的洪亮,变成了像砂纸磨过桌面一样沙哑,但即使声音如同老人一般的他,也始终没有放弃心中的信念,一直都坚信着,自己才是对的。

  二娘,三娘,也回到了后院,对着周万山不断的劝说,希望他可以改变主意!

  “老爷,有些苗子,并不是什么土地都适合生存的,孩子该走哪条路,也只有他自己清楚,我们这些做家长的,还是不要强迫的好。”二娘苦口婆心,她都有些口渴了。

  “是啊,老爷,大姐说的没错,就让孩子自己闯出一条路来,这也挺好。”三娘也有些累了,坐在旁边的凳子,歇了一会儿。

  做父母的人就是这么奇怪,不了解孩子的情况,却又想去干涉,到最后得到的却是痛苦不堪。

  到最后,找了一个理由,把三娘叫了出去,吩咐了几句,让她拖住周万山,自己就悄悄离开了房间。

  就在这时,二娘姚婷,带着两名丫鬟,快步的朝着大厅外走去,朝着关押着的周富海哪里走去。

  看着夫人走了过来,护卫们齐齐行列:“二夫人”

  “开门”姚婷,瞪着护卫一眼,不怒自威的说着。

  “二夫人,抱歉,老爷吩咐过,谁都不能放周公子离开,请别为难我们。”护卫首领摇了摇头,一脸的为难。

  口齿伶俐,知识渊愽的姚婷,立马点出其中的利害:“老爷那里,我自会说明,不会让你们难做,关键现在公子在里面喊了好几个时辰了,难道你听不出他的情况吗?加上没吃没喝,老爷要的是你们看护,不是一根筋的囚笼,要是出了好歹,你们付得起这个责任吗?”

  “这...,可是老爷他。”面对二夫人,护卫首领也头疼不已,他没有这么好的口才。

  “别拿老爷来压我,我告诉你,富儿是他唯一儿子,他只是把富儿关押而已,又不是想弄死他,我们为什么要吃喝,那是因为要补充人体能量,身体机能得不到食物的补充,那么就会损伤,轻则生病,重则身亡,更何况是富儿这样食量大的人。”二夫人一脸的不满,对着护卫首领大喝着。

  被忽悠的护手首领,觉得好像也有些道理,也没有在坚持了,对着二夫人拱手说道:“好,万一老爷责罚,麻烦二夫人替我们言明一二。”

  其实一个人,不吃不喝四五天是不会有什么危险,更何况是周富海这个大胖子,身上脂肪这么多,也就少几斤而已。

  二夫人点头保证:“我会的,开门吧!”

  护卫首领,对着旁边的护卫,挥了挥手,催促着:“开门,开门”

  “是”

  护卫们,点头应声,动作麻利的解开了铁链,推开了房门,就站在了一边。

  “吱呀”

  门被轻轻的打开,发出了声响!

  姚婷立马走了进去,看着坐在床上,有些疼苦的周富海,连忙走过去安慰。

  “二娘,你终于来了,你是放我出去吗?”周富海声音有些嘶哑的说着,眼神充满了渴望。

  “富儿,你快走吧,不管你要做什么,二娘都永远支持你。”二娘拉着他的手,带着一丝哭腔。

  “好,二娘,谢谢你,富儿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你要保重身体。”周富海连忙站起,对着二娘做出道别。

  此刻,一名丫鬟跑了进来,连忙对着二夫人急促说道:“不好了,夫人,我好像看到了老爷的身影,他马上要来了。”

  周富海刚走到门口,就被三个护卫,用身子拦住了。

  “滚,谁敢拦我,我就灭了谁”双眼通红的周富海,一副噬人模样,立即奋力的推开了护卫,都到这一刻了,要是还被抓住,他非疯了不可。

  “公子,你不能走啊,你走了我们怎么办。”护卫们,头疼得就像要裂开了一样,“你们这些不开眼的,要是不放开我,他日,我继承周家财产,一定雇佣一百个实力强大的护卫,每天群殴你们。”周富海一副镇定自若,他也没底,现在只能吓唬了。

  “这...!”碰到这么蛮不讲理的少爷,也让他们傻眼了,一个个也不敢再拦了。

  牛哄哄的周福海,一脚跨出房门,轻声“哼”了一声,就急不可耐的朝着大门方向跑去。

  呼呼呼!

  用上自己最大的力气,两只小脚跑得很快,边跑边喘粗气的周富海,眼看就要出门口了,跑得更快,拿下了架木,打开了大门,头也不回的冲了出去。

  在大门外看护的两护卫,不明所以的看着好像被追杀的周公子,到底是怎么了呢,这么心急火燎。

  就在他走后,周万山,也来到了关押周富海的房间,明白事情经过后,对这二娘骂了几句,也没有再发火,知子莫若父,坚信不疑的他,随口说着:“那小子身上没有钱,肚子饿了,晚上就会自己跑回来的。”

  可是他低估的周富海的决心,周万山不知道,他那倔强的孩子周富海,这一走,就是足足的二十六年!

  此刻,天色已经黑了,天空上也出现了不少小星星在闪烁着,大街上的人也少了,大路边也没有安上照明灯火,只是每隔每户屋里才点着灯火,当然还有夜市开酒肆的还未打烊。

  呼呼呼!

  周富海自从家里跑出来后,也不记得自己跑了多久时间,现在离家有多远的路程,就是一个劲的跑,额头上的汗水不断的流出,衣服都湿透了。

  “咕咕咕”一道道从肚子里发出的鸣叫,让他速度也变慢了,眼睛朝着周围望了望,当开到一家酒肆大门创开,还在做生意,就连忙一边朝着酒肆走去,一边摸着自己的口袋。

  找了一会儿,周富海好像发现麻烦事了:“我草,怎么没有银子呢?银子呢?我记得我还有钱的,我的钱呢?”

  天黑之前下过雨,路面上,坑坑洼洼,还有些积水,周富海也没有想这么多,就在原地,把上衣一件件脱了下来,仔仔细细的查找着,就是没有找到,然后他了左看看右看看,发现周围没有人,就把自己的外裤也脱了下来,结果还是没有找到钱的影子,失落的将衣服穿上后,也朝着酒肆走去。

  qg酷aT匠网;永@/久`免《/费看/“小Uy说@B

  周富海走进酒肆后,对着店家喊道:“掌柜的,我是周万山的孩子,但是我现在没有带银子,可以先赊账给我一顿饭钱吗?”

  年近三十的掌柜,低着头看着眼前的胖子,只见到,周富海,浑身发出熏人的臭味汗,全身衣服脏兮兮,黑麻麻的,难民一副。

  “你是周万山的孩子,哈哈哈,瞧瞧你的模样,乞丐一个,现在这世道,骗吃骗喝的花招真是穷出不穷,真是越来越有创意了。”掌柜的走出柜台,围着周富海走了一圈,发现异样,连忙打趣着。

  周富海眉头一皱,不满意的回着:“掌柜的,你不用这样踩我,大不了我脱下外套给你,当饭钱可以吧,我这一套起码要二百两银子!”

  “哈哈哈,你这身破衣要二百两银子吗?我看啊,一两都不值,死人坟前烧纸张,糊弄鬼是吧,小二,过来把他赶出去,别弄脏了我的地。”掌柜的嘲笑完后,立马召唤下人赶人。

  小二的走了过来,完全是当周福海是个乞丐,骗吃骗喝的人,拿着平时扫地的家伙,对着他驱赶着。

  有傲骨的周富海,也不做祈求,连忙离开了这家酒肆,一连走了四五家,都是遇到同样的情况,去最后一家的时候更惨,还被泼了潲水,此刻周富海才感觉到,这世道竟然这么荒凉,你有银子,他们就当你是爷是上帝,把你伺候的服服帖帖,没银子的话,就驱之不及。

  饿得全身无力,一身脏兮兮,臭烘烘的周富海,走到了另一家酒肆,这次也没有进去了,直接走到角落路,疲惫的睡着了,这一睡就是三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