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在武都城中,左边下方,这里生活的人,全是国家有钱有势的商人跟达官贵人的居住地,其中一座中型府邸,占地足有六百米,也不算大不算小。

  门口外,是两名实力不错的护卫,身材高大,手握大刀,战战兢兢的守在大门外,这大门是紧闭的,两批大门中间还有两个大大铁门环首,入门口高八尺宽六尺,大门最上面写着两个大字,周府!

  周氏家族,并不是官僚世家,而是世代行商,当家人名为,周万山,三代单传,年近四十就已家财万贯,笑傲一方。

  然而,现在,里面并不是大家所想的那样,一幅其乐融融十分和谐的画面,而是.....!

  大厅中,上方正有一位四十岁的中年男子,气呼呼的坐在凳子上,双眼冒火,鼻子上发出阵阵粗气,胸膛也翻腾,在他身边有两名贵妇正在不断的帮他锤着肩膀,连连安稳着“老爷,消消气。”

  其中一名贵妇,端着一个紫砂盖碗,递了过去,轻声说着:“老爷,别发火了,要是气坏身子了,会让我们很担心的。”

  周万山,不耐烦的右手疾快的一挡,大喝道:“不喝!”

  嘭!啪啦!

  紫砂盖碗就这样无辜的摔在了地上,立即碎成五块。

  ~…酷U匠网(*首Z)发X:

  需要三两银子来购买的生活用品,就这样没了,有钱人也是真够任性的,穷人穷得要死,富人钱多烫手。

  大房,看到地下的危险东西,朝着大厅外,喊了一声:“来人,把地下东西收拾一下。”

  来了夫人!

  在大厅外守候的丫鬟,听到主人的召唤,恭敬的喊了一声,两丫鬟来到面前,蹲了下来,捡起碎块就离开了。

  “你个没出息的家伙,老子在你身上花了这么多心血,这么多钱,为什么你就不争气一点,为什么,一次次非要把事情搞砸了。”坐在凳子上的周万山,气急败坏的伸出一手指,怒骂着地下的独子。

  一个身高四尺五寸,年仅十四,体重就已经重达一百六十斤的小胖子,跪在他的面前,小声的嘀咕着:“我又没有叫你帮我铺路,是你心甘情愿的。”,本来就已经一肚子火的周万山,听到他这没心没肺的话,血压又飙高了,手掌朝着旁边的桌子,使劲一拍,站了起来:“放肆,我可是你老子,你就这样跟我说话吗?”

  “我的未来,我自己选,不用你帮我操心。”小胖子抬起了脑袋,眼睛坚定的直视着他。

  “好啦,老爷,你就别为难富儿了,孩子都长大了,他说的也没错,人各有志,强迫只会事得其反。”有些明智的大房,一边安稳着周万山,也说了出自己的看法。

  “是啊老爷,儿孙自有儿孙福,该走哪条路,富儿清楚就行。”旁边的贵妇也出声提醒着。

  “对,对,二娘,三娘说得对,我已经长大了。”小胖子露出微笑,如公鸡啄米,连连点头。

  在这世界,一男拥有多妻是合法的,只要你有钱有势,养得起就行。

  奸淫掳掠,强抢民女,这可不行,千万不要去想,一旦被抓住可是要到衙门吃板子的,重则杀头!

  “长得一副肥猪样,就说你长大?”周万山面无表情的看着地下的家伙。言罢,转身继续开口说着:“你们俩别帮他说话,他就是烂泥扶不上墙,净给我丢人,难道你们不知道这小子的光辉历史吗?前年花了五百两,送他去天府学院,结果却因为辱骂导师,被赶了出来。去年花了八百两,送他去武宗门派,本以为让他好好学点本事,结果不到三个月,因为修为不前,偷懒不爱修炼,也被赶了出来。昨天在招兵处,替他报了名,准备让他去参军的,今早就给老子唱反调,居然拒绝我。”

  “这不行那不行,说,你还想做什么,你是我周万山的儿子,不学无术,难道你就要在家里混吃等死吗?做个败家仔吗?”周万山越说越生气,对这个儿子甚是失望,最后都大声咆哮了起来。

  要是还有一个亲生孩子,周万山是不会这么失态,毕竟是心爱妻子离世的唯一孩子,还是个长子,他对这孩子期望太高了。

  “我不想学习武术,不想修炼,我就只想做名商人。”不怕死的小胖子,脸不改色,一头钻进了牛角尖,就是不回头。

  “混蛋,商你吗的人,商人就是个屁,要不是你爷爷走得早,老子无可奈何之下才接手这担子,你以为我想做商人吗?在这乱世,天天打战,没有实力,没有势力,要是哪一天武都城一旦被攻破,我们都将岌岌可危,拿什么来保护这个家,拿什么来保护。”周万山咬牙启齿,双眼的怒火,已经达到了顶点。

  他的父亲也是看得很深远,其实他说的也没有错,一旦城破,敌国的军队冲进城中,首当其次就是灭皇室,第二个目标就是屠杀他们这些有钱人,抢夺所有的财产,只要有强大的实力,对方就不敢来,要是有强大的背景撑腰,军队也会忌惮一二,不敢下手,没实力,没背景,存活在这世上确实很危险,如履薄冰。

  “不管你怎么说,我就是要做名商人。”跪在地下的胖子,看到父亲快要爆了,他也没有出现悔过。

  火山在这一刻爆发了,周万山,抓着大厅悬挂的鸡毛掸子,狠狠的抽打在他身上:“朽木不可雕也,气死我了,老子打死你这畜生,打死你。”

  啪,啪,啪!

  鸡毛掸子,狠狠的,连续抽打了三下,周万山也是双眼通红,虽然打在儿子身上,但也同时疼在他的心里。

  “老爷手下留情啊,他可是你唯一儿子,富儿,你就听听你父亲的话,快跟你父亲认错,快认错啊。”当下的情况,两名贵妇,连忙拉着周万山,想要阻止,急促对着周富海开导着。

  “二娘,三娘,我没有错,富儿只是想做自己认为对的事,先生都有教过,一个人要有雄心壮志的伟大理想跟敢于追逐的梦想,父亲,富儿觉得先生说的都是对的,孩儿也知道现实残酷,但我不认为这条路就是错的。”背部火辣辣的疼痛,并没有抹掉胖子的决心,反而更坚定。

  一个个小丫鬟在两侧,也感受到了,老爷的雷霆大火,吓得她们,都不敢出声,心里也都觉得奇怪,少爷平时都很乖巧的,到底是什么事情,惹到老爷发这么大的火呢?

  周万山走出大厅,大声喊了一句:“周家护卫何在!”

  不一会人,一支身穿红衣,黑裤十三名壮汉,急匆匆走了过来,齐声喊道:“家主。”

  “把那臭小子,给我抓进房间,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许放走他。”周万山吩咐后,转身看了一下自己的孩子,摇了摇头就朝后院去了。

  “周公子得罪了,动手!”一名长得较壮的男子,对着周富海拱手说了一声,无奈的下着命令。

  还没有明白啥情况,足有一百六十斤的身体被凌空抬起的时候,周富海才反应过来,不爽的大骂着:“你们在干嘛,吗的,放开我,你们把我扛起来干嘛,快点放开我,难道不知道我是周富海吗?二娘,三娘快来救我,救我。”

  “周公子,请谅解我们这些手下的,老爷吩咐的事情,我们不能不做。”护卫首领,也是没办法。

  虽然他们都知道,周富海是周家未来唯一的继承人,但是现在不是,拿人钱财替人办事,先要过好眼下才行。

  二娘难过的哭了出来,周富海虽然不是她亲生的,但却是她亲生带大的,周富海在两岁时,他的母亲就生病去世了,一直都是她在带着,所以对这孩子也是非常亲密的,在周富海十岁的时候,三娘才被周万山娶回家的。

  “大姐,没事的,万山哥也只是让他闭门思过而已,过几天就好。”三娘在旁安慰着。

  二娘轻声哽咽哭泣:“我知道,但是看到富儿那疼苦的模样,我的心就难受。”

  周胖子的身体被丢到了一张巨床上,护卫们,连忙离开了房间,然后再用铁链将门两边推手,牢牢的固定住了,从里面用反力,他是不可能逃出来的。

  嘭!嘭!嘭!

  “放我出去,你们快放我出去,父亲,快放我出去啊,我要出去,我要出去!”在房间里面,焦急的周富海,对着门不断的踢踹着,发出阵阵声响。

  奈何,从前年开始,周富海的门,就被一次又一次的加固过,直到最后,周万山打听到一种铁桦木的材料,是大陆上最硬的木材,当下疼快的花了好几百两,买了回来,还专门请了能手木匠师,花了三天时间才打造而成。

  “我草,真他吗疼。”愤怒下的周富海,也不知道情况,当疼痛感来了以后,才捂着脚跳了起来。

  一刻时间过去。

  二娘,三娘,快来救我.....!

  一道道杀猪般的喊声,让人怜悯的哭声,从周富海的房间里传了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