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钱有德的护卫们,当看到这青年朝他们走来,发自内心的敬佩,对着他拱了一下手,还有两个手臂受了伤的护卫,也是连忙跟他拱手说着:“多谢公子出手相救。”

  沈如君,不在意的挥了挥手,没有丝毫停留,就与他们擦身而过。

  通过拉开马车前帘,丫鬟也看到青年人的模样,也听到非常清晰,然后如同兔子缩进看车内,一手捂着自己的嘴,有些吃惊的跟自家小姐高兴的分享着:“小姐,他非常帅气,而且才十五耶,跟你只是大两岁。”

  “向宁,你不喜欢这小伙子吗?”贵妇,满脸微笑,脑袋轻轻朝着看了看自己的闺女,轻声说道。

  “母亲,我...!”钱向宁,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开口。

  在现在的乱世中,这青年有实力,身姿挺拔又英俊,说不喜欢怎么可能呢?

  “小姐,他要走远了,你不把握这个机会吗?他要是就这样走了,你就没有机会了。”丫鬟,看着有些害羞,不知所措的小姐,急忙催促着。

  心有灵犀的丫鬟,直接将小姐随身丝巾一手抢了过来,对着马车出口快速走出,朝着沈如君的背影追了过去。

  v?最新X,章O节上v酷,l匠$网

  脸红低着头的向宁,不敢去看母亲,当听到丫鬟说的话,也让她紧张,暗道,是啊,要是就这样让他走了,岂不是有点可惜,唉呀,我在想什么呢?

  向宁还没有回过神来,手中的丝巾就被贴身死丫头抢走了,惊呼了一声“哎!”

  公子,公子,等等,等等...拿着自家小姐丝巾的丫鬟,在沈如君背后不停的追赶,喊叫着。

  “嗯~”沈如君不解的回头看了一下,这女子找自己有什么事情呢?

  “嗨,嗨,公子,这是我家小姐给你的,希望你可以收下它。”丫鬟在沈如君面前,喘了两个粗气,当斤距离看清楚沈如君的面目,也让她的小鹿直跳,将丝巾放到了他的面前,来遮挡自己的羞涩。

  “丝巾?为什么给我呢?”左手一根手指碰了碰太阳穴,沈如君百思不得其解。

  因为他除了收过沈宜红的东西,就没有收过其他女子的东西,对于所谓的爱情,也是懵懵懂懂的,说是白纸都不为过。

  “哦...小姐说是给你...擦手的,对擦手的。”丫鬟眼睛左右转了转,机灵一动,找了一个烂理由。

  在前面的土匪们,轻声笑了一下,几个大男人彼此抛着眼眉,他们显然明白其中的意思。

  “擦手,嗯,不错,那你替我,多谢你们小姐。”沈如君也没有想那么多,接过丝巾塞进了怀中,转身就离去了。

  丫鬟高兴不已,在背后急忙喊着:“公子,记得,我家小姐叫钱向宁,叫钱向宁。”

  沈如君右手一抬,朝后挥了一下手:“知道了!”

  “大功告成,太好了,他收下了,收下了。”丫鬟窃喜,欢天喜地在原地跳了一下,小跑进了马车内。

  丫鬟进入后,叽叽喳喳的说着,刚刚发生的事情,包括沈如君本人模样。

  “这样挺好的,此子以后定是不凡之人,小小年纪功夫就如此了得,他日当上万夫长,也不是没有希望的。”贵妇也是很看好,刚刚的青年人。

  在现在的乱世中想要活得好,要么你就有钱,要么你就有权,要么你就有强大的实力,要不然就只能被动的等着一波一波侵袭而来的灾难波浪,扛得住就能活,扛不住就被淹没在里面,化为死尸。

  钱向宁,拉开了车后帘,看到沈如君还残存的依稀背影,轻声低语:“沈如君,他,会记得我吗?”

  马车也在这时候,开动了,朝着远方再次行驶着。

  原地,只留下了十三具尸体,经过半天时间,他们的尸体被好心人发现后,简单的挖了一个大坑埋下了。

  沈如君众人在这一路上,也是静悄悄,没有说话聊天沟通,属于沉闷,因为不知道开口会不会有事,所以土匪们也不敢说话,只是老实的跟在他的身后。

  众人所过之处,老百姓们看到他们,都像看到鬼一样,急急忙忙的躲开了,因为沈如君身后,足有十人,背挂三尺二的大刀,个个都快有六尺的高度,如人型坦克,而且还凶神恶煞,老百姓们,心中暗道,这是哪家的土匪公子呢?太嚣张了吧,大摇大摆的朝着武都方向走过去,这是去领死吗?

  又走了一天的时间。

  众人的气氛就变了一个风格,变成有说有笑的,已经不是一天前的样子,这么沉闷。

  沈如君走进了一家酒肆,对着还在低着头,打着算盘的人,说道:“掌柜的,有客房吗?给我定几间空房,顺便来些好吃的饭菜。”

  中年男子,抬起了头,回应着:“客官,不好意......有,有,有,小儿,小儿,你快点把住在二楼的客人赶出来,清出三间空房,不,是清出五间空房来,等下还要上菜,伺候好这些大爷。”

  “好的,掌柜的。”小儿,看到这情况,急忙跑了上楼了。

  本来掌柜的刚想说没有的,但看到这青年背后站着的一群土匪模样的壮汉,吓得冷汗涔涔,六识灵敏的他,连连答应青年的一切要求。

  其实,要辨认对方,也是不难,好比,常年杀猪的,一旦发怒身上就会有些杀气,而常年抢劫的土匪,靠的就是恶,凶,煞气。

  “当着我的面,欺负老百姓吗?”沈如君不怒自威的道。

  土匪们慌忙的,拱手回应:“少爷不敢,不敢。”

  听到他们的话,在旁边的掌柜的,越发肯定,这群人一定是某个土匪窝中跑出来的。

  沈如君也是有苦难言,不做解释。

  刚刚还在这酒肆吃饭聊天的平民百姓,看到这群人进来后,匆忙丢下几个铜板,就慌慌张张的离开了,有些朝背他们正在吃饭的,感觉到气氛不对劲,转身一看,立马如同惊弓之鸟,转眼间为他们腾开了十多张空桌子。

  掌柜的,傻憨憨的站在一边,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甚是有些尴尬,当找了一个借口,为他们准备饭菜,也赶紧朝着厨房中走去,转身的瞬间,同时嘴角也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