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一位身穿白袍,风华正茂,身高五尺二的青年,左手抓在弓体中,微风吹起,散在身后一头长发,飘逸有形,高高的鼻梁,剥嘴唇,剑眉星目,缓慢的走着,炯炯有神的双眼看着他们:“你们所有人,不想死就,滚。”

  这突然的情况,也让所有人停下了手,各自退到了一边,趁着分开的距离,管家急忙将躺在地上的钱有德,扶了起来,走到了护卫身边。

  土匪首领,眉毛一紧,眼神注视着远处慢慢走来的一道消瘦的身影,刚刚他可是领教过,箭支的威力,一时间,也是退到了身旁,不敢轻易在出手。

  青年一步步走着,远在三百米外,他有足够的信心,捕捉任何人的一举一动,也能阻止这场战斗的左右。

  当这青年走到大家中间的时候,众人才看清了他的真面目,这是一位青年人,背后斜挂着一个皮囊,里面足有三四十只箭支。

  一至六岁是幼年,七至十二岁是少年,十三至十六岁是青年,十七至二十九岁是成年,三十岁是中年,年迈五十就属于老年。

  坐在马车的丫鬟,看着这位青年,露出了花痴状,轻声说道:“小姐,这青年,身材笔直,威风凛凛,好俊哦,连那些悍匪都不敢乱动,他好厉害啊。”

  “死丫头,乱说什么。”女子请说着,此时在她的心里也是砰砰直跳,动了芳心。

  这时,土匪首领轻手推了一下身边的两个手下,眉毛朝着青年看了一下,心领神会的手下,鼓起了勇气,晃动了一下手里的大刀,恶声恶气的说着:“小子,不回去读书,喝奶,跑来这里搅事,是嫌命长吗?赶紧给我们滚。”

  说完,两人急冲冲的朝着他杀了过去。

  首领就是想让手下,给他打头阵,摸摸底,看看这小子啥实力,毕竟他看不透这小子,没有把握弄死他。

  咻咻,咻咻!

  几乎是一眨眼的时间,也没有人看清,他是怎么出手的,只听到几道风声。

  啊啊啊啊!

  两人,大腿部,握着武器的手臂,都插上了箭支,那突如其来的疼痛,让他们跪倒在地面,发出撕心裂肺的喊叫。

  首领跟剩下的十五人,吞了一下口水,心里有些震颤,首领脑袋上都留下了汗水,他怕了,死亡是如此接近,要是那小子在这么近的距离朝他攻击,肯定难逃一死,因为根本就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出手。

  “光天化日,在武都路过的道路上,抢劫,难打不怕出现官兵把你们灭了吗?还真是脑袋系在裤腰上,不怕死啊。”青年人看着他们胆子居然肥成这样,还是有些差异。

  “这位,青年大侠,我们也是为了生活,要养活还在嗷嗷待哺的小孩,所以才铤而走险。”首领一脸真诚,说着眼泪泛红,不知道有多真实。

  “放屁,你们这些强盗,土匪,口出雌黄,简直就是说大话惯了。”扶着钱有德的老者,立马点破他们的谎话,就怕这少年被忽悠,放走那些会危害百姓的土匪。

  “我改变主意了,你们剩下的十五人,要么跟我走去参军,赎你们的罪行,要么每人留下右臂,或者死!”气宇轩昂的青年,一眼都没有看他们一眼,那不容置疑的话,已经决定了这些土匪的命运。

  他是这样想的,这些人要是就这样放了,只会继续危害百姓,不如跟自己去参军,保家卫国,做点正事。

  青年给了他们三条路选择,看是大方,可是野性惯了的他们,每一条都不想选。

  “给你们一刻的时间,选择参军就站在左边,不想就站在原地,你们放心,我会把你们送去轮回。”出门时父亲跟他交代过,碰到土匪绝对不能心慈手软,这些都是心狠手辣的人,在马匹上舔刀噬血人。

  这么喜剧性的转变,也让钱有德高看了这青年一眼,这让的处理非常合理,一生一死,去参军造福百姓也是好事,杜绝了他们再去做危害百姓的事情,也可以体现青年的心胸宽阔。

  车上的贵妇,那看着青年的眼神,如同看女婿,满意的点了点头,毫不吝啬的夸着:“这青年很好,是个难得的人才,向宁,你喜欢他吗?”

  “啊,母亲,你怎么这样,才第一次看到对方,就你这样说。”少女有些不知所措,听得她都有些不好意思。

  “呵呵,夫人,小姐脸红了,脸红了。”在旁边的丫鬟,拍手嬉笑着。

  时间已到。

  有不少人作出了选择,足有十人站在了左边,他们没有把握对付这奇怪的青年,再说去参军也是有吃有喝的,不用每天过着担心受怕的日子。

  早已习惯自由的土匪首领,他是绝对不会再次踏入军营,因为他就是逃出来的,他体验过在战场的可怕,在大规模的战争中,人命太弱小了。

  青年再次出声,那气锐如同一名审判官,在下生死令:“是自废一臂,还是死,给你们五人八秒。”

  土匪首领,握着大刀,朝着身后,大声怒道:“兄弟们,跟他拼了,大不了一死而已,十八年后还是好汉。”

  剩下的四名,看着老大都冲过去了,也吩咐抓着刀柄,嗷嗷叫着:“杀啊,杀啊...。”

  青年连续拔出箭支,射向着土匪身后的手下,打虎先打小,这道理他非常明白,先除掉碍事的。

  咻咻咻咻.....!

  身后四人,还没有走几步,就倒了下去,死得不明不白,每人的额头上都被插上了两只箭支,鲜血直流。

  啊啊啊...!

  土匪首领突然听到背后声音消失了,回头一看,那些手下都死了,发出怒吼,朝着这青年杀了过去。

  青年不慌不忙,看着快要冲过来的壮汉,那沉重的大刀,朝着他的脑袋上削去。

  w最}新Zo章c节上酷匠…网-

  “少年小心啊。”钱有德,突然一声大喊,提醒着,那土匪凶狠跟强大的力气,他是领教过的。

  土匪首领心中暗喜,这青年居然没有射箭,他自以为豪的就是这一身蛮力,只要让他近身,他非常有信心可以杀掉他。

  眼看就可以近身了,土匪首领突然,双膝一疼,这两只大腿,好像失灵由不得自己控制,直接跪在地下,青年诡异的出现在他的身子左侧,一张弓拉着满月朝着他的脑袋,土匪首领绝望的喊了一声:“不...!”

  咻!

  强劲臂力加持下,一只箭支,轻松异常的贯穿了他的脑袋从脑后飞出。

  青年将他们亲生除死,并没有感到怜惜,恶有恶报而已,这一路上他看多死去的人,所以身体也没有感到什么不适。

  哇哇...!

  周围的人,都看呆了,都没有明白什么情况,只看到这土匪突然跪在地面,青年轻轻松松的给他一击,就完事了。

  选择左边的人,不由庆幸,幸好他们选对了要不然,下场肯定是一样的。

  走吧!

  青年突然发话,剩下的也丧失了斗志,虽然他们比这青年高,壮,很多,但是有屁用,实力不如对方,对这青年来说只是个箭靶而已。

  “这位少年,谢谢你的救命之恩,老夫无以为报,管家给他五百两。”要不是这位青年出手,他们一家,绝对难逃一死,闺女也会被侮辱。

  管家连忙从怀中拿出五百两,对着青年递了过去。

  “叔叔,我救你不是为了钱,举手之劳而已,不需要这样,我还有事,就先别过,各位保重。”青年抬手一推,摇头拒绝了他的好意,拱手道别。

  身后的土匪,齐齐又吞了一下口水,我靠,五百两啊,足可逍遥好几年的花费,这青年居然就这样拒绝了,实在可惜。

  钱有德,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连忙朝着身后的少年问道:“恩公,恩公,可否留下姓名,那天要是再次相遇,老夫也可报答一二。”

  青年露出阳光般的笑容:“我叫沈如君!我才十五岁,你叫我什么公的,就把我叫老了。”

  说完,就慢慢的朝着武都方向走去,剩下的土匪们也是一脸无奈的跟在他的身后,此刻连逃跑的勇气都没有了,因为还没有离开他的视线之时,可能就被他可怕的箭支夺取了性命,他们之前的老大,都被他轻松异常的杀掉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