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在武都在西边,这是一条武都成的必经之道,名为牛角路的地方,路边长着足有半人高的草丛,而然,在这草丛两边,各影藏了十来个人,个个都快有六尺高,身强力壮,身着普通的男人,半蹲在两侧,安安静静的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驾,驾,驾...!”

  三辆马车,极速的在前方行驶着,车夫们手执鞭条,一下一下抽打在马屁股上,大喝着。

  而在其身后还有五匹黄鬃马紧紧的跟随着,一个个身穿黑色衣服,腰间挂着佩刀,很显然就是护卫。

  一个身材健壮,眉粗大眼,背上挂在一柄大刀,左手掰开草丛,看着远方行驶过来的马车,一次次的向前逼近,眼看就要马上过来了,突然,他右手一挥,发出了进攻的命令。

  “冲啊,冲啊,冲啊...!”

  这时,躲在两边草丛上的人,齐声发出一阵的呐喊声,飞快的冲了出来,足足二十三人,井井有序的将这三辆车团团围住了。

  }酷FO匠◇网R唯;一正…h版,其他_都g是盗&版¤4

  一个个凶神恶煞的模样,前后左右,如同排兵布阵,显然不是第一次干了,那熟练的成度,看来是经过许多次行动,才练就了这身抢劫本领。

  “吁,吁,吁!”

  前进的路,被突然出现的人挡住了,车夫立即勒下了缰绳,停下了冲势。

  在草丛边上的头领,看到马车被手下的人成功的拦住了,抽出了大刀,扛在肩膀上,慢悠悠的走着,特别嚣张的说道:“都不许动,谁若敢动,老子就弄死谁。”

  车夫们跟最后赶过来的护卫,也走下马车,跳下马背,拿着武器,跟他们对视了起来,八对二十三,明显劣势了,情况岌岌可危。

  坐在第一辆马车里面的人,这时候,走了出来,这是一位身穿绫罗绸锻,要挂白玉佩,一副贵人气质,双眼有神的中年男子,站在马车上,颇为有礼的对着面前的人拱手说道:“各位,好汉,在下,钱有德,要是各位肯放过我们,老夫可以给你们一些钱粮,当是老夫请各位喝茶。”言罢,朝着身边喊道:“管家拿些钱给他们。”

  在这位男子身边,身穿灰色服的年迈五十的老者,从怀里拿出一百两,交给了他们首领,然后就走了回来。

  “这么多天了,每天碰到的,都是穷得叮当响的,甚至连吃的都抢不到,钱财真是个好东西,现在好不容易,碰到你们,也算是你们倒霉了,一百两就想打发我们吗?要是你不留下一千两,你们就统统给老子留下。”首领拿着泛光的大刀,一手指着他们,看来是嫌少了。

  贪得无厌的首领,看了一下,手中的一百两,心里暗爽,对方居然这么豪爽,一次性就拿出了一百两,还真是有钱,看来逮到大鱼了。

  “各位,今日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你们也是因为穷,所以才落草为寇,都是老百姓,何必苦苦相逼。”钱有德毫不畏惧的对着对面的人,振振有声的说着。

  旁边一个稍微瘦一些的男子,觉得也是有理,转头说道:“老大,不如就算了,咱们抓下一波吧,毕竟大家都不容易。”

  “他吗的,就是因为你这狗头军师,次次出的馊主意,我们才会这么穷,每次都说下一波,这些都是做生意的商人,哪一个不是口才了得的精明人,我看你是被忽悠的不知东南西北了。”听到他这耳熟的话语,首领双眼一蹬,狠狠的一巴掌抽了过来,大声的骂着。

  啪!

  刚刚好心提醒的男子,脸上挨了一记抽打,突然,从原来转了一圈,武器都被甩到地下了,发出了“叮铛!”的声响。

  站在马车上的钱有德,眉毛一挑,眼睛微闭,看着他们这些贪婪的家伙,居然要一千两,这不是要他的整副身家吗?

  谈论没有通过,看来是要发生一场恶战了,就算钱有德,这位商人,给了他们一千两,这些土匪也不会轻易放他们离去,只会索求更多的财物,那贪婪的欲望,是不会被满足的。

  在第二辆马车上,坐着三个女子,一个贵妇打扮,一个长得清秀的小姐跟一个小丫鬟。

  第三辆马车上,装的全是货物跟生活用品等等...!

  此时,貌美的女子通过窗外,看到外面糟糕的情况,心中有些不安,轻声对着旁边的妇女说道:“母亲,我们会不会有事,对方这么多人,个个长得彪悍之极,我们的护卫们,能打跑他们吗?”

  “没事的丫头,要相信你爹,一定可以赶走他们的,放心吧!”贵妇对自己的丈夫,充满的信心,安慰着自己的闺女。

  虽然她对自己的丈夫有信心,但也是头一回碰到阻拦他们的对象这么多人,都长得快有六尺的壮汉,但为了安抚女儿,她也是鼓起勇气,把担心存放在心里深处。

  “兄弟们,上吧,把他们统统杀光,要是有女的就留下来,伺候我们。”首领拿刀一横,嘴角微翘,笑得很邪恶。

  在旁边的狗头军师学聪明了,拍着马屁说道:“老大英明神物,说的没错,兄弟们女的不要杀。”

  哈哈哈.....!

  手下们,开怀大笑了一声,一个个如狼群恶虎般,一步步朝着他们包围了过去。

  “护卫保护她们。”钱有德从马车里面那车一柄三尺长剑,大喊了一声,就冲前了这群土匪。

  这五个护卫,都是常久被钱有德雇佣的,心里也是有些情感的,都没有逃走,忠心的,围着第二辆马车,紧盯着快要到面前的土匪。

  护卫都是可以通过钱财来雇佣的,运气好,就能碰到实力不错,而却是有职业道德的人,为之所用。

  运气不好,碰到有些黑心的假护卫,收了雇主的钱,碰到情况糟糕,就像是这样的场景,就会逃之夭夭,转身就走,要是起了邪念还会反过来跟别人一起,噬主!

  战斗一触即发!

  钱有德,拔出佩剑,跳下马车,冲了出来,朝着冲过来的土匪就已经砍了过来,他恼火,居然碰到土匪打劫,速度奇快,动作灵敏挡了一下对方的攻击,左脚向上移步,身体一闪,一剑砍在对方身上。

  呲!

  一道鲜血溅到了钱有德的身上。

  不到一会儿又杀了对方两人。

  “咦,没想到这商人还有几把刷子嘛,都闪开,老子要了结了他。”看到弟兄被他杀了几个,土匪首领感到有趣,肌肉奋起,拿着五尺的大砍刀,走了过去。

  土匪首领拿着大刀在地面拖了一下,猛然抬起,双臂紧握着,势大力沉的对着钱有德一击狠辣的劈砍。

  钱有德也感觉到了什么,手里长剑一横,想要扛住这一击劈砍。

  彭!

  奈何大刀上传来的沉重力量,使得他的长剑被击飞,人也被弹到了五米外。

  噗!

  这一重击,也让钱有德摔得浑身疼痛,从喉咙里喷出一大口血。

  在第二辆马车上的女子,在窗户上看到摔倒的父亲,心急如焚,带着哭腔,急促的大声喊着:“父亲,父亲。”

  着急的她们,想下车,但又不敢下,怕给护卫们,添乱,那情况就更糟糕,只能在马车上小声哭泣着。

  “哎呦,那是你闺女吧,声音还挺好听的,你放心,等下把你处理完,你的闺女我会照顾好的,哈哈哈。”土匪首领,听到马车传来的声音,闭了一下双眼,露出了微笑,甚是享受此时的感觉。

  “畜生,你们不得好死。”受到重伤的钱有德,一时间站不起身,喘着粗气,双眼含怒的骂着。

  首领牙齿一咬,向前冲去,发出一声暴喝,“你可以去死了。”紧握大刀的右手,朝着他的脑袋上,使劲的斜劈了过去。

  强烈的刀风,让钱有德脸上生疼,看着越来越紧的大刀,他不甘的闭起了双眼,等着死亡的那一刻。

  咻咻!

  就在这时,两道破空声,从远处飞来,这是两只箭支,速度疾快的朝着大刀,将要落势的方向射了过去。

  大刀并没有成功砍下,而是被打偏了,箭支与大刀一触碰,发出了一声轻鸣。“叮!”

  手握着大刀的首领,从刀面上传来的力量,也让他手一抖,手臂上出现了一些发麻,立马转身,咆哮着:“谁敢坏我好事,不想活了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