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过了二天时间,在这两天里,沈浩轮夫妇也从村民手里筹到一百多两作为孩子的路费,或者防身用,在这两天里,家禽也杀了四只让孩子吃,昨晚,父母也跟他交代了许多,出门要注意的事项。

  一大早,秀兰就起身扎好了包袱,里面还有都是如君平时穿的衣服,跟自己前天缝好的衣裳跟钱粮,都是给他用的。

  院子外也有许多乡亲前来送行,毕竟这是沈家庄,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有人外出去参军,也算是头回,加上沈如君为人又好,大伙都喜欢这个家伙,闲着没事,所以也来凑凑热闹。

  沈浩轮夫妻俩人,带着吃饱饭的沈如君,一出门,就看到了许多村民在这里等候,实在让他们感到。

  “浩轮,秀兰,你们俩想好了吗?”一位年长的老者,摸着八字胡,有些挽留的意思。

  浩轮,眼神坚定,没有迟疑,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啊叔,孩子长大了,君儿有自己的想法,我们要支持,不应该阻拦。”

  虽然他也不舍,但孩子的决定,他也不会反对,为人父亲,要的就是相信与支持。

  到了这一刻,秀兰的眼睛也湿润了,孩子就要离开她的护羽,可能很长时间都看不到,她也不敢多说,怕忍不住哭出来。

  一位跟父亲一样高大的壮汉,浓眉大眼,非常建实,声音如雷:“君儿,你这小子,此处去参军,别忘了,你是我们沈家庄的汉子,一定要拿出威风来,让世人瞧瞧,让他们知道,我们沈家庄随便出一个人,都是龙入大海的人物,可别丢脸啊,还有,早点回来,跟宜红完婚,我可是等着喝你们的喜酒呢。”

  I1最2新章bX节上酷匠4|网d

  哈哈哈....我们也是等着喝你们的喜酒...哈哈足足有三百多个村民,打趣着,嬉笑着,也很看好他。

  此时,脸红如血的宜红,拉了拉父亲的,她也有些不好意思,娇声娇气的说着:“爹.....。”

  “怎么,还不让爹说啊,君儿都要走了,要不是这臭小子要去参军,前几天,他就是我半个儿子了。”壮汉似乎还没有说够。

  “呵呵,大伯,你放心,宜红就是我认定的媳妇,只要我回来,一定就娶她回家。”沈如君此刻也豁出去了,也管不了那么多礼仪了,鼓起勇气,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宜红的脸此刻更加通红,从怀中拿出一个小锦囊,娇羞的塞到沈如君的手里,含蓄的说道:“呆子,早点回来。”

  “嗯,我一定会回来的。”沈如君也连忙回复。

  宜红说完就跑开了,脸红的她,躲在自己父亲身后。

  沈如君低头一看,这个小锦囊上面,还绣着一双蝴蝶模样的图案,一公一母,彼此相望着。

  古代女子,表达心中爱意,都是将贴身之物,或者自己喜欢的东西,交给对方,通过这样的形式来表达内心,一旦结合,不管是苦还是平穷,都会终身跟随左右,直到死去,不像现在这么直接,说什么我爱你,那都是假的,常把耳边话挂在嘴边,更假,今天说我爱你,明天就拜拜,就像小孩子玩过家家玩泥沙,纯属儿戏,现在没有钱,谁会跟你,社会就是这么现实。

  秀兰也走了上前,拿着一块玉佩交给了他,轻声说着:“君儿,这是母亲的唯一信物,你可要保管好,别弄丢了。”

  “啊娘,这么贵重的东西,那你留着吧。”沈如君看到这玉佩,也知道是个不凡之物。

  此腰玉佩,纯绿色,是翡翠打造而成,非常精致,足有一个指甲的厚度,长方形,三指宽的大小,入手冰冷,正面刻着一只凤凰鸟类,背部上也刻着一个大大的杨字。

  “娘生活在这里,有你啊爹陪着我就足够了,这玉佩与对我无用。”秀兰看着这熟悉的东西,连连摇头。

  这是她的一个记忆,每当看到,都会想起过往,陷入哀伤的回忆。

  父亲也走了上来,父子相对视,一切尽在不言中,一切该说的,都已经说过了,沈浩轮开口说道:“走吧!”

  杨秀兰跟沈浩轮,带着沈如君刚走出院子,沈如君就被几十个熊孩子团团包围,叽叽喳喳,天真无邪的说着。

  “大哥哥,你今天出去,啥时候回来啊。”

  “大哥哥,我长大以后,也要跟你一样,出去参军。”

  “大哥哥,外面要是好玩,你就带我们出去,好不好啊。”

  “大哥哥,你的衣服只有白色,都没有我的好看,嘻嘻嘻。”

  “大哥哥,有什么好吃的,记得也要带点回来哦,我还不知道外面又什么好吃呢。”

  哈哈哈.....!

  孩子们天真的目光,单纯的语气,幼稚的问题,也让在旁边的大人们,发出一阵笑声。

  “好啦,大哥哥是参军,上战争打仗的,不是去玩,你们的要求,大哥哥都会答应的,但是你们也要多听啊爹,啊娘的话,不要太淘气了,还要好好练习教官给你们的任务。”看着这些小家伙,一蹦一跳的围在身边,沈如君也是满脸高兴。

  众人离开了院子,在亲人,亲戚,乡亲的护送,朝着外面走去。

  不到一会儿。

  眼看就要走出枫山了,沈如君转身,也做了最后的道别:“啊爹,啊娘,跟各位长辈们,你们一定要多保重身体,不要再送了,如君在外会小心的,也会时常想念你们的,战事一了,我就会早点回家。”

  眼看沈如君的身影就要消失了,站在宜红身边的父亲,看着自己的闺女,欲言又止,连忙碰了一下她,鼓励的道:“说吧,该说的,都说出来,不要藏着。”

  听到父亲的鼓舞,宜红,眼睛也湿润了,一滴泪不自觉的流了出来,朝着沈如君的背影,大声喊道:“如君哥,早点回来!”

  “嗯,宜红,等我回来,啊爹,啊娘,大伙都要等我回来。”

  在枫山外传来沈如君的回应。

  秀兰酝酿的情绪也在这一刻爆发了,抱着自己的丈夫,哭泣着。

  天下母亲,都是一样的,最不舍得就是孩子离开身边,母子分离的痛苦时刻。

  拥有聪明才智的他,抱着大家的希望,怀着一颗保家卫国炙热的心,踏上了这条征途.....!

  沈如君也不知道,他这一次的离开,就是足足长达七年时间,当再次回来之时早已物是人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