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沈如君出生到如今,都是个懂事乖巧的孩子,也没有乱闯祸让她们操心,在沈家庄当中,个个都夸他们夫妻俩教子有方,把如君教育得这么好,人聪明,学习东西又快,又有礼貌,大伙也纷纷跟他们夫妻俩请教一些秘籍。

  秘籍,其实是没有,这或许就是人,天生的处子品性,自从娃娃落地,到二岁脱奶,再到虎头虎脑五岁时,都是散养,他们也有自己的事情忙,秀兰毫不吝啬的全囊相赠,告知了村民。

  孩子的成长跟周围环境有关,人之初性本善,当然也少不了,孩子的另一面镜子——父母。父母正确的教育方针,灌输良好的知识。

  夜间,沈家庄,周围一片漆黑,一只青蛙,安静的躲在黑暗处,发出呱呱的叫声,不一会儿,在它远处同样有只青蛙,接着话,这两只的呼鸣,把所有的青蛙都带动了起来,一只只欢快的叫着,如同交响曲,传到了这一大片的地方,大伙儿都已经入眠了,青蛙的叫声,并没有把村民惊醒,反而成了他们的催眠曲,睡的更香。

  此刻,子时,沈浩轮家中,一处房间里,桌面上摆放着一盏小油灯,在油灯的照射下,秀兰,正在坐在凳子上,拿着针线,低着头,逢着新布匹,那认认真真的模样,却没有一丝困意,她的唯一孩子沈如君,就要远走他乡了,也不知道要多久回来,她要为孩子赶点新衣裳,这样沈如君就不会没有衣服穿了。

  手上的衣服已经完成了一大半,可以证明她坐在凳子上,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

  沈家庄,平时的生活用品来源,都是沈家庄专门组成一群三四十人的壮汉,通过狩猎山中动物,或者拿着家禽,去城里与商家兑换的,身上的布料当然也少不了,这个乱世生活的老百姓,都是通过与物换物的方法得到自己所需,商家们都很乐意与这些猎人进行交换,碰到有良心的商家,就会多给他们一些物资。碰到贪婪,没良心,腹黑的商家,就会心安理得的耍心机,缺斤少两耍手段,村民回来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发现没有人跟随在身后,才进入枫山之中,几百年都是这样过来的。

  在这乱世就是这样,人少出动,换不齐物资,回来还要小心土匪的出现,有被抢夺的危险,人多就引人注意,容易被一些有歹心的人跟随。

  这时候,原本在床上睡觉的沈浩轮,也下床了,看到妻子还在忙活,也走了过来,轻声说道:“啊兰。”

  “啊。”认认真真拿着针线逢着布匹的秀兰,突然听到耳边的声音,一不小心就扎到了左手食指,鲜血立马流了出来,疼得她一声惊呼。

  “你没事吧,让我看看。”沈浩轮连忙走了过去,蹲下身子,拿着她还再流血的手指,轻轻的放着嘴唇里,帮她止血。

  秀兰温柔的抚摸着沈浩轮的头发,柔声细雨的说着:“浩轮你怎么起床啦,你先去睡觉吧,我赶完手里的活就睡。”

  岁月催人老,曾经清新俊逸,貌似潘安的沈浩轮,已被岁月带走了当年的容貌,但是现在却是一个成功的男人,一个男人成不成功,在心爱的女子心中,不是钱财可以证明,而是他顾不顾家,体不体贴,对她好不好。

  沈浩轮将妻子抱进怀中,心疼的说道:“啊兰,谢谢你,这么多年一直有你的陪伴,照顾这个家,此生能与你结成伴侣,真的是上天给我最好的恩赐,君儿有你这样的母亲,也是他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年仅四十的杨秀兰,感受到丈夫的体温,感受到那丈夫的甜言,也让她自己感觉到幸福,她也高兴此生能拥有这么好的丈夫,这么多年所吃的苦,都已化为一缕烟,烟消云散了。

  场面甚是温馨,多年已来,沈浩轮都是这样,随时随地,无微不至的关心这位心爱的妻子,才让这个家更加幸福美满。

  “都四十多了,还这么不正经,赶紧睡觉去,这大半夜说什么胡话。”秀兰矫装怒容的说着,其实心里是很甜蜜的。

  “好,那你尽量快些,早点过来睡一会。”再一次抱了抱妻子,沈浩轮就往床上方向而去。

  嗯!

  看着丈夫走了,秀兰微笑了一下,也沉寂在手中活,非常熟练的针缝着,这么多年,家中所有人穿的衣服,都是她一个人完成的,每到过年,过节,都会缝上几件给如君,或者会送给让人尊重的村长,喜欢学习,吃喝不挑的沈如君,唯独偏爱白色系衣裳。

  天也渐渐亮了起来,一丝光线,透光窗子,照射进了屋内,秀兰撇了一下头,闪开了刺眼的光芒,在衣服上打伤最后一个结,也完成了最后一步工序,现在桌面上足足摆了三套新衣服。

  看到这辛苦劳累的结果,秀兰露出了微笑,很有满足感,甩了一下有些酸痛的手,只见手指上扎了数十个小针痕,但她并没有在意。

  十指连心啊,被针扎一下都是很疼的,显而易见,母爱的力量还真是伟大。

  `酷匠网R√永e久=G免L费EG看VD小M`说

  眼睛通红,有些困意的她,也不知不觉也闭上了沉重的眼皮,扑在桌面上,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中睡着,可见她确实累坏了。

  衣服虽朴素,但也要看是谁做的,穿在身上的人,内心感觉是不一样的,花钱买来的固然漂亮炫目,但是母亲亲手做的,价值却超越了所有,千金难买亲人物,就是这意思。

  当然,这种体悟也只能是孝子,才能体会内心的情感,母亲的爱。

  杨秀兰,本是江都小商户的姑娘人家,因为大战的原故,也让他们一家,离开了生活的地方,一出江都城就被有歹心的盯住,当逃到枫山时还是逃不开土匪的危害,眼看亲友一个个死去,自己也做好一死的准备,却碰到外出打猎的沈浩轮,出手相助,那高大的身材,英俊的脸庞,炯炯有神的眼睛,深深的吸引着她,情窦初开的她,此时无依无靠的她,就跟着这位眼前人,进入了枫山中,从此过上了生活。

  也可以说是彼此都有心意,郎才女貌,一见钟情。

  此刻,沈浩轮也醒来了,看到在桌面上趴着的爱妻,连忙走了过来,疼惜的看了她一眼,轻声轻脚的将她抱上床,铺上棉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